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宽哥の博客

山一程,水一程,文笔诗心伴我行,矢志不渝情。风一更,雪一更,以文会友访古今……

 
 
 

日志

 
 

【转载】大卫诗:爱你腹部的十万亩玫瑰,也爱你舌尖上小剂量的毒  

2017-01-12 12:27:55|  分类: 游走在心中的诗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大卫诗:爱你腹部的十万亩玫瑰,也爱你舌尖上小剂量的毒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今天的阳光好得人要尖叫起来,天空在窗外蓝着,阳光照在身上,说不出的温暖。风,有点大,昨夜的雾霾,经过风的批评教育,知趣地走了。

这样天气,适合一个人独坐,或两个人相拥。有时候,孤独地抱着自己和甜蜜地两个人相拥是一回事。像云彩抱着它的白,大海抱着它的蓝色。倘若你再发一会儿呆,就变成玫瑰了。

你如此甜美,堪值一吻,萨巴的这个句子,值得反复回味。如果吻是一项作业,我愿意天天做到深深的夜里。

空气里,有甜甜的绵花糖味儿,我爱你,亲爱的,我爱你,/一直爱到中国与非洲相撞,/爱到大河跳上山顶”——同样是这个伟大的奥登,在其《蓝调葬礼》中,曾吟出如此动人而又忧伤的句子——

 

他曾经是我的东,我的西,我的南,我的北, 

我的工作天,我的休息日, 

我的正午,我的夜半,我的话语,我的歌吟, 

我以为爱可以不朽:我错了。

 

唯有情诗可以取暖,这些年,通过诗歌,我也写出了自己的狂欢与绝望,不止一个人,对我的情诗有各种解读,理解与误解,对我而言,相当于各打五十大板。在情诗这方面,我不能把心跳写尽,作为一个无名之辈,我依然替里尔克那句话鼓掌:荣誉是所有误解的总和”——哦,爱情也是,爱情诗,也!也!是!

我爱你腹部的十万亩玫瑰,也爱你舌尖上小剂量的毒,当我写下这个句子,与其说这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的狂欢,不如说是一个现实主义者的绝望,这首诗曾被收入不同选本,也曾被不同人朗诵过,今天,推荐的是才女胡紫微的朗诵,记得那天听她声音时,我曾在朋友圈发过这样的留言:

 

胡紫微的朗诵,万马奔腾

这亲切,这小甜蜜,这小疯狂

全都在声音里

缓缓地,持久滴性感起来………

 

今天再听,这朗诵,仿佛多肉植物,如此摇曳而饱满。据说美女分两种,一种是第一眼美女,一种是第二眼美女,朗诵亦如此,紫微的这个声音,喜悦中夹杂着小沧桑,小甜蜜,有小蝴蝶,又有小蜜蜂,还有流水与闪电,她不夸张,不减弱,拿捏得恰到好处,举重若轻。什么也不说了,下面就听她的如泉水一般清澈温泉水滑洗凝脂的声音吧,越听越性感,最后几句代**来得正是时候。这声音,足以荡漾出十万公顷的春天。

今天还发了胡紫微一篇随笔《死去才是规则,活着则是意外》,当美女作家与公共知识分子成为一个意味深长的词语时,读胡紫微的文字,大抵会知晓什么叫实至名归。

 

喜悦因过浓而产生盲目……

大卫

 

我爱你,不把你当作早晨的光线

相对于庞大的北京

我有双人床的爱,沙发的爱

如果再加上浴缸就等于朝阳区的爱

一个人与另一个人

把东四环弄得澎湃起来

对你芳香的身体,我有深刻而局部的爱

喜悦因过浓而产生盲目

有时候我要你

却不知道在哪里要?怎样要?

为什么要?要到何种程度才算要?

 

当你像一座午夜的城池躺下

我就是那个最不讲理的拆迁公司

扒了你的长街,刨了你的小巷,推了你的厢房

小小的卫生间也不放过

胯骨间的十万匹豹子更要轰隆隆地铲去

所有夜晚都是同一个夜晚

我就是要把你拆成一个高贵的废墟

我就是要疯狂而野蛮地要你要你要你

惟有这种方式,我与世界才有对称之美

摧毁你像摧毁一个帝国

 

多亏你的出现,我才活得不像植物

我爱你,5厘米到25厘米

就这样爱你,因为不喜欢别的方式

如果一个人可以爱死,我就这样爱下去

如果一个人可以哭死,我就这样哭下去

我爱你,就像一个动物园

哪怕门关了

还可以用老虎爱你,狮子爱你,犀牛爱你

用牙齿爱你

舌头像个核电站,从此我用嚎叫爱你

 

有些朋友希望再读一些大卫《荡漾》诗选,借此机会,推出一些情诗

 

荡漾

大卫

 

从额头到指尖,暂时还没有

比你更美好的事物

三千青丝,每一根都是我的

和大海比荡漾,你显然更胜一筹

亲,我爱你腹部的十万亩玫瑰

也爱你舌尖上小剂量的毒

百合不在的时辰

我就是暮色里的那个村庄

而孤独,不过是个只会摇着

波浪鼓的小小货郎

我喜欢这命中注定的相遇

你的眼神比天鹅更诱人

这喜悦的早晨

这狂欢的黄昏

没有比你再美丽的神

积攒了多少年的高贵

仿佛就是为了这一个小时的贱作准备

你是我的女人,更像我的仇人

不通过落日,我照样完成了一次辉煌的蹂躏

 

说到底……

大卫

 

说到底,还是不能面对

这即将到来的的分别

月亮像一盆凉水,把25楼泼湿

如此,我动用了小葱以及

小葱炒鸡蛋的爱

其实,最想动用的蛋炒饭的爱

除了你

至今我还没有对谁动用过朝阳区的爱

因为星星的出现

天空更像个蓝色键盘

倘若这辆出租车再做个鼠标的话

我与你

则是两个刚被敲出的字

有着肩并肩的忐忑与新鲜

数月前,白杨就被砍去

如今已是冬天

倘若不是因为修路

它们也该像别的树一样:笔直地站着

枝条伸向天空,等待霜雪突降

 

2109分的月亮

大卫

 

你的身高,体重,高耸的**与百合一般的小腰

都是我要爱的,从一米三到一米六六,往上或者往下

我还可以再继续爱上几个厘米

从微卷的头发开始,你说爱到哪里我就

爱到哪里。动词一般的眼睛

形容词一般的皮下组织,持续燃烧的

脂肪现在还只能当个副词

浑圆的屁股是我一个人的国土,你是我的党团

我的班主任。政治。纪律。华东或者华北。微凉的灯光

国际歌。欠收的麦子。没完成的文章。分管的街道

……个人崇拜。劳动模范。你是我最温柔的母亲

2109分的月亮。只为我升起

我爱你,一厘米一厘米地爱你,如果一个夜晚被我

爱了两回

那你就是我的平方厘米,一个人的爱国主义

 

我看见了离别

大卫

我看见了离别,大地上升

你在群山之巅,仿佛爱情的最后一笔

仿佛猛烈撞击之后,我又要了一次

早已把身体腾空,心像个梳妆台

是按你喜欢的样子布置的

……遥远的涌动,冰凉的唇印

毒药一般的眼神是用来绝望的

走与不走,我都是最后一匹野兽

万物屏住呼吸,星星的小脚丫

把苍穹踩得更低

  

你不是百合也不是玫瑰……

大卫

 

你不是百合也不是玫瑰

把风暴带到床上是错的,大海是错的

荡漾是错的

把门打开是错的,关上也是错的

怎么样都是喜欢,哪怕

疼是一根针尖,也要站上十个天使

把梦放在小腹,没有比你的双乳

再经典的童话

除了手不释卷,我一时还做不了别的

就要走了,让一切变得遥远:地铁口

大风中的路、海洋、动物园、想象中的某个湖

鸽子飞得太低了,仿佛没被泡开的茶叶

哭泣着睡吧,天各一方乃早晚之事

怎么可以看你幸福地枯萎。两片云彩相向而飞

那是上帝,慢慢地合上它的眼皮

作为一种最新作物,疯狂

只有两个品种:要么向生,要么向死

最后五分钟,让恨来消费

 

预感

大卫

 

面对面地抱着,同时爱上长夜

一秒的温存胜过一世

天鹅不是上帝的好心情

麻雀到像它的坏脾气

因为一根可能的刺,早就准备了

十根手指。绝望缺席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

倘若不是我们共同的女儿才仅仅七岁

两年前我就把死当作了最佳选择

你有三千人的美,我有一个人的罪

并肩躺着的身体,不是等于而是约等于

该到来的必将到来,在时间这台铲车前

还没有谁敢异军突起

爱可以陈旧,恨必须崭新。铁与铁锈

是另一种形式的门当户对,上帝终将把我们

并排着收走——像收走一双尝遍了酸甜苦辣的筷子

别谈宽恕或者后悔,我与命运,互相不给机会

 

至少

大卫

 

至少李树提前把那个下午还给了苹果树

枫林已被点燃

两个人的身体拧成了一簇火焰

至少思念是炸了阵的马群

 

大于零,却又不等于一

因为心疼,至少为你把腰弯了下去

抛弃人间的一切纪律,准则,道德

至少孤独是我要学的一门手艺

至少你的美是天鹅的一次犯罪

地球停止转动

星星的小火已把天空慢慢地煮沸,

河汉无声,鸟兽隐迹

世界只剩一灶,一碗,一床

至少你转过身的时候

我抱住了自己

 

阅罢

大卫

 

东南或者西南,有一个方向必须

用来眺望。有一个湖,一座山,蓝如撤退

绿就是不存在的

还有小溪一条,其水之清冽

之湍急之嘹亮,刚好可以让鸟啼消失

提前到来的霜,让一部分树叶

先红了起来,你要的宁静尚未拆封

曾经紧紧地紧紧地拥抱过

曾经可以省略,拥抱也只是

彼时的感觉,现在只剩下紧紧地紧紧地

风景确实如画,那条小路

让我走向更深。阅罢锦绣

哪里的天地都空无一物

有些颜色是用来生恨的

——或者不

 

来临

大卫

 

在白落下之前,已经安排一些光线搭在

你的双肩

雪花弓着身子飘,浮世有了猫的样子

过一个台阶的时候,因为抬腿太快

我一下子从自己的身体里冲了出来

不想把雪花说成调皮的孩子

但你的美,却是最严厉的班主任

没收这个世界

肯定比它要快一些

抽身而退

你撤销了所有能够发光的事物

远山绿得要绷不住了

像那谁谁蹲在无人处,抱头痛哭

 

带电的肉体

大卫

 

最纯洁的**,先开出花,后长出刺

我要的就是你这带电的肉体

雷霆自你的小腹诞生

圣洁与婊子是同一个词

**的喉咙

可以喝下一万条江河

用最后一班地铁要你,用火山要你

用晚点的航班要你

世界乃一碟小菜,流水东逝就让它逝去

 

盛晏

大卫

 

从麦地到草垛,从菊花到野菊花

你躺下,寂静决堤

冬天即逝,摧毁你像摧毁一个大海

九场台风再乘上三千艘沉船

约等于一个下午的**、半个小时的乱

一张沙发承受不了两个省的光芒

只能吱嘎吱嘎地叫着……清醒是忧伤的一次乱炖

 

无非是一笔感情债,闪电是我亲手打出的

一张欠条。因为你的缺席,所有的风暴都不完整

渴望那不存在的幸福,被你用旧的光线

才可以叫做虚无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