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宽哥の博客

山一程,水一程,文笔诗心伴我行,矢志不渝情。风一更,雪一更,以文会友访古今……

 
 
 

日志

 
 

苏轼琴操一段情(宽哥原创)  

2017-12-29 12:50:47|  分类: 宽哥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轼琴操一段情(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苏轼琴操一段情


江南,如梦的江南,我已去过五次。

待到六下江南的时候,我又具备了更加充分的理由。专为去杭州临安,去到临安境内的一处小山丘。不为别,只寻一个人,一个叫琴操的女子,寻访她与苏轼的一段情。

琴操原本大家闺秀,从小聪明伶俐,得到良好的教育,琴棋书画、歌舞诗词都有一定造诣。13岁那年父亲受宫廷牵诛,母亲怒急身亡,家遭藉没而为杭州歌唱院艺人。

容貌明艳,发丝如缕,娇柔似水,三年过去,琴操出落得楚楚动人。

琴操弹得一手好琴,抚琴拨弦间,余音绕梁。才色双绝的琴操,令无数商贾富甲、王孙官宦们心醉神迷,纷纷慕名而来,只为一听美人的琴声歌声、一睹美人倾城的风姿。琴操成了杭州名噪一时的歌妓。

琴操的真正出名,来自于一次游西湖。

秦观有首著名的词《满庭芳》:


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谯门。暂停征棹,聊共饮离樽。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漫赢得青楼薄幸名存。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有啼痕。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这首词用的是门字韵,是写给他所眷恋的某歌妓的,情意悱恻而寄托深远,是宋词中的杰作。有一天,西湖边上有人闲唱这首《满庭芳》,偶然唱错了一个韵,把“画角声断谯门”误唱成“画角声断斜阳”。刚好琴操听到了,说:“你唱错了,是‘谯门’,不是‘斜阳’。”此人戏曰:“你能改韵吗?”琴操当即将这首词改成阳字韵,成了面貌一新的词:


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斜阳。暂停征辔,聊共饮离觞。多少蓬莱旧侣,频回首烟霭茫茫。孤村里,寒烟万点,流水绕红墙。魂伤当此际,轻分罗带,暗解香囊,漫赢得青楼薄幸名狂。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有余香。伤心处,长城望断,灯火已昏黄。


经琴操这一改,换了不少文字,但仍能保持原词的意境、风格,丝毫无损原词的艺术成就。若非大手笔,岂能为也!

琴操的故事甚多,最多的是与苏轼交往的种种趣闻。

有一天,两只游船相撞,16岁的琴操与已到知命之年的苏东坡相遇了。年龄不是问题,两个名人相见,彼此钦慕。琴操为东坡抚琴一曲,东坡迷醉了,没作出反映。旁边的佛印说:“百年难得一闻。”

又一天,苏东坡对佛印说:“我们去请琴操同游西湖吧?”佛印打趣道:你们两个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天清气朗,三人来到西湖上,琴操见和尚手握长篙,正好打在水中的身影上,于是随口念了一联:

和尚撑船,篙打江心罗汉;

佛印一时不知所对。东坡笑吟吟地上前解围,帮他对了下联:

佳人汲水,绳系井底观音。

船到三潭印月处,佛印看着琴操赏月的姿态,也想出了一联:

一个美人映月,人间天上两婵娟;

琴操不假思索,对道:

五百罗汉渡江,岸畔波心千佛子。

佛印和东坡同声叫好:不愧女中才子!

更有一回,东坡居然带琴操同往,去灵隐寺访问高僧大通禅师。大通禅师是一位持法甚严的得道高僧,女性根本不许进入他的禅堂。正在禅堂敲木鱼诵经的大通禅师,见东坡和琴操擅自闯入,脸一沉,现出不悦之色,高声念佛:阿弥陀佛!

东坡听出了禅师内心的恼怒与责怪,正想赔个不是,还没来得及开口,大通禅师又沉着脸说:施主名满天下,何苦如此?来破坏老纳的清规!

东坡心虚,嘻皮笑脸地说:禅师若肯把手中的木鱼,借给琴操姑娘一用,我便立刻写词一首,献给大师,以此来谢不敬之罪。

    大通禅师拿他没办法,摇摇头把手中的木鱼交给了东坡。东坡又将木鱼递给了琴操,随即赋词一首,叫琴操歌唱。琴操将东坡的词稍加揣摩之后,便敲动起木鱼,打着拍子,盈盈地唱了起来:

 

  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借君拍板与门槌,我也逢场作戏莫相疑。溪女方偷眼,山僧莫皱眉,却愁弥勒下生迟,不见阿婆三五少年时。

 

  她这一唱,逗得法相庄严的大通禅师也禁不住呵呵大笑起来。 

在宋人的《泊宅编》里,记载了苏轼与琴操游西湖的另一个故事。

一日东坡戏曰:“予为长老,汝试参禅。”

琴操笑诺。

东坡曰:“何谓湖中景?”

答:“秋水共长天一色,落霞与孤鹜齐飞。”

又问:“何谓景中人?”

回答:“裙拖六幅湘江水,髫挽巫山一段云。”

再问:“何谓人中意?”

答:“随他杨学士,鳖杀鲍参军。”

还问:“如此究竟如何?”

琴操不答。

东坡曰:“门前冷落车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

东坡想劝说琴操从良,谁知一语惊醒梦中人。琴操云:“谢学士,醒黄梁,世事升沉梦一场。奴也不愿苦从良,奴也不愿乐从良,从今念佛往西方。”(《东坡笔记》)东坡为之落藉。琴操削发为尼,于玲珑山别院修行,这是大学士万万没有想到的,一句笑侃,铸成玲珑山多了一位僧尼,长伴古佛青灯。

琴操出家后,苏东坡经常来玲珑山,和她品琴论诗。一直到两年后的一天,苏东坡离任北上。

那是一个草长莺飞的四月天,苏东坡策马狂奔,他回首时有着忧伤的一瞥,这个眼神在琴操的心中铭刻一生。而那一个抚琴而歌的少女琴操,她曼妙的手势,和那空谷琴声一样,永远烙在了诗人苏东坡的心上。

看着东坡越去越远的背影,琴操的心扉渐渐关上了。任凭风吹裙裾,她的双眸已经被泪水模糊。琴操在进入玲珑山八年后,听到被朝廷勒令还俗的诗僧参寥子带来的消息,苏东坡已被贬至南海中的瞻州。薄暮中的琴操茫然若失,不出数月,郁郁而终。时年二十四岁。垂暮之年的苏东坡,听人说起琴操的死讯,面壁而泣,哀叹一声:“唉,是我害了她。”

流传千年的故事,悲戚戚……

人走了,琴操与苏轼的故事并没有完。

宋人笔记《枣林杂俎》中写到:“琴操年少于东坡,和诗人有过一段忘年情。”在元代被人写成了戏曲加以传唱,也就有了后来的《眉山秀》和《红莲债》。

民国时,郁达夫、林语堂和潘光旦同游玲珑山,翻遍八卷临安县志却不见有关琴操记载。气愤的郁达夫作诗叹道:“山既玲珑水亦清,东坡曾此访云英,如何八卷临安志,不记琴操一段情。”(注:云英为琴操名)林语堂拿来一本《野叟曝言》,提议说到:“潘光旦研究冯小青,我喜爱李香君,达夫和琴操也算得是同乡,琴操墓的修整就理应郁兄来操办了!”此事后来不了了之。只因琴操一朝为妓,终入不得正史。痛感玲珑山墓冢荒鄙怎能配得上这个前朝的美人,数代文人墨客因此冢而拜访玲珑山,墓碑也几度重修。琴操因东坡而得到代代文人的怜惜,玲珑山也因有琴操而千古闻名。

2001年,电视连续剧《风流才子苏东坡》上演,郑则士饰苏轼,圆圆的肚子里,似是装满了墨水,除了文采飞扬,更是重情重义,倜傥风流。1995年亚洲小姐竞选季军黎思嘉出演琴操。电视剧里,千年后的琴操依然鲜活,依然美丽。


20171229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