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宽哥の博客

山一程,水一程,文笔诗心伴我行,矢志不渝情。风一更,雪一更,以文会友访古今……

 
 
 

日志

 
 

【转载】米莉·狄金森诗选  

2017-01-18 16:47:32|  分类: 游走在心中的诗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米莉·狄金森诗选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米莉·狄金森与惠特曼并称为美国最伟大的两位诗人,而且她的声誉仍在蒸蒸日上,美国毕晓普这一代女诗人更是将她奉为诗歌王国里的王后。艾米莉·狄金森生前默默无闻,死后才名声远播,她的人生一度是个谜,她的诗歌至今仍是吸引无数读者和评论家索解的谜。

 

神奇的书

 

没有一艘非凡的战舰,

能像一本书,

把我们带到浩瀚的天地。

 

没有一匹神奇的骏马,

能像一首诗,

带我们领略人生的真谛。

 

即使你一贫如洗,

也没有栅栏能阻挡

你在书的王国遨游的步履

 

多么质朴无华的车骑

可是他装载了

人类灵魂的全部美丽。

 

有人说,有一个字

 

有人说,有一个字

一经说出,也就

死去。

我却说,它的生命

从那一天起

才开始。

爱,先于生命

后于,死亡

是创造的起点

世界的原型

 

如果记住就是忘却

 

如果记住就是忘却

我将不再回忆,

如果忘却就是记住

我多么接近于忘却。

如果相思,是娱乐,

而哀悼,是喜悦,

那些手指何等欢快,今天,

采撷到了这些。

 

这是鸟儿们回来的日子

 

这是鸟儿们回来的日子

零零落落——一只或两只

仿佛是依依不舍。

 

这是天空重新明亮的日子

似乎六月的魔术未曾离去

荡漾着蓝色和金色。

 

你的诡诈不可能瞒过蜜蜂

但你这逼真的障眼法

几乎让我深信不疑。

 

甚至那些种子都在为你作证

趁着暖意,温柔地送出

一片怯生生的叶子。

 

啊,繁华夏日的美丽庆典,

啊,秋日雾霭里的最后圣餐

请牵住一个孩子的手。

 

让她分享你神圣的符号

让她领受你神圣的面包

和你永生的葡萄酒!

 

风暴之夜——激情之夜

 

风暴之夜——激情之夜!

若能和你一起

风暴之夜就会让我们

沉醉无极!

 

风,徒然地呼啸

心,已在港口的怀抱

指南针,不需要

航海图,不需要!

 

划桨,在伊甸园

啊,海的起伏!

要是我能停泊——今夜

在你的深处!

 

我不能和你一起生活

 

我不能和你一起生活

那将是生命本身

而生命在那边

橱柜的后面

 

钥匙在教堂司事的手里

他把我俩的生命

他的瓷器——放在高处

像一只茶瓶

 

被主妇弃置

模样古怪——或是有些残缺

新的法国餐具更讨人欢心

旧的那些迟早会碎裂

 

我不能死去——和你一起

因为我俩必须有一人

等着合上另一人的眼睛

你——不能

 

而我——我能忍心在一旁

看着你——慢慢冻僵

我自己却得不到死神的恩赐

领受他的寒霜

 

我也不能复活——和你一起

因为你的面容

将会盖过耶稣的面容

那种新的光芒

 

将清晰——而陌生地

照在我怀乡的眼睛上

只不过是你,而不是他

闪耀在我身旁

 

他们会审判我们——怎样

因为你——曾是天堂的仆人

你知道——或者那是你的愿望

我,不能

 

你占据了我的一切视觉

我没有多余的眼睛

不会把污秽的神圣

当作乐园的风景

 

如果你下地狱,我也去

即使我的名字

响亮地在天堂回荡

尊荣无比

 

如果你——被神拯救

而我——却受咒诅

必须去没有你的地方

那我自己——就是我的地狱

 

所以,我俩只能望着对方

你那里——我——这里

隔着一扇虚掩的门

海一样深——只剩祷告

和那白色的食粮

绝望

 

因为我不能等待死亡

 

因为我不能等待死亡

他体贴地停下来等我

马车只载着我们两个

还有永生。

 

我们慢慢行进——他从不着急

我放下了我的工作,

我的闲暇,

为了他的善意。

 

我们路过学校,孩子们

在操场上——游戏

我们路过凝视的麦田

我们路过西沉的落日

 

毋宁说,落日路过我们

露水让我直打寒颤

我只穿了一件丝衣

和薄纱的披肩

 

我们在一间房子前停下

像是地上的小丘

屋顶几乎看不见

泥土——快盖过了檐口

 

许多世纪——过去了——可是

感觉比一天还短

我这才怀疑我们到达的

是无限的时间

 

说出全部真理,但别太直接

 

说出全部真理,但别太直接

迂回的路才引向终点

真理的惊喜太明亮,太强烈

我们不敢和它面对面

 

就像雷声中惶恐不安的孩子

需要温和安慰的话

真理的光也只能慢慢地透射

否则人人都会变瞎

 

我的生命曾两度终止

 

我的生命曾两度终止,

在终止之前;它仍在等待,

看第三次苦难的秘密

是否会被时间的手揭开。

 

如此巨大,如此难于想象,

就像曾经的两次,令我昏厥。

我们只能一次次告别天堂,

一次次梦想着与地狱告别。

 

最凄凉的声音,最甜蜜的声音

 

最凄凉的声音,最甜蜜的声音,

最疯狂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那是春天鸟儿们的歌唱,

在那美丽的时刻,当夜将消逝。

 

在三月和四月之间

一旦越过那奇妙的边界,

犹疑的夏天就像天堂一样,

几乎伸手便可采撷。

 

它让我们想起所有的死者,

他们曾和我们在此漫步,

彼此隔绝,却更加渴念,

这是别离的残忍法术。

 

它让我们想起曾拥有的一切,

现在却只剩下感伤的回忆。

我们几乎希望这些可爱的塞壬

能远远飞走,留一片静寂。

 

耳朵也能刺穿一颗心,

就像长矛一样迅速,

但愿世间没有一颗心

与危险的耳朵比邻而居。

 

夏之逃逸

 

不知不觉地,有如忧伤,

夏日竟然消逝了,

如此地难以觉察,简直

不像是有意潜逃。

 

向晚的微光很早便开始,

沉淀出一片寂静,

不然便是消瘦的四野

将下午深深幽禁。

 

黄昏比往日来得更早,

清晨的光彩已陌生——

一种拘礼而恼人的风度,

像即欲离开的客人。

 

就像如此,也不用翅膀,

也不劳小舟相送,

我们的夏日轻逸地逃去,

没入了美的境中。

 

但愿我是,你的夏季

 

但愿我是,你的夏季,

当夏季的日子插翅飞去!

我依旧是你耳边的音乐,

当夜莺和黄鹂精疲力竭。

 

为你开花,逃出墓地,

让我的花开得成行成列!

请采撷我吧—秋牡丹——

你的花——永远是你的!

 

心啊,我们把他忘记

 

心啊,我们把他忘记!

我和你——今夜!

你可以忘掉他给的温暖——

我要把光忘却!

 

当你忘毕,请给个信息,

好让我立即开始!

快!免得当你迁延——

我又把他想起!

 

我们有一份黑夜要忍受

 

我们有一份黑夜要忍受——

我们有一份黎明——

我们有一份欢乐的空白要填充——

我们有一份憎恨——

 

这里一颗星那里一颗星,

有些,迷了方向!

这里一团雾那里一团雾,

然后,阳光!

 

为什么,他把我关在天堂门外

 

为什么,他把我关在天堂门外?

是我唱的歌声太高?

但是,我也能降低音调

畏怯有如小鸟!

 

但愿天使们能让我再试一试——

仅仅,试这一次——

仅仅,看我,是否打搅他们——

却不要,把门紧闭!

 

哦,如果我是那一位

穿“白袍”的绅士——

他们,是那敲门的,小手——

我是否会禁止?

 

如果你能在秋季来到

 

如果你能在秋季来到,

我会用掸子把夏季掸掉,

一半轻蔑,一半含笑,

象管家妇把苍蝇赶跑。

 

如果一年后能够见你,

我将把月份缠绕成团——

分别存放在不同的抽屉,

免得,混淆了日期——

 

如果只耽搁几个世纪,

我会用我的手算计——

把手指逐一屈起,直到

全部倒伏在亡人国里。

 

如果确知,聚会在生命——

你的和我的生命,结束时——

我愿意把生命抛弃——

如同抛弃一片果皮——

 

但是现在难以确知

相隔还有多长时日——

这状况刺痛我有如妖蜂——

秘而不宣,是那毒刺。

 

美,不能造作,它自生

 

美,不能造作,它自生——

刻意追求,便消失——

听任自然,它留存——

当清风吹过草地——

 

风的手指把草地抚弄——

要追赶上绿色波纹——

上帝会设法制止——

使你,永不能完成——

 

你无法扑灭一种火

 

你无法扑灭一种火——

有一种能够发火之物

能够自燃,无需人点——

当漫长的黑夜刚过——

 

你无法把洪水包裹起来——

放在一个抽屉里边——

因为风会把它找到——

再告诉你的松木地板——

 

我一直在爱

 

我一直在爱

我可以向你证明

直到我开始爱

我从未活得充分——

 

我将永远爱下去

也可以向你论证

爱就是生命

生命有不休的特性

 

如果,亲爱的,

对此也抱怀疑

我就无从举证,

除了,骷髅地——

 

诗人,照我算计

 

诗人,照我算计——

该列第一,然后,太阳——

然后,夏季,然后,上帝的天堂——

这就是全部名单——

 

但是,再看一遍,第一

似已包括全体——

其余,都不必出现——

所以我写,诗人,一切——

 

他们的夏季,常年留驻——

他们给得出的太阳——

东方会认为奢侈——

如果,那更远的天堂——

 

象他们为他们的崇拜者

是准备的那样美

在情理上就太难证明——

有必要为做梦而入睡——

 

头脑,比天空辽阔

 

头脑,比天空辽阔——

因为,把他们放在一起——

一个能包含另一个

轻易,而且,还能容你——

 

头脑,比海洋更深——

因为,对比他们,蓝对蓝——

一个能吸收另一个

象水桶,也象,海绵——

 

头脑,和上帝相等——

因为,称一称,一磅对一磅——

他们,如果有区别——

就象音节,不同于音响——

 

夜夜风狂雨骤

 

夜夜风狂雨骤——夜夜雨骤风狂!

如果有你在身旁

哪怕夜夜雨骤风狂

都应是我们的温柔富贵之乡!

 

风狂——白费气力——

因为心儿已经入港-——

罗盘已经入库——

海图早下放!

 

泛舟伊甸园——

啊,一片汪洋!

今夜——我只能系缆于——

你的心上!

 

冬日的午后

 

冬日的午后,

有一股斜光——

给人威压,宛如

教堂乐曲的重量——

 

它给我们的,是天伤——

所以不见疤痕,

但内在的差异,

能体现出底蕴——

 

无人能讲解它——丝毫——

这是印玺绝望——

一种帝王的折磨

给我们从天而降——

 

它来时,万象谤听——

阴影——屏声息气——

它去时,如同

死亡面上的距离——

 

灵魂挑选好自己的侣伴

 

灵魂挑选好自己的侣伴——

随后——就把门关——

对她神圣的多数——

从此再不露面——

 

不为所动——她发现车驾——停在——

她那低矮的门前——

不为所动——哪怕一位皇帝正跪在

她的门垫上面——

 

我知道她——从一个泱泱大国——

单单把一人挑选——

从此——把她关注的门扇封锁——

如同磐石一般——

 

一只小鸟落向幽径

 

一只小鸟落向幽径——

并不知道我在看他——

他把一根蚯蚓啄成两半

再将那家伙生生吞下

 

接着他顺便从草上

饮了露珠一颗——

然后又跳到墙边

让一只甲虫爬过——

 

他用疾眼扫视

急匆匆东瞟西瞅——

如同受惊的珠子,我想——

转动他茸茸的头

 

他像冒险者一般,小心

我给他一点面包皮

他却舒展开羽翼

向家里轻轻划去——

 

轻于分开大海的双桨,

一片银光不见缝隙——

轻于跳离正午沙岸的蝴蝶

游过时没有水花溅起。

 

我为美而死——然而

 

我为美而死——然而

很难适应这座坟墓

一个为真理献身的人

这时躺在我的邻屋——

 

他轻柔地问我为何而亡,

“为了美”,是我的表示——

他却说,“我——为了真理——

美真是一体,我们是兄弟”——

 

于是像亲人夜里相逢——

我们隔墙侃侃而谈——

直到青苔蔓延到唇际——

并把我们的姓名——遮掩——

 

我为什么爱你,先生

 

我为什么爱你,先生?

因为——

风,并不

要求小草

回答,为什么

当他经过

她不能站稳原来的位置。

 

闪电从不询问

眼睛

为什么他经过时

她总要闭上,

因为他知道

她说不出,

理由并不包含在

为文雅人所喜爱的言语里。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