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宽哥の博客

山一程,水一程,文笔诗心伴我行,矢志不渝情。风一更,雪一更,以文会友访古今……

 
 
 

日志

 
 

【转载】里尔克的诗/名句/经典语录3  

2017-01-19 23:03:48|  分类: 游走在心中的诗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渐渐平息的生命多少同样的变数,昏昏沉沉的痛苦多少同样的梦

果园

    是的,我们必须屈从于一切终极的力量;不羁是我们的问题,尽管有无尽的悔悟。

果园

    这些误解是关于名字的,而不是关于事业的,而这事业远远超出了名字的声望和局限,成了无名的

里尔克散文

    现在你该读《尼尔?律内》了,那是一部壮丽而深刻的书;越读越好像一切都在书中,从生命最轻妙的芬芳到它沉重的果实的厚味。这里没有一件事不能被我们去理解、领会、经验,以及在回忆的余韵中亲切地认识;没有一种体验是过于渺小的,就是很小的事件的开展都像是一个大的命运,并且这运命本身像是一块奇异的广大的织物,每条线都被一只无限温柔的手引来,排在另一条线的旁边,千百条互相持衡。你将要得到首次读这本书时的大幸福,通过无数意料不到的惊奇仿佛在一个新的梦里。可是我能够向你说,往后我们读这些书时永远是个惊讶者,它们永不能失去它们的魅力,连它们首次给予读者的童话的境界也不会失掉。

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

    今日无房者,不再为自己造房,今日孤独者,将会长期这样。

 

       不能计算时间,年月都无效,就是十年有时也等于虚无。艺术家是:不算,不数;像树木似的成熟,不勉强挤它的汁液,满怀信心地立在春日的暴风雨中,也不担心后边没有夏天来到。夏天终归是会来的。但它只向忍耐着的人们走来;他们在这里,好像永恒总在他们面前,无忧无虑地寂静而广大。我天天学习,在我所感谢的痛苦中学习:''忍耐''是一切!

给青年诗人的信

    要谅解那些进入老境的人们;他们对于你所信任的孤独是畏惧的。要避免去给那在父母与子女间常演出戏剧增加材料;这要费去许多子女的力,消蚀许多父母的爱,纵使他们的爱不了解他们;究竟是在爱着、漫暖着我们。不要向他们问计,也不要计较了解;但要相信那种为你保存下来像是一份遗产似的爱,你要信任在这爱中自有力量存在,自有一种幸福,无须脱离这个幸福才能扩大你的世界。

给青年诗人的信

    你是未来,是漫天朝霞,高悬在永恒的旷野。你是时间之夜的鸡鸣,是朝露、晨祷和少女,是异乡男子、母亲与死亡。

你是未来,是漫天朝霞

    围绕罗丹产生的误解是非常多的,澄清这些误解,是一项长期而艰难的任务。这也是没有必要的;这些误解是关于名字的,而不是关于事业的,而这事业远远超出了名字的声望和局限,成了无名的,如同一片平原是无名的,或者如同一片大海。只在地图上,在书籍里和人们的心目中有一个名称,而实际上只是辽阔、运动和深沉。

里尔克散文

    他的艺术不是建筑在一个伟大观念上,而是建筑在一个小而诚实的实践上,建筑在可以企及的事物上,建筑在一种能力上。

里尔克散文

    但是一个“个人”能够认清,很清晰地生活(如果因为“个人”是要有条件的,那么我们就说是“寂寞的人”),他能够想起,动物和植物中一切的美就是一种爱与渴望的、静静延续着的形式;他能够同看植物一样去看动物,它们忍耐而驯顺地地结合、增殖、生长,不是由于生理的享乐也不是由于生理的痛苦,只是顺从需要,这个需要是要比享乐与痛苦伟大,比意志与抵抗还有力

给青年诗人的信

    你要想念你自己和你的感觉;万一你错误了,你内在的生命自然的成长会慢慢地随时使你认识你的错误,把你引到另外一条路上。

给青年诗人的信

    让你的判断力静静地发展,发展跟每个进步一样,是深深地从内心出来,既不能强迫,也不能催促。一切都是时至才能产生。让每个印象与一种情感的萌芽在自身里、在暗中、在不能言说、不知不觉、个人理解所不能达到的地方完成。以深深的谦虚与忍耐去期待一个新的豁然贯通的时刻:这才是艺术地生活,无论是理解或是创造,都一样。

给青年诗人的信

    (雕塑)必须获得自己固定的位置,而不是任意把它摆放在那个位置上,必须把它安置在一个静止而持续的空间里,安置在它的伟大规律里。人们必须把它置于一个合适的环境里,像置于壁鏧里一样,给它一种安全感,一个立脚点和一种尊严,这尊严不是来自它的重要性,而是来自它的平凡的存在。

里尔克散文

    倘若我呼喊,天使的序列中间,有谁听得见我?

杜依诺哀歌

       

    主呵,是时候了,当夏日的辉煌已成过去 
    你倚在日晷旁边的身影 
    释放了田野的阵阵清风。 

    为了使当下的果实得以成熟 
    你又让三两个秋日的酷暑 
    把甜味注入葡萄,酿就美酒。 

    现在,没有住屋者将不再造屋; 
    现在,孤独者将永远孤独, 
    在漫漫长夜,不停地阅读、写作, 
    而后在大街上,徘徊踯躅, 
    不安地,看落叶与秋风相互追逐。 

    豹——巴黎植物园 

    牠的目光因无限延伸的栅栏而疲惫, 
    牠的爪子即使伸出栅栏也

花子

    我们只是一一经过这一切如同空气对流。这一切都一致地对我们秘而不宣,一半或许是作为羞耻,而一半是作为不可言说的希望。

杜伊诺哀歌

    在春天或者在梦里,我曾经遇见过你。

 

    我愿做屋内唯一一个了解寒夜的人。

 

       我爱你,以至柔的法度, 
    与你角力中,我们得以成熟; 
    你,我们挥之不去的乡愁, 
    你,我们从未走出的森林, 
    你,我们每一次沉默唱出的歌曲, 
    你,黑暗的网, 
    情感在逃遁中坠入。 
    在你开始我们的那一日, 
    你无限伟大地开始自己, 
    我们成熟在你的阳光下, 
    广布四野,落地生根, 
    于是你在人、天使和圣母之中 
    得以静静地成就自己。 
    且让你的手止息在天国之陂, 
    且默默承受,我们暗中对你的作为。

我爱你,以至柔的法度

    如果我哭喊,各级天使中有谁能听见我?

 

       这些女人 
    你几乎妒忌她们 
    这些弃妇 
    你发现比知足的女人更多情 
    重新来过 
    一次次唱出那不可企及的颂歌吧!

杜伊诺哀歌

       我们一点也不知道这一番分离, 
    因它非我们能体验。我们并没有 
    理由来对死亡表示过分的惊奇 
    或爱或仇恨,一个假面上的唇口 
    发出悲叹来就使它全改了外形。

死亡

    我不能评论你的诗艺;因为每个批评的意图都离我太远。再没有比批评的文字那样同一件艺术品隔膜的了;同时总是演出来较多或较少的凑巧的误解。一切事物都不是像人们要我们相信的那样可理解而又说得出的;大多数的事件是不可信传的,它们完全在一个语言从未达到过的空间;可是比一切更不可言传的是艺术品,它们是神秘的生存,它们的生命在我们无常的生命之外赓续着。

给青年诗人的信

    你的每封信都永远使我欢喜,可是你要宽恕我的回答,它也许对你没有什么帮助;因为在根本处,也正是在那最深奥、最重要的事物上我们是无名地孤单;要是一个人能够对别人劝告,甚至帮助时,彼此间必须有许多事情实现了,完成了,一切事物必须有一个完整的安排,才会有一次的效验。

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

    即使在这样的时候:贫穷每天有增无减地使他惊骇不已;他的头脑成了苦难的宠物,逐渐变得破烂不堪;他浑身上下到处鼓起了脓包,酷似面对灾难的昏暗而睁大的泪眼;他害怕那堆垃圾,他被抛在这里,也许由于他和垃圾是同类吧——即使在这样的时候,只要一想到可能得到的回报,他就会感到无以复加的恐惧。迄今为止的所有黑暗比起那种拥抱带来的浓厚悲哀又算得了什么呢?一经这种拥抱就会失落一切。醒来时不是有一种未来无望的感觉吗?不是在毫无目的地浪游四方而没有经历各种危险的权利吗?不是只好千百次地允诺不去死吗?也许正是因为这种不愉快的回忆十分执拗,三番五次地涌上心头,他才在碎屑残渣中觅到一席之地得以苟延残喘吧。

里尔克集

    这里所说的这种事业已经生长了许多年,每天都在生长,像一片森林一般,时刻不停。人们徜徉在他的上千件作品当中,为这事业所包含的丰富创造与发明所倾倒,人们不由自主地寻找双手,这个世界就是从这双手里产生出来的。人们记起人的双手是多么渺小,它们疲倦得多么迅速,供它们活动的时间是多么稀少。人们要求看看这双手,它们生活过,像上百双手那样,像一群有着双手的民众那样,他们在日出之前便起床踏上了这项事业的遥远道路。人们询问驾驭这双手的人。这人是谁?

里尔克散文

    在这些岁月里,他依旧作为无名之辈成熟为一位大师,熟念地掌握了自己的手段,他继续工作、思考、尝试,不受与他无关的时代的影响。他的发展就是在这种不受干扰的寂静中进行的,后来,当人们围绕著他展开争论,反对他的作品时,或许就是这种环境给了他那么巨大的自信心。那时当人们开始怀疑他时,他反倒不再怀疑自己。

里尔克散文

       我爱我本质的幽暗时分 

    我爱我本质的幽暗时分, 
    在其中我的感官渐渐深沉。 
    在其中仿佛在旧日的信笺,我发现 
    已然被生活过的我的日常生活, 
    已然杳如传说,已然被克制。 

    从其中我获知,我拥有空间, 
    通往第二个无时限的宽广生活。 
    时而我好像那棵树, 
    成熟而簌簌,在一座坟茔上空 
    将梦实现,实现逝去的少年的 
    (此时已被温暖的树根拥着) 
    曾在伤悲与歌唱中遗失的梦。

我爱我本质的幽暗时分

    这些坟墓中是否有生命的余味?而蜜蜂,它们是否在花的嘴里找到了一个缄默着的近乎词的东西?哦,花儿,我们的幸福本能之囚徒,你们是否与我们血脉里的死亡一道返归我们?花儿啊,如何才能摆脱我们的支配?如何才能不成为“我们的”花儿?玫瑰是否在疏远我们,以她全部的花瓣?她是否只想成为玫瑰,仅仅是玫瑰?在如此多的的眼睑下作无人之眠?

里尔克集

    人们记起人的双手是多么渺小,它们疲倦得多么迅速,供它们得活动的世间是多么稀少。

里尔克散文

    要容忍心里难解的疑惑,试着去喜爱困扰你的问题。不要寻求答案,你找不到的,因为你还无法与之共存。

 

       玫瑰集 


    一朵玫瑰,就是所有玫瑰 
    而这一朵:她无可替代

 

       一切寻找你的人 
    都想试探你; 
    那些找到你的人 
    将会束缚你, 
    用图画,用姿势。 
    我却愿理解你, 
    像大地理解你, 
    随着我成熟 
    你的王国也会 
    成熟。 
    我不想从你那儿获得 
    证明你存在的虚荣。 
    我知道:时光有自己的 
    名姓,你有你的 
    姓名。 
    不要为我显示奇迹。 
    让你的诫律合乎情理, 
    让它们一代一代 
    更加明晰。

 

       死真放肆。 
    我们是他的 
    笑口。 
    当我们紫的于生, 
    他敢在 
    我们心上哭

 

        叶片在落,像从远方落下来, 
    仿佛遥远的花园在空中凋零; 
    它们落着,用手势说“不”。 

    而夜间沉重的地球 
    从所有星辰落进了寂寞。 

    我们都在落。这只手也在落。 
    请看另一只手:它在一切手中间。 

    但有一个人,用他的双手 
    无限温存地捧住了这种降落

       先觉 

    我像一面旗帜被空旷包围, 
    我感到阵阵来风,我必须承受; 
    下面的一切还没有动静: 
    门轻关,烟囱无声; 
    窗不动,尘土还很重。 

    我认出风暴而激动如大海。 
    我舒展开来又卷缩回去, 
    我挣脱自身,独自 
    置身于伟大的风暴中。

 

    人是存在与虚无的中介。这种超越,是将自身和所有一切我们参与其中的事物都转向内部,转向存在的本源。

意识的转换

    我既然预先写出这样的意见,可是我还得向你说,你的诗没有自己的特点,自然暗中也静静地潜伏着向着个性发展的趋势。我感到这种情形最明显的是在最后一首《我的灵魂》里,这首诗字里行间显示出一些自己的东西。还有在那首优美的诗《给雷渥琶地》也洋溢一种同这位伟大而寂寞的诗人精神上的契合。虽然如此,你的诗本身还不能算什么,还不是独立的,就是那最后的一首和《给雷渥琶地》也不是。我读你的诗感到有些不能明确说出的缺陷,可是你随诗寄来的亲切的信,却把这些缺陷无形中给我说明了。

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

    “总有那么一些时日,我们周围的一切事物都会显得那么晶莹透明和轻逸缥缈;它们在明亮的空气中简直无迹可寻,而同时又清晰可辨。那些近在眼前的事物也仿佛具有了距离,显得遥远起来,只能远远地观看,而不能触摸。”

马尔特手记

       我的心神 
    都聚集在敏感的日子里。 
    我正被日子抓紧。 
    在我领悟时辰的秘密之前, 
    任何事物 
    都不曾完整,仅处于等待、短暂、破碎之中。 
    我的目光变得坚定,就像新娘 
    温柔地走近那命定要发生的事情 
    这一切多么细小,但我的敏感 
    却已将时辰的肖像放大在金色的背景中 
    我将它猎获,但愿已察觉到谁的灵魂 
    在其中焕发,并渐渐显露……

怎样的时辰

       玫瑰,纯粹的矛盾,乐 
    为无人的睡梦,在众多 
    眼睑下。

里尔克的墓志铭

    我认出风暴,而激动如海

 

       你衡量你等待 
    多少回被充盈 
    当一个生命倾泻焦急 
    向着另一个生命 

    你分离你吸引 
    你多变如海 
    你是镜,突然,在我们面容映照的地方 
    混入我们所望见的一切,穿过它 

    自由被影响的样板 
    因为命运的存在 
    它把我们抓住 
    巨大多余的外界跟我们自己等和

       严重的时刻 

    谁此刻在世界上某处哭。 
    无端端在世界上哭, 
    在哭着我。 

    谁此刻在世界上某处笑, 
    无端端在世界上笑, 
    在笑着我。 

    谁此刻在世界上某处走。 
    无端端在世界上走, 
    向我走来。 

    谁此刻在世界上某处死。 
    无端端在世界上死, 
    眼望着我

严重的时刻

    罗丹得到他的荣誉之前是寂寞的。一旦荣誉到来也许会使他更加寂寞。因为荣誉归根结底只是围绕著一个新的名字聚集起来的一切误解的化身。

里尔克散文

    他觉得波德莱尔是一个走在他前面的人,是一个不受各种面孔迷惑的人,是一个寻找肉体的人,在它们身上生活更加伟大,更加残酷和更加动荡不安。

里尔克散文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