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宽哥の博客

山一程,水一程,文笔诗心伴我行,矢志不渝情。风一更,雪一更,以文会友访古今……

 
 
 

日志

 
 

读书,读宜宾,读苏轼,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宽哥原创)  

2017-11-20 12:12:10|  分类: 宽哥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书,读宜宾,读苏轼,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读书,读宜宾,读苏轼,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谨以此文献给三月三开明书屋读书会的朋友们


我参加了宜宾的两个读书会。

一个叫“三月三”,盟主何均虎。三月的季节,春草生发,春花盛开,春树蓬勃,虎虎有生气。

一个叫“开明书屋”,盟主蔡敏。入会之前我在猜想:苏轼的妻子王弗“敏而静”,苏轼的爱妾朝云“敏而义”,这个蔡敏应该是“敏而艳”吧?待到一见面,呵呵,原来是个帅锅。

进到这两个“组织”里,参加活动、在群里发发微信、闲了去开明书屋四楼坐坐,叙叙话,聊聊书,觉得特亲切。

交往中,结识了一些大咖,落霞孤鹜、周公子、胡子大叔、横江一道、凝翠一方、颓废de优雅、老肯、心雨、亦奕、踽行、安然、小小田……书友嘛,自然是以书会友了,我们聊怎么读书。我发现,Ta们读书不纯粹是随性而为,一味乱读,一个一个都是有套路的。让我遂想起鲁迅先生的话语,“以会稽郡为横坐标,以魏晋时代为纵坐标,辑录古籍。形成内‘剑’外‘书’的精神结构,使之具有战士品质和文人情怀”。

我向亲们学习!也向鲁迅学习!当然,我达不到亲们读书的专业深度,也不具有鲁迅先生的大气慨,但摒弃平时的散漫,也订个计划,给自己一个基本定位还是可以有的!

那么,我该怎样读书呢?

呵呵,想了老半天,就这样吧:我是宜宾人,读宜宾的山水、历史和人文;我是一个超级“苏粉”,读苏东坡的诗词文章与人生。奢望着也能构建起自己的文化坐标体系。

大半年来,我这样做了。

呵呵,亲们发现没有,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就有了一会儿跑到宜宾这头、一会儿又跑到苏轼那头的怪怪的腔调。

读宜宾,我把宜宾拟人,便听到了她的自言自语:“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

读书,读宜宾,读苏轼,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我借到了一套《宜宾市志》,中华书局201111月出版,上中下三本,大部头,2410页。书中全面、系统地记述了宜宾行政区域内的自然、地理、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历史和现状。我从中罗列出了一些我感兴趣的文字并写成了文章:《如果生活在那个时代》、《我们都是宜宾人》、《宜宾,你这几十年》、《“文革”中的刘、张、王、郭》、《宜宾的地貌,宜宾的山》、《宜宾的江河,长流的水》、《中国的五粮液,世界的五粮液》、《宜宾,一个油樟的王国》、《宜宾,吃货的福地》、《古驿道上的马蹄印》、《横江的繁忙景象》、《李庄之名,名在大师》、《诗情画意是双河》、《我们都有一个家》、《宜宾有个黄庭坚》、《超级学霸傅增湘》、《一支歌,一支动人的歌》等。

读《宜宾市志》,沉入其中,我废寝忘食,读到了宜宾的前世今生。

通过老师、领导、同事、书友、网友、群友、博友各种渠道,我还搜罗到了一些宜宾的其他读物。

我有一套宜宾历史文化名人丛书。四本,平装,《明代重臣周洪谟》、《清代字妖包弼臣》、《文坛泰斗阳翰笙》和《儒学大师唐君毅》。由宜宾当地文人撰写,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

我有一套《品读宜宾》、《美文宜宾》、《诗韵宜宾》、《水墨宜宾》、《风情宜宾》系列读本。20158月第四届四川省旅游发展大会,为了宣传宜宾,由陈海龙老师组织编写了该套丛书。

我有一本罗应涛先生编著的《诗游僰国》,由四川大学出版社出版(上月,罗应涛老师去世了,我将珍藏此书,以此作为纪念)。

《宜宾日报》、《长江27号》、《叙府往昔》、《酒都搜索》、《美游宜宾》……我有较多宜宾的微信公众号。

在网上,我发现了廖广翏的博客和赵永康的博客,从他们那里也找到了好些宜宾的信息。

当然,想要对宜宾读得更多,还得走更加通畅的道路。带上身份证,去市图书馆办一张借书卡吧。在那里,想读多少读多少,想读多久读多久。读书,读宜宾,读苏轼,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呵呵,亲们,读了宜宾,我又转向苏东坡。

谈到这个话题之前,先要感谢一个人,他是宜宾学院的李修余教授。

20171015日,一个秋雨沥沥的日子,我们去拜访李教授。李教授的客厅超级大,客厅就是书房,呵呵,也就是说,书房超级大。图书何其多?我不好问,但在李教授家里,让我见证了什么才是真正的读书人。

李教授学养丰厚,著作等身,他在“唐前帝王诗”和“中国酒文化”的研究方面都是国内外的领军人物。李教授的平易近人更是超出了我的预期。他耐心倾听我们天南地北神吹海侃,当我说到我喜欢苏东坡时,他从书架上取下来一本书,递给我:

“这是曾枣庄的《三苏评传》。送给你吧。”

“曾枣庄,三苏文化研究的No.1。”我高兴地把书接过来。

打开扉页,右下角是三个签名:一是曾枣庄,二是许仲毅,三是陈仲文。亲们,什么概念?曾枣庄先生是《三苏评传》的作者,许仲毅先生是出版《三苏评传》的上海书店出版社社长,陈仲文先生是三苏博物馆馆长。

这是什么礼物?我捧着书的双手在颤抖。

以前,读书对于我,没觉得什么,这一次,站在李教授面前,对着三位大家的签名,我感觉到了读书的庄严与神圣。

现在,我们来看苏轼怎么读书吧。

苏轼八岁开始读书(说也奇怪,按现在的标准,是不是晚了一点,跟其他孩子相比,会不会输在起跑线上?)他的启蒙老师叫张易简,是一个道士。

苏轼十一岁转到老儒刘巨门下。刘巨的教学方法很新颖。一是上课写范文。他把自己写的《鹭鸶诗》念给学生听,当念到“渔人忽惊起,雪片逐风斜”这样的句子时很得意,陶醉其中。这时,苏轼举手发言:“老师,你那个‘逐风斜’没有写出鹭鸶的归宿,不如‘雪片落蒹葭’好。”刘老师很高兴,呵呵一乐,夸赞改得好,还说:“吾,非若师也。”。二是让学生做游戏。一天,下大雨,学生眼望窗外,收不回心思。刘老师将计就计:“我们来联句吧。”大家高兴地围在一起。程建用先说“庭松偃仰如醉”;杨尧咨接着说“夏雨凄凉似秋”;苏轼跟上“有客高吟拥鼻”;苏辙最后联一句“无人共吃馒头”。大家哈哈大笑起来。

皇佑三年(1051),十六岁的苏轼游学于青神中岩寺,拜在中岩书院主讲王方门下。求学期间,苏轼娶了老师的女儿王弗。“青神,苏东坡初恋的地方”,一段“唤鱼联姻”,成为千古佳话。

中岩是佛家第五罗汉诺巨那的道场,从山下到山上有下寺、中寺和上寺。中岩书院就在上寺旁边。无疑,课余时间,苏轼便会去到寺内参禅问佛,进行另一种学习。

我一直在想,苏轼“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思想是怎么来的?在黄州,为什么一夜之间就能由苏轼变成苏东坡?这种价值观与人生观是如何形成的?看来,自儿童至少年,自少年到青年,儒、释、道早已在心里播下种子,后来,随着环境的变化和人生的起伏,自然而然就开出花儿来。

随着阅读的深入,我发现,苏轼的学校教育远逊色于他的家庭教育。

苏家是一个“门前万竿竹,堂上四库书”的富有文学气氛的知识分子家庭。置身这样的环境中,很自然的就会进到一种读书的场景和氛围当中。

苏洵游学四方时,程夫人就成了苏轼兄弟的家庭教师,对他们亲授以书。一天,她读《后汉书·范滂传》,范滂因党锢之祸为宦官所杀,临刑前,范滂与母亲诀别,请求母亲不要过分悲伤。范母很坚强,安慰儿子说:“既有令名,复求寿考,可得兼乎?”苏轼从旁问道:“我成了范滂,母亲赞许吗?”程夫人回答说:“你能作范滂,难道我就不能作范滂的母亲吗?”她教育苏轼兄弟,不应仅仅以书自名,而应以古人名节自励。范滂有澄清天下的大志,苏轼从小也“奋厉有当世志”。

“昔予少年,游荡不学”。孩子一天天大起来,苏洵自我思量,该给孩子做个表率才好,不能再这样游荡不学了。于是,毅然回家,便有了《三字经》上的表现,“苏老泉,二十七,始发愤,读书籍。”

苏洵搞起了亲子阅读,读经史、读百家、读偶像,读得多、读得广、读得深。苏辙描绘了当时的情景:“读书犹记少年狂,万卷纵横晒腹囊。”苏轼的偶像是司马相如,后来他在《答任师中、家汉公》诗中回忆说:“我时尚年幼,作赋慕相如。”

读后开始讨论,个人独立发表见解。

有一回,他们读了富弼的《使北语录》,当读到富弼劝说辽国主“用兵则士马物故,国家受其害;爵赏日加,人臣享其利。故凡北朝之臣劝用兵者,乃自为计,非为北朝计”时,三人皆赞叹富弼言语明白,切中事机。苏洵突然问道:“古人有此意否?”苏轼回答说:“严安亦有此意,但不明白。”苏洵高兴地笑了,肯定苏轼答得对,微笑鼓励。

他们彼此还晒读书法。

苏轼谦虚,说自己读书有一种“迂钝之法”。什么“迂钝之法”?就是抄书。少时抄,中年抄,老了还在抄,“迂钝”一生。

读书,读宜宾,读苏轼,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苏轼贬为黄州团练副使的时候,和司农朱载上结为知己。一天,朱载上来到他的住处探望,通禀进去许久,不见人出来迎接。朱载上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很尴尬。好半天,苏轼才出来待客,抱歉地说:刚做完日课,失敬失敬。朱载上一听苏东坡还做日课,很惊奇,忙问:先生的日课是什么呢?苏东坡说:抄《汉书》。朱载上更为诧异,说:以先生的天才,开卷一览,就可终生不忘,还用得着手抄吗?苏轼回答:不,不。我读《汉书》,到现在已经亲手抄过三遍了。开始是读一段抄三字,第二遍抄两字,现在只抄一字。朱载上看了苏轼抄的书,随便念一个字,苏轼应声背诵接下来的文字,没有一字差错。朱载上十分敬佩,回来对儿子说:东坡尚且如此用功,平常人更应当勤奋读书啊!” 

北京师范大学康震教授还给苏轼总结了一个“八面受敌读书法”。实际上就是分主题阅读的方法,以时间为主题、以人物为主题、以事件为主题、以明线暗线为主题……我们现在的阅读和语文教学都还经常使用。

苏辙内秀,平时较少发表自己的观点,必须得说时,一般来一句:“辙与兄进退出处,无不相同。”没想到,提起读书,他竟然说:“我也有好方法!” 他说自己读书从不先看注解,而是仔细研究原文,反复思考,最后实在看不懂了,再看注解。

“昔者辙之始学也,得一书伏而读之,不求其博,而惟其书之知,求之而莫得,则反复而思之,至于终日而莫见,而后退而求其得。何者?惧其入于心之易,而守之不坚也。”这是一条十分重要的读书经验,读书应直接读原著,不应把过多精力花在读注解上。如果舍本逐末,不动脑筋,依赖注解,那就会得之易而守之不坚,更谈不上发现和纠正前人的错误了。

2017118日晚,书友“和”组织了一场“米拉分享美国夏威夷留学经历”活动。临近结束时,“和”、“米拉”、“山水行人”、“勇哥”,我们几人有个小讨论,主题是:“对于学习,从本质上讲是完全个性化的。”

美国心理学家加德纳提出了多元智能理论,他认为每个人都拥有八种主要智能:语言智能、逻辑数理智能、空间智能、运动智能、音乐智能、人际交往智能、内省智能和自然观察智能。但这些智能不是平均分配,而是每个人都有一种、两种或多种强势智能。

讨论时,我们突发奇想:“有没有一种仪器或者一个量表,直接测试出小孩子的强势智能,从小就尊重、顺应其强势智能和成长规律作针对性地培养教育,充分扬其长。这样的人才培养方式不是少走弯路,更加适得其所?”

现在的教育,孩子何其累,老师何其苦,家长何其闹心,白白地浪费了多少时间、青春和表情?

没想到,我们纠结的话题,九百多年前苏洵就作出思考了。

苏洵在《名二子说》中讲:“轮、辐、盖、轸,皆有职乎车。而轼独若无所为者。虽然,去轼,则吾未见其为完车也。轼乎,吾惧汝之不外饰也!”

轼是车上用作扶手的横木,是露在外面的,因此说:“轼乎,吾惧汝之不外饰也。”苏轼性格外向,豪放不羁,锋芒毕露,确实“不外饰”。

从取名字上可以看出,苏洵对苏轼自幼的性格特点是很清楚、很注意的。肯定也有教育和提醒。读书方面,“百家之书,无所不读”之后,一定也是有的放矢的开小灶,采取一些个性化阅读,因材施教。

读书是和作文连在一起的,读了就要写。那么,怎样写呢?

苏轼一生著述宏富,作品广泛流传,影响深远。存留到现在的散文有四千五百多篇,内容包罗万象,气势纵横,既有魏晋文风的通脱之气,又有唐宋散文的明白简练、自然天成的特点,体现了北宋散文的最高成就,被誉为“唐宋八大家之首,千古第一文人”。存留到现在的诗有二千七百多首,苏轼的诗,突破了唐诗的内容和意境,发抒自由,象形状物,寓理精炼准确,比喻丰富贴切,代表了诗歌的有宋一代,也是宋诗的集大成者。留存到现在的词有三百多首,苏轼初学填词也是步随婉约的,但不久,他就突破了词的内容和境界,开创了豪放词派,张志烈先生赞道“极豪雄刚健之至而无叫嚣,极深婉缠绵之思而不琐碎”。

苏轼写东西为什么那么牛?他说得很简单。

“昔之为文者,非能为之为工,乃不能不为之为工也。”(《南行前集叙》)古之圣人有不能自已而作者。山川之有云雾,草木之有花实,风水相激之波纹,都是自然而然形成的,都是“不能不为”“不能自已”的产物。苏轼还进一步阐述,文艺作品不只是现实的反映,而且还应是现实触动了作者的心弦而抒发出来的感情。“凡耳目之所接者,杂然有触于中而发于咏叹”。文艺作品,应以情动人,离开了“有触于中”,现实还没有打动自己,怎么可能打动别人。

现在的小学教育,三年级开始作文。小学生怎样作文呢?课程标准上讲:“怎么想的就怎么说,怎么说的就怎么写。要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

也是不为文而文,有感而发。跟苏轼说的是一个道理。

问题是小学生真的能做到“怎么想的就怎么说,怎么说的就怎么写”吗?如果这么简单,为什么学生普遍都怕作文?其实,哪有那么简单,如果做到了“怎么想的就能怎么说”,知识也就转化成了能力,如果做到“怎么说的就能怎么写”,能力就上升成了智慧。“知识——能力——智慧”呈阶梯状,越向上越难。所以说,小学生怕作文是正常现象。

问题出来了就得想办法解决。

由读到写这个科研课题,华南师大郭思乐教授的团队取得了研究成果。“人人有点,点点有思,思思有文,文文可乐”,他们用十六个字把“读”与“写”连接起来。

阅读时,因学生的语文基础和心智发展水平不一样,就会有的读得快,有的读得慢,他们反对学生齐读。课堂上,学生自由阅读,由于认知差异和兴趣爱好不同,每个学生对文章的关注点不尽相同(“人人有点”);讲出这些关注点,你讲我也讲,互相启发(“点点有思”);讲热了就写,写最热的点(“思思有文”);这样写出来的文章有思路、有思想,不干涩,写作的过程也是快乐的(“文文可乐”)。

写文章还得关注一个“知”和“行”的问题,知行合一,才能写出好文章。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古人在饱读诗书之后,都要游历名山大川,拜访名家,结交名士,以养浩然之气。扬雄如此,司马相如如此,李白如此,苏轼也如此。“有山可登,有水可涉,子瞻未始不蹇裳先之,有不得至,为之怅然移日”。这是苏辙在《武昌九曲亭记》中讲到苏轼喜欢游历的情形。

古人把这种学习方式叫“游学”。对于我们,“游学”有很好的现实意义。

现在的条件比古人好到天上去了,高速、高铁、轮船、飞机,可供选择的出行方式好多好多,哪一样不是日行万里。随之,古人的“游学”也有了现代版本:“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阅人无数不如名师指路;名师指路不如贵人相助;贵人相助不如自己去悟……”

呵呵。

我把这句话改了一下:“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了万里路,回过头来再去读万卷书”。读书——旅行——再读书,这样,一定会把书读得更通达。

读书,读宜宾,读苏轼,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注: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71119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