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宽哥の博客

山一程,水一程,文笔诗心伴我行,矢志不渝情。风一更,雪一更,以文会友访古今……

 
 
 

日志

 
 

【转载】里尔克的诗/名句/经典语录2  

2017-01-19 23:02:44|  分类: 游走在心中的诗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容忍心里难解的疑惑,试着去喜爱困扰你的问题。也许有一天,不知不觉,你将渐渐活出写满答案的人生。

给一位年青诗人的信

       人到世上来,是艰难而孤单。 
    人在遇见了艰难,遇见了恐怖,遇见了严重的事物而无法应对时,便会躲在习俗的下边去求它的庇护。它成了人们的避难所,却不是安身立命的地方。——谁若是要真实地生活,就必须脱离开现成的习俗,自己独立成为一个生存者,担当生活上种种的问题,和我们的始祖所担当过的一样,不能容有一些儿代替。

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

    我们感受身体的快感并不是坏事;所不好的是:几乎一切人都错用了、浪费了这种经验,把它放在生活疲倦的地方当作刺激,当作疏散,而不当作向着顶点的聚精会神。

给青年诗人的信

        给我片刻时光吧!我要比任何人都 
    爱这些事物 
    直到他们与你相称,并变得广阔。 
    我只要七天光阴,七天 
    尚未有人记录过的七天, 七页孤独。

 

       我想成为你 

    我想梦见轻柔的梦 
    用你藤须般的光华装扮我的房间,迎接你 
    我想将你双手对我的双手和头发的恩赐带进我的黑夜 
    我不再与他人交谈,以此留住你字句的回响 
    它颤动着,像一种在我的绰约之上的绰约,让你的声响丰淳 
    落日西沉,我希望在黑暗里看见更多 
    为了在你眼神之火中点燃你千百遍轻声的献祭 
    我想将自己奉献给你,我想在你心中升起 
    如同孩子在喧响欢呼的清晨中祈祷 
    如同焰火在最孤独的星辰里燃烧 
    我想成为你

致莎乐美的信

    被爱者生活艰难,而且危机四伏。啊,她们应该超越自己成为爱人者才对。只有爱人者才能高枕无忧,她们不会被人怀疑,也不会暴露自己。

布里格随笔

    你要为你的成长欢喜,可是向那里你不能带进来一个人,要好好对待那些落在后边的人们,在他们面前你要稳定自若,不要用你的怀疑苦恼他们,也不要用你的信心或欢悦惊吓他们,这是他们所不能了解的。

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死, 
    无缘无故在世上死。 
    望着我。

严重的时刻

    我们目睹了,发生过的事物,那些时代的豪言壮语,并非为我们所说。有何胜利可言?挺住就是一切。

    我们,逝者中的逝者。每个一次,仅仅一次。一次即告终。我们也一次。永不复返。但这一次曾在,哪怕仅仅一次。尘世的曾在,似乎不可褫夺。

杜伊诺哀歌

 

       瞧 
    我们的白昼是如此委屈 
    夜晚却又充满恐惧 
    在木然的白色不安中 
    我们走向你 
    红色的蔷薇

少女的祈祷

       我愿坐在谁身边, 唱一支歌来催眠。 我愿轻轻哼唱着摇你入睡, 守护你沉入又走出梦寐。 我愿是房屋里唯一的人, 懂得什么叫夜凉如水。 我愿向里里外外四下里倾听, 向你,向世界,向森林—— 时钟敲响着召唤每一个人, 人们直看见时间的底蕴。 下边走过一位陌生人, 惊起奇怪的犬吠数声。 随后是一片寂静。 我睁大双眼对你凝睇。 他们轻轻扶着你让你离去, 正当有什么骚动在黑暗里。

里尔克集

       如果有一种悲哀在你面前出现,它是从未见过地那么广大 
    如果有一种不安,像光与云影似地掠过你的行为与一切工作,你不要恐惧 
    你必须设想, 
    那是有些事在你身边发生了, 
    那是生活还没有忘记你, 
    它把你握在手中,它永不会让你失落

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

       遮住我的双眼,我依然能看见你 
    捂住我的双耳,我依然能听见你 
    没有了双脚,我依然能走向你 
    没有了双唇,我依然能呼唤你 
    折断我的双臂,我依然能用我的心代替我的双手拥抱你的影子 
    摘去我的心脏,我的大脑依然在跳动 
    即使我的大脑被烧毁 
    我依然能用全身的血液托浮起你!

 

       一个时刻起,尘世间有更多围绕着 
    一个事物,围绕着一个花冠。 
    片刻前这轻盈的叶……我在编结: 
    而此刻这常春藤异常沉重, 
    被晦暗充满,仿佛从 
    我的事物中吸吮未来的黑夜。 
    此刻我几乎因将临的黑夜而恐惧, 
    孤独地伴着我制作的这个花冠, 
    毫无预感,当藤蔓缠满 
    冠饰的时候,会有什么出现; 
    我完全只需要理解: 
    有什么可能已经不在。何等地迷失 
    在从未觉察的念头里啊,里面那些神奇的事物, 
    想必我已经见过一次… 
    你知道 
    扁桃开花的姿容, 
    你知道湖是蓝色的。 
    许多事情,只有体验过初恋的女性 
    才能够感觉到,—— 
    你都知道。大自然对你耳语, 
    在南方暮色苍茫的日子里, 
    告诉你无尽的美 
    一如从前,唯有那些有福的人

安魂曲节选 :献给克拉拉·韦斯特霍夫

       当你感到渴念,就歌唱恋爱中的女人吧; 
    因为她们著名的激情仍然不是不朽的。 
    歌唱被抛弃和凄惨的女人(你几乎要羡慕她们), 
    她们可以爱得比那些满足者更为纯粹。

杜伊诺哀歌

       谁这时没有房屋,就不必建筑, 谁这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就醒着,读着,写着长信, 在林荫道上来回 不安地游荡,当着落叶纷飞。

秋日

       一切寻找你的人,都想试探你; 
    那些找到你的人,将会束缚你,用图画、用姿势。 
    我却愿意理解你,像大地理解你,随着我成熟,你的王国也会成熟。

一切寻找你的人

    如果你觉得你的日常生活很贫乏,你不要抱怨生活;还是怨你自己吧,怨你心中还没有足够的诗意去体会生活的丰富。

给青年诗人的信

    愿我有朝一日向赞许的天使高歌大捷和荣耀,愿心锤明快的敲击无一遗漏,紧扣松弛、疑惑和断裂的琴弦,愿我流泪的脸庞增添我的光彩,愿暗暗哭泣如花绽放。

杜伊诺哀歌

       对于你心里一切的疑难要多多忍耐,要去爱这些“问题的本身”,像是爱一间锁闭了的房屋,或是一种用别的文字写成的书。现在你不要去追求那些你还不能得到的答案,因为你还不能在生活里体验到它们。 
    身体的快感是一种感官的体验,与净洁的观赏或是一个甜美的果实放在我们舌上的净洁的感觉没有什么不同;它是我们所应得的丰富而无穷的经验,是一种对于世界的领悟,是一切领悟的丰富与光华。 
    人要更谦虚地去接受,更严肃地负担这充满大地一直到极小的物体的神秘,并且去承受和感觉。

给青年诗人的信

       凡是使你集中向上的感情都是纯洁的 但那只捉住你本性的一方面,对你有所伤害的情感是不纯洁的 凡是在你童年能想到的事都是好的 凡能够使你比你从前最美好的时刻还要更丰富的 都是对的。

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

    你低声说死,高声说生。一再重复的是:存在。

 

    在罗丹的身上有一种深沈的耐性,这种耐性几乎令他默默无闻,一种沈默的、从容的忍耐,这是天性中巨大的耐性和宽容的一部分,为了默默而严肃地走在通往丰裕的宽阔道路上,这种耐性不著手做任何事情。

里尔克散文

       如果我叫喊 
    谁将在天使的序列中听到我 
    即使他们之中有一位突然把我拥到他胸前 
    我也将在他那强大的存在的力量中消失

杜伊诺哀歌

       孤寂好似一场雨。 
    它迎着黄昏,从海上升起; 
    它从遥远偏僻的旷野飘来, 
    飘向它长久栖息的天空, 
    从天空才降临到城里。 
    孤寂的雨下个不停, 
    在深巷里昏暗的黎明, 
    当一无所获的身躯分离开来, 
    失望悲哀,各奔东西; 
    当彼此仇恨的人们 
    不得不睡在一起: 
    这时孤寂如同江河,铺盖大地……

寂寞

       将自己的宝贵生命舍弃 
    能如此爱着我的人是谁 
    甘愿为我沉入深海 
    以死相殉之人若是存在 
    那时我将从石像中获得解脱 
    而且生命……生命也将复苏 

    可是 

    在负载着至重之物的生命旅程中 
    如果终有一日我能重返人世 
    那个时候,我会独自一人哭泣吧 
    会为了我曾经的石像而哭泣吧 
    即使我的血液如同葡萄酒那般滴滴鲜红 
    又能有什么用呢 
    便是如此想将爱我的人 
    自水底深处唤醒 
    依然无法做到……

石像之歌

       玫瑰,噢,纯粹的矛盾,欲望, 旁若无人地长眠于众人的眼睑下。

 

    我听见风暴而激动如大海

 

       我像一面旗帜被空旷包围, 
    我感到阵阵来风,我必须承受; 
    下面的一切还没有动静: 
    门轻关,烟囱无声; 
    窗不动,尘土还很重。 

    我认出风暴而激动如大海。 
    我舒展开来又卷缩回去, 
    我挣脱自身,独自 
    置身于伟大的风暴中。

    怎么狂暴和寂静都像风雷与星光似的认识你?——因为我赞美。

啊,诗人,你说,你做什么…

    因为现实与美好之间总有一种古老的敌意

安魂曲

       我不要这些半虚半实的假面, 
    宁愿要木偶。实心的木偶。 
    我愿意忍受填塞的身躯,牵引线, 
    给人看的脸。在此。我在戏台前。 
    即使灯已熄灭,即使告诉我: 
    散场了——,即使虚空 
    随灰色的气流从台上传来, 
    即使不再有沉寂的先祖 
    与我同座,不再有女人, 
    甚至不再有棕色斜眼的男童: 
    我仍然在此。观看永无终止。

里尔克集

    愿你自己有充分的忍耐去担当,有充分单纯的心去信仰。

给青年诗人的信

    好好忍耐,不要沮丧,如果春天要来,大地就使它一点点地的完成,我们所做的最少量的工作,不会比大地之于春天更为艰难。

 

    我的看不见的风景中最美的部分,是你使我为看不见的天使所认识。

悲叹

       玫瑰,哦,纯粹的矛盾,欣喜,在如此多的眼睑下,作无人之眠。我看见你,玫瑰,微微开启的书,包含如此多的书页写有具体明晰的幸福而无人得以解读。魔法之书,向风儿敞开,闭上眼睛才能阅读…… 蝴蝶从那里扑翅而出有了同样的思路。

里尔克集

    像一个人航行在陌生的海洋,我厕身于永远的土著;他们的桌上是丰盛的白昼,而我意在充满图像的地方

孤独者

    你不要让你被它支配,尤其是在创造力贫乏的时刻。在创造力丰富的时候你可以试行运用它,当作一种方法去理解人生。纯洁地用,它就是纯洁的,不必因为它而感到羞愧

给青年诗人的信

    “情欲地生活,情欲地创作。”——其实艺术家的体验是这样不可思议地接近于性的体验,接近于它的痛苦与它的快乐,这两种现象本来只是同一渴望与幸福的不同的形式。若是可以不说是“情欲”,——而说是“性”,是博大的、纯洁的、没有被教会的谬误所诋毁的意义中的“性”,那么他的艺术或者会很博大而永久地重要。他诗人的力是博大的,坚强似一种原始的冲动,在他自身内有勇往直前的韵律爆发出来像是从雄浑的山中。

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

       我总觉得这是好,我总觉得这想象的精灵随处不在,我总觉得我的房间总是满的。但我总觉得这其实并不够那么好 ~ 这是最重要的:在你夜深最寂静的时刻问问自己:我必须写吗?你要在自身内挖掘一个深的答复。若是这个答复表示同意,而你也能够以一种坚强、单纯的“我必须”来对答那个严肃的问题,那么,你就根据这个需要去建造你的生活吧;你的生活直到它最寻常最细琐的时刻,都必须是这个创造冲动的标志和证明。

给青年诗人的信

    青年人常犯的错误是,将生命任意抛弃,甚至陷入窒闷,颠倒,混乱的状态。这期间每个人都为了别人失掉自己,同时也失掉别人,並且失掉许多还要来到的别人,失掉去多广元与可能性。

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

       你还会流泪吗?不会了。你泪水的力量和奔流, 你已经将之化为你成熟的凝望, 你正在将你身内所有的液体 转化成一个强健的存在,那个存在 上升着循环着,状态平衡而又盲目莽撞。

里尔克集

    他的真正的发展是顺便进行的,被挤压到休息当中,挤压到傍晚时分,在孤独寂寞的深夜里才有舒展的机会,他必须多年承受这种精力的分散。

里尔克散文

       让枝头最后的果实饱满;再给两天南方的好天气,催它们成熟,把最后的甘甜压进浓酒。

 

       寂寞像一阵雨。 
    它从大海向黄昏升去; 
    从遥远而荒凉的平芜, 
    它升向了它久住的天国。 
    它正从天国向城市降落。 

    像雨一样降下来在暧昧的时刻。 
    那时一切街道迎向了明天, 
    那时肉体一无所得, 
    只好失望而忧伤地分散; 
    那时两人互相憎厌, 
    不得不同卧在一张床上: 

    于是寂寞滚滚流淌......

寂寞

    那些人,你几乎嫉妒他们,被遗弃者们,你发现他们比被抚慰着爱得更深。

杜伊诺哀歌

    何来胜利可言,挺住意味着一切。

 

    爱,很好;因为爱是艰难的。以人去爱人:这也许是给与我们的最艰难、最重大的事,是最后的实验与考试,是最高的工作,别的工作都不过是为此而做的准备。所以一切正在开始的青年们还不能爱;他们必须学习。他们必须用他们整个的生命,用一个长久的专心致志的时期,爱就长期地深深地侵入生命——寂寞,增强而深入的孤独生活,是为了爱着的人。爱的要义并不是什么倾心、献身、与第二者结合(那该是怎样的一种结合呢,如果是一种不明了,无所成就、不关重要的结合?),它对于个人是一种崇高的动力,去成熟,在自身内有所完成,去完成一个世界,是为了另一个人完成一个自己的世界,这对于他是一个巨大的、不让步的要求,把他选择出来,向广远召唤。

里尔克集

    你闪亮得像一只奔跑的鹿,而我是黑暗,我是森林

 

       是的,春天大概需要你。某些星辰 
    大概要求你察觉它们。从逝去的事物 
    曾经涌起一朵波浪,或者当你路过 
    敞开的窗门,一阵琴声悠悠传来。 
    这一切皆是使命。但你是否完成? 
    你不是始终分心于期望,仿佛一切 
    向你预示了一个爱人的来临? 
    (你让她何处藏身,既然伟大而陌生的思想 
    在你身上进进出出,时常留在夜里。) 
    倘若渴望爱情,你就歌唱恋人吧! 
    她们闻名的感情远未达到不朽。 
    那些被遗弃的恋人,你几乎妒忌她们, 
    似乎她们比被满足者爱得更深。 
    始终重新开始不可企及的赞美吧; 
    你想:英雄与世长存,纵使毁灭 
    也只是他存在的凭借:最终的诞生。

里尔克集

    这里没有一件事不能被我们去理解、领会、经验,以及在回忆的余韵中亲切地认识;没有一种体验是过于渺小的,就是很小的事件的开展都像是一个大的命运,并且这运命本身像是一块奇异的广大的织物,每条线都被一只无限温柔的手引来,排在另一条线的旁边,千百条互相持衡。

给青年诗人的信

       全部世界历史都被误解了,这可能吗?已往的历史都是虚假的,因为人们总是谈论大众,谈论汇聚在一起的众人,而不去注意个人(众人围拢在个人身旁,因为他是陌生的濒死者),这可能吗? 
    是,这是可能的。 
    坚信必须追补在自己出生之前就已发生的事情,这可能吗?必须回忆每一个生活在过去年代的先人,而且确实知道他们的情况,不使自己被持其他见解的人说服,这可能吗? 
    是,这是可能的。 
    所有这些人都对一种从未存在过的”已往“了如指掌。这可能吗?一切真实性对他们来说都等于零,他们的生活与一切无关,宛如空屋中的挂钟一样摆动着,这可能吗? 
是,这是可能的。

里尔克集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喜欢 推荐 0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最近读者

热度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关闭
玩LOFTER,免费冲印20张照片,人人有奖!=nbsp;=nbsp;=nbsp;=nbsp;=nbsp;我要抢text

评论

<独,area name="js"> this.p={ m:2, b:2, loftPerm renk:'', id:'fks_087075082084o80065083086095075072087083067086083081067081082', blogTitle:'【转载】里尔克的诗/名句/经典语录2', blogAbstract:'

  =nbsp;=nbsp;要容忍心里难解的疑惑黑试着去喜爱困扰你的问题。也许有一天;m不知不觉,你将渐渐活出写满答案的人生。\n\n

', blogTag:'', blogUrl:'blog/static/12t257054201701911244t2', isPublished:1, istop:false, type:0, modifyTime:14849o6712t67, publishTime:1484838164092, perm renk:'blog/static/12t257054201701911244t2', commentCount:0, mainCommentCount:0, recommendCount:0, bsrk:-100, publisherId:0, recomBlogHome:false, currentRecomBlog:false, attachmentsFileIds:[], vote:{}, groupInt;:{}, friendstatus:'n>', followstatus:'unFollow', pubSucc:'', visitorProvince:'', visitorCity:'', visitorNewUser:false, postAddInt;:{}, mset:'000', mcon:'', srk:-100, remindgoodnightblog:false, isBlackVisitor:false, isShowYodaoAd:true, hostIntro:'', hmcon:'1', selfRecomBlogCount:'0', lofter_single:'' } <独,area name="jst" id="m-3-jst-1"> {list a as x} {if !!x}

{if x.visitorName==visitor.userName} ${x.visitorNickname|escape} {else} ${x.visitorNickname|escape} {/if}
{if x.moveFrom=='wap'}   {elseif x.moveFrom=='iph>'}   {elseif x.moveFrom=='android'}   {elseif x.moveFrom=='mobilt'}   {/if} ${fn(x.visitorNickname,8)|escape}
{/if} {/list} <独,area name="jst" id="m-3-jst-2"> {if !!a} ${fn(a.nickname,8)|escape}
${a.selfIntro|escape}{if great260}${suplement}{/if}
 
{/if}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独,area name="jst" id="m-3-jst-3"> {list a as x} {if !!x}
  • ${fn(x.title,26)|escape}
  • {/if} {/list} <#--推荐日志--> <独,area name="jst" id="m-3-jst-4">

    推荐过这篇日志的人:

    {list a as x} {if !!x} {/if} {/list}
    {if !!b&&b.length>0}

    他们还推荐了:

    {/if} <#--引用记录--> <独,area name="jst" id="m-3-jst-5"> 转载记录: <#--博主推荐--> <独,area name="jst" id="m-3-jst-6"> {list a as x} {if !!x}
  • ${x.title|default:""|escape}
  • {/if} {/list} <#--随机阅读--> <独,area name="jst" id="m-3-jst-7"> {list a as x} {if !!x}
  • ${x.title|default:""|escape}
  • {/if} {/list} <#--首页推荐--> <独,area name="jst" id="m-3-jst-8"> {list a as x} {if !!x}
  • ${x.blogTilt|default:""|escape}
  • {/if} {/list} <#--历史上的今天--> <独,area name="jst" id="m-3-jst-10">
      {list a as x} {if x_index>4}{break}{/if} {if !!x}
    • ${fn1(x.title,60)|escape}${fn2(x.publishTime,'yyyy-MM-dd HH:mm:ss')}
    • {/if} {/list}
    <#--被推荐日志--> <独,area name="jst" id="m-3-jst-11"> {list a as x} {if !!x}
  • ${fn(x.title,26)|escape}
  • {/if} {/list} <#--上一篇,下一篇--> <独,area name="jst" id="m-3-jst-12"> {if !!(blogDetail.preBlogPerm renk)}   {/if} {if !!(blogDetail.n溃珺logPerm renk)}   {/if} <#-- 热度 --> <独,area name="jst" id="m-3-jst-13"> {list a as x} {if !!x} {/if} {/list} <#-- 网易新闻广告 --> <独,area name="jst" id="m-3-jst-14">
    网易新闻
    ${headlines.title|escape}
      {if defined('newslist')&&newslist.length>0} {list newslist as x} {if x_index>7}{break}{/if}
    • ·${x.title|escape}
    • {/list} {/if}
    <#--右边模块结构--> <独,area name="txt" id="m-3-txt-0">

    被推荐日志

      最新日志

        该作者的其他文章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评论模块结构--> <独,area name="txt" id="m-3-txt-1">
                <#--引用模块结构--> <独,area name="jst" id="m-3-txt-2">
                 
                <#--博主发起p-投票--> <独,area name="jst" id="m-3-txt-3"> {list a as x} {if !!x}
              • ${x.nickName|escape}=nbsp;=nbsp;投票给 {var first_option = true;} {list x.voteDetailList as voteToOption} {if voteToOption==1} {if first_option==false},{/if}=nbsp;=nbsp;“${b[voteToOption_index]}”=nbsp;=nbsp; {/if} {/list} {if (x.role!="-1") },“我是${c[x.role]}”=nbsp;=nbsp;{/if} =nbsp;=nbsp;=nbsp;=nbsp; =nbsp;=nbsp;=nbsp;${fn1(x.voteTime)} {if x.userName==''}{/if} {/if} {/list}
              •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nbsp;=copy;1997-2017

                <独,area rows="1" 8;&s="1" name="jst" id="nb-jst-a1"> 帮助 =nbsp; ${u} <独,area rows="1" 8;&s="1" name="jst" id="nb-jst-d0"> {list wl as x}
                ${x.g}
                {list x.l as y} ${y.n} {/list} {/list} <独,area rows="1" 8;&s="1" name="jst" id="nb-jst-d1"> {if defined('wl')} {list wl as x}${x.n}{/list} {/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