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宽哥の博客

山一程,水一程,文笔诗心伴我行,矢志不渝情。风一更,雪一更,以文会友访古今……

 
 
 

日志

 
 

【转载】王友胜教授的治学与成就  

2017-11-10 22:27:34|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本人2010819-21日,作为特邀嘉宾赴苏轼故里四川眉山市,参加中国苏轼研究学会成立三十周年暨苏轼创新理论与实践研讨会。会上,《苏轼研究》编辑部主任刘清泉先生邀约谈谈个人的科研情况,在该刊苏学专家栏目推出。编辑侯娟娟。

 

我们对王友胜师的最初印象,是源于师友与同学的传说,因为他身兼多职,图书馆馆长、省级重点学科负责人、古代文学硕士点负责人、省级重点研究基地首席专家,又是中文系的第一个文学博士,在学校早已声名赫赫。两年前我们有幸成为他的研究生,入门的第一堂课上,他并未辨章学术,而是先传授给我们治学的态度与方法,于后学印象最深的是其引用《沧浪诗话》中“入门须正、立志须高”八个字,指导我们治学要入正门,切忌走旁道,立志要高远,只有求其上,方能得其中。他还说:“对学术目标的追求要高标准,对物质生活的享受要低标准”。为印证其说,王老师特意复印《朱东润先生诞辰一百一十周年纪念文集》中所附《朱东润先生年表》(朱邦薇、吴格合编)让我们阅读,并写读后感,以领会一个真正学者所应有的学术精神。对于古代文学才初窥藩篱,并未登堂入室的我们,虽然无法知道更多,但也由此明白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水滴石穿,非一时之功”的道理。现在我们跟随其学习已经两年,对老师的为人及学问有了更深的了解,此文不妨细说一二,与学界同道分享。

   一、东坡耕未已,苏海钓无涯

苏轼以其杰出的天才与多样的文化成就,吸引了一代又一代苏学爱好者。苏学研究专家不断涌现,王老师即是众多苏学研究者中的一位。无论是在科研、教学,还是在日常生活当中,王老师都酷爱苏学,始终保持一种浓厚的“苏轼情结”。

19963月,王老师考入复旦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师从海内外著名宋代文学研究专家王水照教授。第二年确定毕业论文选题时,他义无返顾地选择“苏诗研究史稿”为题进行研究,从此开始了长达十余年的苏轼研究。该文经过反复修改、增补、完善,199812月提交答辩,20005月,以同题由岳麓书社出版。此书从文艺学、文献学及学术史等多角度切入,可谓一本全面描述与论析历代苏诗研究的学术专著,它不仅对存世的有关苏诗研究史料作出详尽的辑录,认真的考辨和准确的阐释,对其中一些重要的著作,如历代有关苏轼的年谱、传记,有关苏诗的选录、评点、注释和研究著作进行深入细致的研究,而且还对历代苏诗研究者所体现出来的学术思想、研究方法及文学观念作了初步探讨与总结。王水照先生为作序,认为该书“对建立并进一步完善本学科的体系与规范,具有方法论的意义”;“是一部具有较高学术水平的专著,为今后更全面、更深入的苏轼接受史的诞生,起了导夫先路的作用。”该书虽不是王老师的处女作,却是他的成名作,《中国图书评论》、《中国韵文学刊》、《古籍研究》等刊先后有九篇书评对其评介,《文学遗产》、《古籍新书报》等刊载有书讯,《文学评论》、《文学遗产》、《中国典籍与文化》、台湾《宋代文学研究丛刊》及韩国《东亚人文学》、日本《橄榄》、加拿大《文化中国》等刊均摘要发表相关章节,并于200212月获湖南省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该书还获得2000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的资助,南京大学莫砺锋教授在《课题鉴定意见书》中认为“本成果实际上具有学术史上的重要意义”,“在严密的规范之中时现创新思维的闪光点”,“不但可供专业研究著作参考,而且可供古代文学专业的研究生学习学术史之用”。武汉大学王兆鹏教授认为本课题“是一项有开创性的、高水平的学术成果”,“不仅将苏诗研究掘进了一大步,也为整个古典文学的接受史、学术史研究提供了一个成功的范例”。

《苏诗研究史稿》出版后,王老师不仅得到国内苏轼研究同行专家的好评,在海外亦产生了一些影响,韩国、日本、英国及台湾、香港、澳门等地的一些学者在看过此书后皆遥传尺素,一方面赞誉该书惠泽学林,另一方面则就相关问题与王老师进行更深入的交流探讨;还有些学者一开始与王老师素昧平生,因其所在地区无法买到该书,便写信向王老师求购,王老师亦慷慨地把书送给他们,并由此结交成为文友。韩国岭南大学洪瑀钦教授、韩国外国语大学柳晟俊教授先后邀请王老师前往韩国参加学术会议,日本内山精也博士则请山口若菜女士将王老师发表在《文学评论》上的《关于苏诗历史接受的几个问题》一文翻译成日语,在《橄榄》上发表,台湾张高评教授还多次推荐王老师的苏诗研究文章在其主编的《宋代文学研究丛刊》上发表,推荐该书在万卷楼图书有限公司再版(虽因故而作罢,但张先生的雅意与高情值得称扬)。正因此书在海外颇有市场,韩国新星出版社于20023月将该书予以重版,改题《苏诗研究的历史进程》(32万字),使《史稿》有了海外传本。

勿庸讳言,无论是岳麓版还是韩国版因出版时间较早,书中难免出现疏漏与错误,兼之曾枣庄先生与数位海外学者合撰的《苏轼研究史》也已出版,故近十年来,王老师继续就苏诗接受与传播的相关问题进行研讨,反复对该书作修改与增补,这方面的成果除反映在业也发表的十余篇论文外,又集中体现在中华书局20108月再版的《苏诗研究史稿》(修订本)上。一书而有三个不同版本,既反映了该书具有学术生命力,也体现了作者对学术精益求精的精神。

除开《苏诗研究史稿》,王老师研究苏轼的另一力作是凤凰出版社即将出版的古籍整理著作《苏诗补注》。此为王老师2003年申报并立项的教育部全国高校古籍整理与研究工作委员会项目“《苏诗补注》笺正”的最终成果。该书所做的工作主要有以下几点:第一,以台湾新文丰出版公司1979年影印之乾隆二十六年查开香雨斋刻本《东坡先生编年诗补注》(50卷)为工作底本,同时参校他书,对一些明显错误,且影响阅读的地方作了文字上的校勘,径予改正,未出校语。其它异文,只要不影响文意,则不作改动,以存原貌。第二,原本诗题及诗中原有的校语则予保留,并专设校记一栏。第三,原本卷首所附《宋孝宗御制苏文忠公集序并赞》等材料均予保留,依古籍整理著作惯例,将《东坡先生年表》、《补注东坡先生编年诗采辑书目》与《续采书目》移于书末。第四,原本所附唱和诗及考辨性按语,均于保留,并补充注明了唱和诗在原集的卷次,以便读者查对。第五,对全书作了新式标点,采用繁体横排,便于今人阅读。查注中有些引文仅撮述大意,则未加引号,也未核对原文。第六,卷四七-四八遗诗、补编诗,卷四九-五十它集互现诗,原本无注释,为使全书体例统一,作了适当的补注。其它各卷则仅保留查氏的原注,原本中苏轼的自注,也予以保留。第七,原本查注与苏轼自注夹杂在正文中,且为双行小字,难于辩认,此次整理则全部移于诗后,并予标注,以求醒豁。第八,据原本所附《补注东坡先生编年诗采辑书目》及《续采书目》,查注所引古书凡632部,实际所引书恐怕还不只此数,查氏引征这些古书时多用简称,且多不注明作者及卷次,为省篇幅,作者整理时仅对一些不常见的书改用全称,补充作者。第九,全书增补两万余字的前言,详细论述查氏校、注以及按语的学术价值与局限,对其在苏诗辑佚、辨伪、编年等方面的成就作了深入地分析。此部分内容经删改后,以《〈苏诗补注〉的文献诠释与历史价值》为题在《文学评论》2008年第5期上发表,中国人民大学报刊资料中心《中国古代近代文学研究》全文转载。第十,书末附该书篇目笔画索引,极利读者检索。

王老师研究苏轼最大的特点是不喜欢赶时髦,逐浪潮,而是独辟蹊径,得风气之先。《苏诗研究史稿》在国内最早地从接受史的角度研究宋代经典作家作品,在研究方法上多有可借鉴处,因而也受到了一些高校老师与学生的关注与喜爱,有的导师将拙著列为其博士生必阅的参考书,台湾成功大学张高评教授则将该书列入《宋代文学专题研究参考书目》,有的博士论文选题则是“苏诗研究史”的延伸与拓展,如“苏词接受史稿”、“苏词接受史研究”、“明代苏文研究史稿”、“历代苏轼诗注研究”等。武汉大学刘学博士的《20022003年内地宋代文学研究论著的定量分析》一文对此作了充分肯定,认为“作为近年来宋代文学研究的新锐,他的治学路数值得借鉴。”又如在清代的几本苏诗注释著作中,一般人多看好王文诰编撰的《苏诗编注集成》,中华书局1982年整理苏轼诗集时,即以此为底稿。而王老师所撰论文《冯应榴与<苏文忠诗合注>》指出清代冯应榴所撰《苏文忠诗合注》的学术成就远高于历来颇受称誉的王文诰所撰《苏诗编注集成》,该文以其观点新颖,在《文学遗产》20002期上发表后,不少刊物转载,并获湘潭市第四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出版冯应榴辑注,黄任轲、朱怀春校点的《苏轼诗集合注》时,责任编辑丁如明先生即热情邀请王老师撰写出版推荐意见书。

近几年来,王老师的研究视角有所改变,即从先前纵向的接受史研究转向横向的文化学研究,他决心用十年时间完成“苏轼与宋代文化”的大课题,力求拓展苏轼研究的新领域,向世人展示一个多元、立体的苏轼形象。迄今为止,他已完成了《苏轼的科技活动与科普文学创作》等系列论文的写作,而且还指导与此相关的多篇硕士学位论文及湖南省研究生科研创新项目,如“苏轼园林文学研究”、“苏轼音乐诗研究”、“苏轼诗与养生文化研究”、“苏轼涉梦诗词研究”等等。他还曾在校内外多次作“苏轼的文化价值与学术魅力”等学术报告,旨在从文学化的角度来引导他人重新审视和认识苏轼,努力为大家还原一个历史上真实、丰满的苏轼,而不仅仅是前此以文学家、政治家身份为人所熟知的苏轼。王老师已经用敏锐的学术思想为学界奉献了较多苏学研究的扎实成果,他还将继续在“苏海”中航行,可谓“东坡耕未已,苏海钓无涯。”

王老师在多年研究苏轼的学术生涯中,不知不觉滋生了一种苏轼情结,这种情结体现在其日常生活中。比如王老师的新居“听雨轩”,有个近二百平方米的私家花园,他雅称其名为“苏园”。王老师效苏轼耕种于黄州东坡,亲自在园中植草栽树,凡苏轼作品中出现过的海棠等二十多种常见花草树木,皆予栽种,每日游览苏园,吟诵苏诗,乐在其中矣。

   二、沐唐风宋韵,研诗词义理

      王老师治学的又一个特点是研究视域颇广,但广而不滥,深而不涩。二十余年来,其研究范围并不仅仅局限于苏轼,还涉及到作家别集整理、唐宋诗词及民国学术史等方面。王老师开始学术研究是从唐代文学,尤其是从李白起步的。他1989年至1992年在安徽大学读研究生,师从程自信、徐定祥二教授,硕士学位论文即为《李白歌诗中的神仙世界》,毕业答辩时唐诗研究大家刘学锴教授曾予以高度评价。此文分七篇先后发表在《中国道教》、《中国李白研究》等刊上,后又集中收入《唐宋诗史论》一书中。中国李白研究会前会长郁贤皓教授、中国唐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张明非教授由此推荐王老师为《唐代文学研究年鉴》“李白研究”的专栏作者。作为中国李白研究会的常务理事,王老师还举办过“中国李白研究会成立二十周年纪念大会暨李白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研究生毕业后,王老师先在常德师专教学两年,1994年被著名唐诗研究专家陶敏教授引荐到湘潭师范学院古文献研究室工作。他与陶敏先生合作整理的《韦应物集校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年出版后,日本《中唐文学会报》等刊有文评介,1999年获得第二届全国古籍整理图书奖二等奖,华东地区古籍优秀图书奖一等奖,湖南省第五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优秀奖。中华书局2005年还出版了他们合注的《韦应物诗选》。他与李德辉博士合作完成的全国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领导小组资助项目《李贺集(校注汇评)》,岳麓书社2003年出版后,《古籍整理出版研究情况简报》(第398期)、《唐代文学研究年鉴》均有文评介。除此之外,王老师还撰写了二十余篇唐诗研究论文,如《唐代文人的崇道之风与游仙之作》、《李白道教活动考述》、《李贺诗歌艺术三论》、《李颀诗中人物形象简论》、《论〈樊川诗集注〉的成就与特点》、《冯浩〈玉谿生诗笺注〉的研究方法与学术创获》等,涉及的唐代诗人主要有沈佺期、李白、李颀、韦应物、李贺、杜牧、李商隐等,这些文章已被收入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出版的《唐宋诗史论》中。

 王老师进入复旦学习后,研究重点转向宋代文学。除前揭苏轼研究外,他主要从事宋诗总集、别集的研究,读书期间即发表了《清人编撰的三部宋诗总集述评》、《〈宋诗别裁集〉指瑕》等文。2007年王老师申报的教育部人文社科规划项目与湖南省社科基金项目“历代宋诗总集研究”均获立项资助;2010年,他又以“清代宋诗选本研究”为题申报湖南省教育厅重点项目,亦获立项资助。其前期成果则有《论《〈濂洛风雅〉的文学史意义》、《论〈宋诗精华录〉的编选宗旨与诗学思想》、《五十年来钱锺书<宋诗选注>研究的回顾与展望》、《读<诗家鼎脔>札记》、《论<宋诗拾遗>的文献价值》、《论<宋诗选注><宋诗三百首>的异同及原因》、《论〈王荆公诗笺注〉的学术价值与局限》、《宋诗宋注名著四种叙录》等十余篇质量较高的论文。201010月,王老师受著名学者、中国唐代文学研究会前会长傅璇琮先生之邀在清华大学参加“目录学与《续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编纂研讨会”,会后承担了宋代别集、总集的提要撰写任务,此为国家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重大项目。王老师还尝试做过一些词学普及工作,如独撰《唐宋词选注》(太白文艺出版社2004年)、《宋词三百首新编》(上海文艺出版社2007年),与人合撰《纳兰词注》(岳麓书社2005年)、《西风吹梦》(岳麓书社2002年)等。

在民国学术史方面,王老师的研究始于2004年在湖北大学做特聘教授时。他多次为该校及我校研究生开设“民国间经典学术著作导读”的选修课,并发表了数篇相关研究论文。王老师主著,与人合作编撰的《民国间古代文学研究名著导读》,绪论部分阐述了民国间38年的学术风气、学术流派及学术师承,探析该时期学术研究的基本走势、学术视域及学术著作的总特色等问题;主体部分重点对六十五部民国间古代文学研究名著作了题解,对作者的学术经历、学术精神、学术观念、学术渊源、学术见解、学术成就及学术方法等,对著作的编撰缘起、成书过程、版本源流、基本内容、写作特点、学术创获与局限、学术地位与影响等皆有详细而深入地分析。此书得到湖南科技大学研究生教材出版基金的资助,岳麓书社2010年出版,获湖南科技大学优秀教学成果奖。

   三、聚专业图书,助学术研究

王老师撰写的学术论著,少言空话、大话,材料扎实,论从史出。他常引胡适致罗尔刚书信中“有几分材料,说几分话”的治学格言教导我们:“一篇好的论文,往往不是通过一个大课题,来写一篇小文章,而是通过一个小问题进行深入研讨,做出大文章。”为了学术研究,王老师嗜书如命,可谓十足的书迷。他半辈子的学术人生总是围绕“书”在转,买书、读书、教书、著书,甚至卖书。他说:“学术是我的生命,作为一个人文科学研究者,治学的先决条件是建立自己的学术资料库,从事古代文学研究更应如此。”关于王老师淘书、买书,师友们口耳相传着许多轶事,比如他在复旦大学读书期间,每个周末都要去逛文庙、城隍庙及福州路上的古籍书店淘旧书,有一次为了买清初黄虞稷编撰的《千顷堂书目》,把返校的车费都花光了。又比如古人有爱妾换书、宝马换书,王老师则是棉被换书,他那套破旧的《辞源》就是二十几年前用一床棉被与人换来的。王老师将听雨轩的三楼与阁楼辟为书房,雅称“唐风宋韵书屋”,入得其室,但见墙壁四周均是“顶天立地”的书架,藏满了各类专业文献。爱书至此,唯吾师矣!

王老师藏书并非为藏书而藏,为装点门面而藏。他的藏书有两个标准:一是专、精,只收集那些学术含金量大的研究专著及古籍整理著作;二是成系统,并以唐宋文学研究方面的书为中心,大凡与此相关的学术史、目录学、哲学、史学、美学、语言、宗教、诗话、笔记等皆予购藏。王老师对古代文献目录学颇熟,又身兼图书馆长之职,经常接触到全国甚至海外的图书出版信息,这使得经、史、子、集、丛五部之相关专业资料均能出现在他的插架上。

著名历史学家范文澜有联云:“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王老师已经在古代文学研究上坐了二十余年的冷板凳,取得了较丰硕的学术成果,但他从不自矜,一直抱有“多闻阙疑”的态度,并将孔老夫子的这四个字悬挂在古代文学研究所的墙壁上,时刻自警与劝人。王老师是个大忙人,除了教学、科研、学术与行政管理外,他还曾在人大、政协及民主党派中有兼职,参加诸多社会活动。曾有人采访王老师,问身兼多职是否会影响其学术研究,他以曾国藩为例答之,表示搞行政虽会或多或少影响学术研究,但二者并不十分矛盾。曾国藩曾经用一联评价其两个著名学生:“李少荃(李鸿章)拼命做官,俞荫甫(俞樾)一心著书”,其言下之意便是批评此二人不能兼顾“学”与“政”,但曾国藩本身确是政学俱佳的好例子。王老师常自我调侃,说自己既做不了曾国藩那么大的官,更没有他出经入史的大学问,但作为在曾氏故里工作的人文科学研究者,更愿以此自勉。我们衷心祝愿王老师身心顺遂,学术精进。

(原载中国苏轼研究学会主办《苏轼研究》2011年第2期,总第25期)

相关链接:

    王友胜,19636月生,湖南常德人。19991月毕业于复旦大学,获文学博士学位,20008月破格晋升为教授。现为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二级教授、中国语言文学硕士点负责人、湖南科技大学高层次人才发展计划人选、湖南省普通高校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首席专家。2004-2006年曾任湖北大学特聘教授,现为国家开放大学特聘教授。出版《苏诗研究史稿》(修订版)、《唐宋诗史论》、《民国间古代文学研究名著导读》(主著)、《韦应物集校注》(合著)、《李贺集校注汇评》(合著)等著作十余部,主编《中国古代文学论丛》、《亦鸣集》、《嘤鸣集》及《中国文学传播与接受研究》等,参编《续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等多部;在《文学评论》、《文学遗产》及韩国、日本、加拿大、马来西亚等国内外刊物发表学术论文180余篇。曾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教育部人文社科规划项目及全国高校古委会项目等科研课题16项。曾获全国第二届古籍整理图书奖二等奖、湖南省第六届社科成果三等奖、湖南省高等教育省级教学成果三等奖等十余项科研与教学奖励。曾获湖南省新世纪121人才工程人选、湖南省百人工程首批人选及湖南省普通高校学科带头人等荣誉称号6项。学术兼职有中国宋代文学学会理事、中国李白研究会常务理事兼《中国李白研究》编委、《唐代文学研究年鉴》编委、中国苏轼研究会常务理事兼《苏轼研究》编委及湖南省古代文学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等。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