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宽哥の博客

山一程,水一程,文笔诗心伴我行,矢志不渝情。风一更,雪一更,以文会友访古今……

 
 
 

日志

 
 

那一年,苏轼在东坡上播种希望(宽哥原创)  

2017-11-01 11:15:28|  分类: 宽哥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一年,苏轼在东坡上播种希望(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引子


南京大学莫砺锋教授讲:“想穿越回北宋帮苏东坡种地。”其实,我也有这个想法,甚至,我的想法更递进,我去做苏东坡的家童,那个临皋亭里打呼噜的家童。


1


“砰砰砰砰……”“开门开门……”

我被一阵吵闹声惊醒。约约定神,才听出是外面院子里有人一边拍打院门一边发出吼叫的声音。

我揉揉惺忪的眼睛,火速穿上衣服,出去打开院门。

院子里站满了人,黑压压一片。站在前面的人我认得,是黄州知府徐君猷大人,他的身后是一群身着皂色衣服的捕快。

“你老爷在家吗?”徐大人厉声问道。

这阵势,我哪里见过,吓得我双腿打颤。过了约有十几秒我才回答:“老爷……在……在他的房间里。”

“快带我去!”

徐大人叫捕快们在院子里等着,他一个人跟着我进了院门。

来到老爷的卧房外,隔着房门,听到房间里传出“呼噜……呼噜……”连贯而有节奏的鼾声。

我也顾不得老爷睡醒没睡醒了,站在房门外大声叫着:“老爷,老爷,快起来……老爷……”

“吵什么?”

老爷打开房门,正准备问我话呢,看见徐大人站在我身后,赶忙返身穿上外衣出来。

老爷说:“徐大人,堂屋里请!”

“不用了,不用了,我们就在这里说话。你在就好,你在就好。”

“那,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徐大人的脸上有了一丝笑意,说道:

“今天一大早,一老农跑来知府衙门报案,说昨夜三更时分听到你在江边唱歌,前面唱的什么记不得了,最后两句记得清清楚楚,‘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他估计你坐船跑啦!得到报案我们就赶过来了。你不能跑啊,你跑了,我也脱不了干系呀!”

“呵呵,哈哈哈……”老爷平时说话是喜欢“呵呵”一乐的,一听徐大人这么一说,竟“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老爷说:“徐大人,你等着!”

老爷进了书房,过了一会儿手里头拿着一张墨迹斑斑的纸走了出来。他把这张纸交到徐大人手上:“呵呵,你拿着,这就是昨晚我唱的那首歌。”

徐大人接过纸来,展开一看,是一首《临江仙》: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我已经开始喜欢上黄州这个地方了,尝不够长江的鱼美,闻不尽山中的笋香,我怎么会逃呢。徐大人,没事了吧,今天我也不留你,我们还要赶去东坡收麦呢。”

老爷下起了逐客令。


2


太阳挂在天空,不热,晒在身上暖洋洋的。微风翻卷着麦浪,黄澄澄的铺过山梁,如地毯一般,东坡上一派丰收的景象。五月,正是麦收的季节,我和老爷全家从早到晚的忙开了。

收工以后,我们都在“雪堂”吃晚餐。今晚的餐桌上摆上了夫人用新麦磨面煎成的两面油光发亮的麦粑粑,几碟时令蔬菜,还有老爷每餐必不可少的元修菜。

老爷高兴,又喝上了。老爷的酒量不大,特别是喝不得急酒,只能一边吃菜,一边一小口一小口地抿。

“今年的麦子收成好,应该能堆满西屋那个围仓吧?”

“呵呵,今年我们不会再饿肚子了。真好!”
……

老爷跟我们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

“你们还记得今年那个寒食节吗?”

当问到这句话时,我们不知道老爷是什么意思,我想,不会叫大家忆苦思甜吧?

寒食节,两个月前的日子,谁会不记得。

当时,我们刚在东坡上建好“雪堂”不久,家里的粮食吃完了,挂在房梁上的铜钱也几乎花光了。两个月以来,又是连天雨一直下着,那天似乎又下得更大了一些;长江上的风“呼呼”地吹来;临高亭驿馆房顶上的瓦好久都没翻盖了,雨水从瓦与瓦之间的光亮处流下来,屋子里积满了水,我们没办法,一个个蜷缩在屋角处不会被雨水淋到的地方。

那天,老爷一个人宅在书房里。他平时都是这样,一有空闲就去书房里读书、写诗、填词。没事儿我们也不去打扰他。后来才知道,当时他也是触景生情,写下了一篇《寒食帖》。


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

春江欲入户,雨势来不已。小屋如渔舟,濛濛水云里。空庖煮寒菜,破灶烧湿苇。那知是寒食,但见乌衔纸。君门深九重,坟墓在万里。也拟哭途穷,死灰吹不起。


“小屋如渔舟,濛濛水云里。空庖煮寒菜,破灶烧湿苇。”听着老爷念起这些句子,不免又想起了当时的场景,我的心里涌起一股凄凉与悲哀的情绪,一时忍不住,几滴眼泪掉进了碗里。


3


“雪堂”是在正月里建成的,一排五间茅草房。

落成之日正下着鹅毛大雪,老爷说:“雪有高洁的品质,这几间茅草房正应了这场雪景。”于是,便在房内四壁画上雪花。坐卧其间,四面观望,满目是雪。老爷叫我搬来高凳,饱蘸浓墨,在中间正房的门楣上题写了“东坡雪堂”四字。

东坡的环境好,老爷感到满意自适,他说:“住在这儿,有似晋代诗人陶渊明田园生活一般。陶渊明《游斜川》诗序云:‘辛酉正月五日,天气澄和,风物闲美。与二三邻曲,同游斜川。临长流,望曾城,鲂鲤跃鳞于将夕,水鸥乘和以翻飞……曾城傍无依接,独秀中皋,遥想灵山,有爱嘉名。’我以为东坡初春的情景宛如渊明的斜川,因此,我也作了一首《江城子》。”


梦中了了醉中醒。只渊明,是前生。走遍人间,依旧却躬耕。昨夜东坡春雨足,乌鹊喜,报新晴。    雪堂西畔暗泉鸣。北山倾,小溪横。南望亭丘,孤秀耸曾城。都是斜川当日景,吾老矣,寄余龄。


“雪堂西畔暗泉鸣。北山倾,小溪横。南望亭丘,孤秀耸曾城。”“暗泉”说的是“雪堂”西南方向的北山微泉,南望的“亭丘”,就是“雪堂”对面“四望亭”的后山丘。鸣泉、小溪、山亭、远峰,老爷写的是实景,美美哒,东坡就是这个样子。

有人说,给点阳光你就灿烂,老爷更甚,他是自带火种的人。在我看来,日子还是清苦的,可他尽往好处想,尽拣好的说。“春雨足,乌鹊喜,报新晴”,老爷看到这些春天富于生气的景物,觉得生活很惬意,怡然自乐。

老爷还直接讲,陶渊明就是自己的前生。我们都认为像,比如自己自食其力,“走遍人间,依旧却躬耕”;比如,也有陶渊明澹焉忘忧的风节;比如,都爱喝酒,只是,那酒量没有可比性。

东坡上的地,我们冬天种小麦,夏天种水稻。还种瓜种豆,还专门留出几块地来种蔬菜,青菜、萝卜、生姜、小葱、蒜苗……还有元修菜。

老爷特喜欢吃元修菜。元修菜,像野豌豆,又不是野豌豆,将它洗净蒸熟还不褪色,放卤盐,拌点豆豉、葱花、姜丝,用来下酒,美味可与鸡肉、猪肉媲美。黄州没有元修菜,老爷专门托老乡曹元修从眉山带来种子,我们在“雪堂”前种了一片。

老爷说:“元修菜,能吃出家乡的味道。”

我们还在“雪堂”前的井边植上了柳树,在堂侧栽上了竹子,在堂后种了松、茶、桑、桃、桔、枣。

我问老爷:“有了粮食和蔬菜,还种这些干啥?”

“饥寒未知免,已作太饱计。”老爷回了一句。

我也不太懂老爷这话里的意思,只是后来眉山巢谷、绵竹道士杨世昌、筠州赵吉、杭州诗僧参寥、眉山陆惟忠道士、庐山玉涧道人崔闲、九江胡洞微道士、梁冲道人、黄照道人、陈季常、米芾、张舜民……陆陆续续地都到东坡和“雪堂”来了。


4


我们平时不住在“东坡雪堂”。“雪堂”的作用,一是为了躬耕休息方便,二是为了给来看望老爷的客人居住。

五月下旬,麦收刚过,云游四方的四川绵竹武都山道士杨世昌来了。

杨世昌的山水画画得好,会鼓瑟吹箫,知晓星历骨色及作轨革卦影,还精通黄白药术。按照道家的规矩,杨世昌不住“雪堂”,他寄住在天庆观里,道家称为挂单。

这样一个奇人的到来,给老爷带来了许多欢乐。

黄州西北面有一座山叫赤壁山,山最西端的前沿部位向外突出近百米长,数十米宽,状如赤壁山悬挂的鼻梁,通体岩石,颜色赭红,直插江底,形成矶头。那儿就是著名的赤壁,当地人又叫赤鼻矶。

赤壁风景如画,老爷最喜欢约上朋友去那儿玩,看赤壁上的山石风月与赤壁下的长江流水。

七月十六日,夕阳西下。老爷在临皋亭又萌生出月夜泛舟去赤壁下游玩的念头。杨世昌道士闻讯从天庆观赶来,主客便携带着酒肴从临皋亭坐船溯江而上,径直往赤壁而去。

老爷回来时已是半夜。

经过了上一回“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的教训,我没敢早睡,一直为老爷候着门。夜深人静,老远就听到了老爷的脚步声,我赶忙去打开院门,一院子的月光正洒在老爷身上。

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

老爷嘴里哼唧着,还给我讲杨道士的箫声如何如何的优美动听:

“有如哀怨有如思慕,既像啜泣也像倾诉,余音在江上回荡,像细丝一样连续不断。……”

我打了一个哈欠,算是对他的回应。

老爷看我这个样子,“呵呵”一笑,转身,一个人径直去了书房。

继赤壁下泛舟不久,在一个明月当空的夜晚,老爷与几位客人一起携带着酒肴又登上了赤鼻矶头。

第二天我问老爷:“昨晚又看到好景色了?”

老爷道:“我举起手中的酒杯,将满满的一杯浊酒洒向大江。呵呵,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十月十五日那天傍晚,老爷在杨世昌、潘大临的陪伴下从雪堂出发,准备回临皋亭家中。一起走过黄泥坂,这时霜露已经降下,树叶全都脱落。抬头望见明月高悬,身影倒映在地上。老爷和客人一边走一边吟诗,相互酬答。

过了一会儿,老爷叹惜地说:有客人却没有酒,有酒却没有菜。月色皎洁,清风吹拂,这样美好的夜晚,我们怎么度过呢?

 “今天下午,我撒网捕到了鱼,大嘴巴,细鳞片,形状就像吴淞江的鲈鱼。不过,到哪里去弄酒呢?潘大临回道。

老爷催我:“快,快陪我回家拿酒!”

我们回到临皋亭。

老爷进门就问:“夫人,家里有酒吗?”

我有一斗酒,保藏了很久,就是为了应付你不时之须。”夫人展颜一笑。

就这样,老爷同客人携带着酒和鱼,再次到赤壁游览。这是一次说走就走的游玩。

临皋亭,老爷经历了寒食节的苦楚,又迎来了与朋友的对酒当歌。身居于此,老爷苦中有乐。


5


元丰三年(1080)二月初一,老爷和大少爷刚到黄州的时候住在定惠院。五月二十九日,我们一大家子搬来了,定惠院是个寺院,清净之地,不可能都住进去。正犯难时,承蒙徐君猷大人关照,迁居到了临皋亭。

临皋亭是个好地方,滨临大江,旁边是长江上著名的港口夏澳。从这里望出去,江上“风涛烟雨,晓夕百变”,“阴晴蚤暮,态状万千”。

好到是好,只是这里是朝廷官员巡视黄州的官舍。按照朝廷的规定,受贬谪的官员是没有资格入住的。徐大人让我们住在这儿,已经是吃照顾饭了,但长久住下去却不是一个事儿。最难受的是,每当朝廷官员来到黄州,我们必须退出住房,搬到“东坡雪堂”去住或到邻居家借宿。

东坡上的五十亩土地也是官地,是徐大人临时借给我们种粮食度饥荒的,也不可能在那里建永久性建筑。

因此,老爷一直在考虑,是否在黄州买一块地,盖上自己的房子,长长久久、放放心心地住下去。年初,老爷在《江城子》结句“吾老矣,寄馀龄”时就表明了自己的想法。

听说蕲水县有很多肥田。三月七日,老爷结伴同行,前往黄州东南三十里的沙湖螺蛳店看田去了。

一出去就是几天。

回来时我们问他:“地买到了吗?”

他说:“呵呵,地倒是没买成,却一路得了几阙好词。”

“是吗?”

老爷看我们有兴致,便绘声绘色地讲起了如何得来的好词:

“那天去的路上,一场暴风雨从天而降,同行的人被淋得好狼狈,唯我脚不停步,吟啸自若,感觉很享受。过了一会儿,雨住风停,太阳又出来了。有感于此,我即兴口占《定风波》词一首:‘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一蓑烟雨任平生’,‘也无风雨也无晴’。好!好句!”我们都为老爷鼓起掌来。

“还有呢?继续。”我们追问。

“过了两天,又去另一处相田,途经蕲水的清泉寺。闻名遐迩的兰溪就在清泉寺门前流过。众所周知,我国地势特点是西北高、东南低,江河水流大多是由西向东,然而兰溪与众不同,溪水在那儿由东向西流,这真是一个特异现象。又想到我们现在的情形,我心头马上有了两个句子:‘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一念出来,大家交口称赞。他们一直要求我续完全词,于是,我念道:‘《浣溪沙》,游蕲水清泉寺。寺临兰溪,溪水西流。山下兰芽短浸溪,松间沙路净无泥。萧萧暮雨子规啼。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

“呵呵,‘门前流水尚能西’,‘谁道人生无再少’。这两句话提醒了我,我为什么不会越活越年轻?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不会好起来?”

听到老爷这么说,我们似乎也看到了希望,心里头特别高兴。


6


元丰五年(1082)除夕,东坡上下着雪。瑞雪,预示着来年有个好光景。

那顿团年饭摆在“雪堂”的堂屋里,有鸡、鸭、鱼、“东坡肉”、“为甚酥”……一大桌菜。还有“错煮水”酒。还是家乡眉山的习惯,晚饷午早夜饭。

一大家人围坐在一起,心里充满的全是幸福。

老爷叫我们把酒斟满,他有话要说。

“来,大家把酒端起来,我们今天痛痛快快地喝几杯。”老爷率先举起酒杯。

“这第一杯酒呢,喝个新年酒,祝大家新年快乐!”

“干!”我们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这第二杯酒,喝个丰收酒,感谢这一片土地,让我们有了吃的、喝的,不会饿肚子了!”

我们又把酒杯喝了个底朝天。

“这第三杯酒,我盘点一下今年的高兴事。”老爷左手端着酒杯,右手一个指头一个指头的弯着数数。

“第一件,东坡这个地方很好。唐代有个大诗人叫白居易,他曾在忠州的一个叫东坡的地方种树栽花,自在快乐。受他的启发,我给自己取了一个别号,叫“东坡居士”。以后,我不再叫苏轼,我叫苏东坡了!”

“好,喝酒!”我们叫起来。

老爷连忙摆手示意:“别急,等我讲完再喝,要不,我又醉了。”

“第二件,我写的‘二赋一词’在文艺界引起了强烈反响,迅速传遍了全国,我都没想到会有那么大的冲击力。呵呵,别慌。还有第三件高兴的事,前不久,淮南使蔡景繁巡视黄州,看到我们因他的到来侨寓他宅的难堪景象时,嘱黄州官员给我们单独修几间房子。房子建在临皋亭的旁边,名字我都想好了,叫‘南堂’。开了年,我们要搬新家,有新房子住了。”

“哦……哦!”我们差点跳起来。我大声叫着:“老爷,这杯要干!”

“好!干!”

喝干了杯里的“错煮水”,老爷也没坐下。还有高兴事呀?我们都望着他。这时,老爷侧转身,温柔地看了一眼他右侧的朝云姨娘,然后回过头来,清了清嗓子,说:

“我还要喝一杯酒,醉了也要喝。告诉大家一个特大喜事。”老爷故意把话停了一下,提高了嗓音,说:“朝云怀上啦!”

“祝福老爷!干!干!干!”这回我们真的跳了起来。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7111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