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宽哥の博客

山一程,水一程,文笔诗心伴我行,矢志不渝情。风一更,雪一更,以文会友访古今……

 
 
 

日志

 
 

心中的瓦尔登湖(宽哥原创)  

2017-01-08 10:23:27|  分类: 宽哥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寻找心中那个瓦尔登湖(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心中的瓦尔登湖


读了《瓦尔登湖》以后,属于自己的生活才刚刚开始。——题记


宣布,是一张嘴

张开血盆大口

吞噬着空气和水分

天地间,仅有一丝光亮在移动


20161125日下午三点,组织部来了一男一女两个人,坐在高高的主席台上,照着稿子念完了一份文件。中心思想就是某某不再担任某某职务。一下子轻松下来,生活和身体有一种失重的感觉,用米兰·昆德拉的话说,叫做不能承受生命之轻。

朋友们很友好,纷纷请吃“伙食”,杀猪、宰羊、野味、河鲜,不一而足。大家口头上说与不说,其目的都是给心灵一个安慰。我也自己表白:“不相信,我会耍不来!”说归说,真的调整起来还有点困难,直到读到《瓦尔登湖》,走进那片蓝色的世界。

寻找心中那个瓦尔登湖(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瓦尔登湖》,蓝色封面,草字头那种蓝,像天空一样辽阔,像大海一样澄澈,一见上就让人舒坦,由舒坦而变得舒心。

184574日,28岁的梭罗独自一人来到距离康科德两英里的瓦尔登湖畔,自己动手在一片次生林中建造了一座小木屋,开始了他为期两年零两月简单的隐居生活。《瓦尔登湖》记录了他这期间的生活经历和许多思考,“是一本宁静、恬淡、充满智慧的书”,“是一本清新、健康、引人向上的书,它会让你感觉到心灵的纯净,精神的升华”,“是一本超凡入圣的书,他亲近自然的思想让世界所有的人为之怀念”。

我有病,它有药。我把《瓦尔登湖》当作一剂疗伤的药。读到一小半的时候,我写了一首诗,叫《农夫》。


每天都早起

我日出而作,我给

橘子、樱桃、红松、紫罗兰浇水

我还要在白葡萄藤下

喂一群赳赳的白鹅

一亩三分地以外

我要观察晨曦和

山水间翻飞的白鹭

如果可能

我还要观察大自然本身

事实上呢

太阳升起的时候

我也帮不上什么忙

此时唯一重要的

就是日出时我在场


诗中的我已进入角色,看得出,这剂药有了一定的疗效。“事实上呢/太阳升起的时候/我也帮不上什么忙/此时唯一重要的/就是日出时我在场”。大自然永恒,四季更替,四时常新,而我呢,有我不多,无我不少,那种哀婉的情绪依稀还在。

寻找心中那个瓦尔登湖(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日本佛学大师松原泰道说:“50岁,真正属于自己的人生才刚刚开始。”这句话我是相信的。20岁以前的日子属于父母,成年以后,结婚生子,这段光阴给了孩子。现在刚刚好,有时间有精力,为了逃避寂寞可以去旅行,为了享受寂寞,也可以去寻找心中的瓦尔登湖。让自己简单而安宁,如同大自然一样,逐去眉头上悬挂的乌云,在自我的精髓中注入一线生机。

《瓦尔登湖》中有一节叫《我生活在何处:我为何而生》,这个话题是一个生活问题,更是一个哲学问题。我现在就面临着这个问题。我想听听梭罗的意见。


我发现我自己突然跟鸟雀做起邻居来了,但不是我捕到了一只鸟把它关起来,而是我把我自己关进了它们邻近的一只笼子里。我不仅跟那些时常飞到花园和果树园里来的鸟雀极为亲近,而且跟那些更小巧的、更容易受到惊吓的森林中的鸟雀亲近了起来,它们从不或极少为村镇上的人唱小夜曲——它们是画眉、韦氏鸫、红色的唐纳雀、野山雀、怪鸱和许多别的鸟雀。

第一个星期,无论什么时候我凝望着湖水,湖给我的印象都好像山里的一泓龙潭,高高在山的一边,它的底还比别的湖沼的水平面高了不少,以至日出的时候,我看到它脱去了夜晚的雾衣,它轻柔的粼波,或它波平如镜的湖面,都渐渐地在这里那里呈现了,这时的雾,像幽灵偷偷地从每一个方向,退隐入森林中,又好像是一个夜间的秘密宗教集会散会了一样。露水后来悬挂在林梢,悬挂在山侧,到第二天还一直不肯消失。

八月里,在轻柔的斜风细雨暂停的时候,这瓦尔登湖做我的邻居,最为珍贵,那时水和空气都完全平静了,天空中却密布着乌云,下午才过了一半却已具备了一切黄昏的肃穆,而画眉在四周唱歌,隔岸相闻。瓦尔登湖,再没有比这时候更平静的了。湖上明净的空气自然很稀薄,而且给乌云映得很黯淡了,湖水却充满了光明和倒影,成为一个下界的天空,更加值得珍视。从最近被伐木的附近一个峰顶上向南看,穿过小山间的巨大凹处,看得见隔湖的一幅愉快的图景,那凹处正好形成湖岸,那儿两座小山坡倾斜而下,使人感觉到似有一条溪涧从山谷中流下来,但是,却没有溪涧。我是这样地从近处的绿色山峰之间和之上,远望一些蔚蓝的地平线上的远山或更高的山峰的。

世界上再没有比自由地欣赏广阔的地平线更幸福的人了。

……有时,我还跑到沼泽地区去。那里的松萝地衣像花彩一样从云杉上垂悬下来,还有一些菌子,它们是沼泽诸神的圆桌,摆设在地面,更加美丽的香樟像蝴蝶或贝壳点缀在树根。淡红的石竹和山茱萸生长着,红红的桤果像妖精的眼睛似的闪亮,野冬青的浆果美得更使人看了流连忘返。此外还有许许多多野生的不知名的禁果使人目眩五色,它们太美了,不是人类应该尝味的。

……夜晚,月光从森林深处一个个树桩上反射回来,仿佛它在照耀万物时有所选择,星星点点的光芒使人想起一种叫做月亮籽的植物——似乎是月亮把它们种在这些地方。


读到这些文字,身不由己,心灵被再一次触动和激活,犹如一只彩蝶把山间斑斓的野牡丹花蕊上的花粉传授到了我的心田里一样,愉快得颤抖。情绪受到了深深的感染,我写下了这样的诗行。


我独自一人

驾一辆牛车

逍遥悠闲,去

寻一路芳草和山花烂漫

作深呼吸,吮吸

干净的阳光和清新的空气

寻找心中那个瓦尔登湖(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呵呵,病情消失,身体痊愈。心气顺了,阅读成为十分快乐的事情,好似夏日的夜晚沐浴着瓦尔登湖上习习的微风,扬起心灵的风帆,时而漫溯,时而畅游。


一个湖是风景中最美丽、最富于表情的姿容。它是大地的眼睛。观看着它的人同时也可衡量自身天性的深度。湖边的树是这眼睛边上的睫毛,而四周树木郁郁葱葱的群山和悬崖,则是悬在眼睛上的眉毛。


从山顶上看,瓦尔登湖反映天空的颜色,可是走近了看,在你能看到近岸细沙的地方,水色先是黄澄澄的,然后是淡绿色的了,随后逐渐地加深起来,直到水波一律地呈现了全湖一致的深绿色。


春天来临,风陡然向东拂过它不透光的表面,直到吹皱那远处活的水波。看这缎带似的水在阳光底下闪耀,真是太光辉灿烂了。湖的颜容上充满了快活和青春,似乎它也说明了游鱼之乐,以及湖岸上的细沙的快乐。这是银色鱼鳞上的光辉,整个湖仿佛是一条活跃的鱼。


我在湖上消磨了好些光阴,像和风一样地在湖上漂浮过,我先把船划到湖心,而后背靠在座位上,在一个夏天的上午,似梦非梦地醒着,直到船撞在沙滩上,惊动了我,我就欠起身来,看看命运又把我推送到哪一个岸边来了。那种日子里,清闲是最诱惑人的事业,我这样偷闲地过了许多个上午。我宁愿把一日之计在于晨的最宝贵的光阴这样虚掷。因为我是富有的,虽然这话与金钱无关,我却拥有阳光照耀的时光以及夏令的日月,我挥霍着它们。我并没有把它们更多地浪费在工场中,或教师的讲台上,这我也一点儿不后悔。


秋水长天。瓦尔登湖这一面镜子,石子敲不碎它,它的水银永远擦不掉,它的外表的装饰,大自然经常地在那里弥补。没有风暴,没有尘垢,能使它常新的表面熠熠生辉。这一面镜子,如果有任何不洁落在它面上,马上就沉淀。太阳的朦胧的刷子常在拂拭它——这是光的拭尘布——呵气在上,也留不下形迹,成了云,它就从水面漂浮到高高的空中,却又立刻把它反映在它的胸怀中了。

九月一日,我看到三两株小枫树的树叶已经红了,隔湖,就在三株岔开的白杨树下,在一个湖角上,靠近着水。啊!它们的颜色诉说着如许的故事。慢慢地,一个又一个星期,每株树的性格都暴露了,它欣赏着照见在湖的明镜中的自己的倒影。每个早晨,这一画廊的经理先生取下墙上的旧画,换上一些新的画幅,新画更鲜艳或者色彩更和谐,非常出色。


水汪汪的微抖的湖水,对任何呼吸都异常敏感,能反映每一道光和影。可是到了冬天,就冻结了一英尺,一英尺半,也许冰上还积了一英尺深的雪,使你分辨不出它是湖还是平地。我先是穿过一英尺深的雪,然后又穿过一英尺厚的冰,在我的脚下开一个窗,就跪在那里喝水。从窗口望到那安静的鱼的客厅,那儿充满了一种柔和的光,仿佛是透过了一层磨砂玻璃照进去似的,那细沙的底还跟夏天的时候一样,在那里一个并无波涛而有悠久澄清之感的地方,正被琥珀色一样的黄昏统治着,和那里的居民的冷静与均衡气质完全协调。天空在我脚下,正如它之又在我头上。

寻找心中那个瓦尔登湖(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见证了瓦尔登湖的春夏秋冬,我的心灵也在那里皈依。春天草色青青,夏日雨露滋润,秋来阳光普照,到了冬季也不会结冰。

合上《瓦尔登湖》,一股清凉的湖水汇入心间,清澈见底,将我的心境荡涤得如湖水一般,不染纤尘。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717日夜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