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宽哥の博客

山一程,水一程,文笔诗心伴我行,矢志不渝情。风一更,雪一更,以文会友访古今……

 
 
 

日志

 
 

【转载】叶嘉莹《唐宋词十七讲》之周邦彦  

2016-08-28 17:36:56|  分类: 名赋暨古诗文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叶嘉莹《唐宋词十七讲》之周邦彦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在中国词史上,周邦彦是一个结北开南的人物。转变在哪里呢?以前的作者大多是以感发来写作的,周邦彦则是以思力为词的。他第二个特色是不平铺直叙,时间和空间常常是跳接。第三点就是开始在词里有心用意地写寄托。

中国语言文字的特色是单形体,单音节。我们说,一个音节,就完了。英文说flowers,有一个抑扬的节奏。因此,吟诵在我们中国诗才是最重要的。吟诗,其实是适合于五七言的绝句和律诗,而像周邦彦所写的《玲珑四犯》、《六丑》之类的词,有的时候是拗折的。凡是这样的地方,写作的时候就自然不能脱口而出,自然要思索安排。所以他的词就形成了一个以思索安排取胜的特色。历史上记载周邦彦是钱塘人,元丰二年入京,在太学为太学生。不久以后,写了《汴都赋》,赞美京都的繁华富庶。那时正是神宗信用王安石实行新法的时候,赋中同时歌颂了新法。果然神宗欣赏了他,任命他为太学正。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哲宗年幼继位,高太皇太后用事,废除所有新法,起用旧党。周邦彦被朝廷赶出汴京。而经过这一次变故以后,他的为人作风就改变了。当他晚年,哲宗亲政,复用新党,周邦彦被召回汴京。可是他看尽了在政治斗争中多少人不幸的遭遇,就不再进取,委顺知命,望之如木鸡了。

 

  河桥送人处,良夜何其?斜月远堕余辉。铜盘烛泪已流尽,霏霏凉露沾衣。相将散离会,探风前津鼓,树杪参旗。花骢会意,纵扬鞭、亦自行迟。

  迢递路回清野,人语渐无闻,空带愁归。何意重经前地,遗钿不见,斜径都迷。兔葵燕麦,向残阳、影与人齐。但徘徊班草,欷歔酹酒,极望天西。 

——《夜飞鹊》

 

  周邦彦是环绕离别,写出来一个时间错综的故事。他说在一个河桥的旁边送别,一个秋天的夜晚,良夜何其。其,读基,出于《诗经》。西沉的斜月远远地向下沉落,月光的余晖慢慢地不见了。他们在离别的宴席上,曾经点燃了一支插在铜烛台上的蜡烛。当长夜慢慢过去,天将破晓的时候,蜡泪已流尽了。露水也沾湿了衣服,天要亮了,行人要走了,彼此道别,宴会就要散去了。我们顺风探听一下渡口开船的鼓有没有敲起来,再看一看树的枝梢上的参旗星到哪里了?什么时刻了?

  后边他就跳接了。他不再说船,反而说起马来,花骢会意,黑白花的马懂得人的意思,懂得离别的悲愁,纵然我扬起马鞭打它,它还是慢慢地走。迢递路回清野,人语渐无闻,空带愁归。这个人骑着马走了很远的路,走到一片凄清的旷野,那码头上送行的人声都听不见了。送行的人骑马回来了,空带愁归。这时已经是时地场所都变换了。

  你以为这就已经是写的现在了吗?不是,时间又跳了。何意重经前地。我没有想到今天我又来到送别的地点了,然而却是遗钿不见,斜径都迷。从这首词来看,他送别的是一位女子。当他再一次来到这里,想找一找有没有当时送别的痕迹。人不见了,遗钿也找不到了,当初我们走过的那些小路都迷失看不见了。他送别的时候,看他写的霏霏凉露沾衣,是秋天,现在好像是春夏之间,是兔葵燕麦,向残阳、影与人齐。现在我站在这里,周围是这么高的植物,残阳从西边照过来,兔葵燕麦的影子跟我孤单的影子拉得一样长。一大片植物的长长的影子,映衬着我孤单的身影在其中,表现得极为孤寂,而不直接说寂寞孤独。

但徘徊班草,欷歔酹酒,极望天西。这个离人早已分别了,经过不知多少天,甚至几个月,他又重经前地,徘徊在这里。古语说班荆道故,是说两个朋友路上遇见,马上又要分别,就把草铺一铺,分一分,坐在草上话旧。他说我就徘徊在当初我们分手时席地而坐的地点,叹息悲哀,拿着酒杯,然而没有对象可以敬酒,就把酒洒在草地上。极望天西,远人不再回来了。

 

  晴岚低楚甸,暖回雁翼,阵势起平沙。骤惊春在眼,借问何时,委曲到山家?涂香晕色,盛粉饰、争作妍华。千万丝、陌头杨柳,渐渐可藏鸦。

  堪嗟。清江东注,画舸西流,指长安日下。愁宴阑、风翻旗尾,潮溅乌纱。今宵正对初弦月,傍水驿、深舣蒹葭。沉恨处,时时自剔灯花。

——《渡江云》

 

  这首词过去的读者没有看到他有什么深意,评论这首词的人,以为他就是写春天,写在船上的一个宴会。但是,不是的。这个宴会是假的。

  晴岚低楚甸,岚,是山上的烟霭。天气晴朗的时候,远山有时笼罩着一层淡黄色的烟霭。暖回雁翼,阵势起平沙。温暖的季候又回来了,大雁都张开翅膀,排列成一字或人字的阵势,从一片平沙上飞起了。蓦然之间,惊喜地看到春天在眼中。柳树,慢慢转绿了;桃花,慢慢含苞了。骤惊春在眼,是外边的春色。借问何时,委曲到山家?他说春光是什么时候也委曲婉转地来到山中的人家,使山中人家也沾染了春色。这个表面上看起来,都是写的春光。可是看到后半首你才知道,这里所写的春天的回来,正是代表政局的转变,是新党的重新得势。山家不是泛指,而是暗喻他自己,说我一个不被注意的人居然也蒙召要回汴京去了。

  所有对于春天到来而欣喜的万物,涂香晕色,盛粉饰、争作妍华。那花就涂上了香气,染上了颜色,争着要开出美丽的花朵。大家都非常得意。千万丝、陌头杨柳,渐渐可藏鸦。当花开的时候,杨柳的枝条也绿了,那千万丝的陌头杨柳,已经有乌鸦可以藏身了。柳树里边为什么不藏莺?为什么要藏鸦?乌鸦一般认为是不祥的,就在这美好的事物中间,隐藏着一个危险的信号。你正在欢欣得意的时候,有了权势就作威作福,不幸的未来,也同时埋下了种子。堪嗟!真是值得慨叹。这么美丽的景色你叹息什么呢?他说我叹息清江东注,画舸西流,指长安日下。我的船不是载我回到故乡,是指向了首都。而我还没回到首都,已经预先烦恼了。现在好像是开一个很好的宴会,大家都升上来了,回到首都做官去了。有一日安知这个党派不再倒下去吗?我就预先忧愁有一天宴阑、风翻旗尾。旗,一个党派的标志。潮溅乌纱,政海波澜的潮水就打湿了你的乌纱帽。

  今宵正对初弦月,傍水驿、深舣蒹葭。今天晚上我正对着初弦月,我的小船晚上停泊在蒹葭芦苇深处。所以,这里没有宴会,没有乌纱,是在被召回京的路上。沉恨处,满心深沉的仇恨,时时自剔灯花。写得非常寂寞无聊。我内心怀着这么多仕宦不得意的悲慨,新旧党争,我看了多少政海波澜了。

他最好的一首词,把悲慨完全融进去,你找不着这样明显的痕迹,就是:

 

  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登临望故国,谁识京华倦客?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柔条过千尺。

  闲寻旧踪迹,又酒趁哀弦,灯照离席。梨花榆火催寒食。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

凄恻,恨堆积!渐别浦萦回,津堠岑寂。斜阳冉冉春无极。念月榭携手,露桥闻笛。沈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

——《兰陵王》

 

  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周邦彦客观地描绘了一幅图画,没有直接表达自己的感情。北宋都城汴京城外汴河堤上的柳树,在烟霭迷濛之中,一丝丝柔软的柳条, 在风中摇摆。隋堤上,曾见几番,我看见了多少次拂水飘绵送行色拂水是指柳条垂在水面上;飘绵是指柳絮被风吹落。曾见几番一直贯串全词。他说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柔条过千尺。,这不是一次的离别,不是一个人的离别。就是在这些年的政海波澜之中,我周邦彦看过多少次起伏盛衰的变化了。如果每个送行的人都折下一根柳条,折断的柳条该有千尺那么长了,这是包括了当时政治上整个的变化而言的。

  第二段闲寻旧踪迹,又酒趁哀弦,灯照离席。一个字,也表示是不止一次的意思。所以他不是直接写他的感慨,用曾见几番,用年去岁来”,来表示。他还在客观的描绘景色之中表现他的感情。他说在烟霭迷濛之中,那每一条柳条是那么绵长柔软,似一条条丝线一样在舞动。这种柔细绵长代表送别,离别的感情。而飘绵是什么?是柳絮的飘飞,代表的是长逝,是失落。那拂水飘绵的都是送行色,有多少诉不尽的柔情,有多少挽不回的离别。而他自己真正对于政治上的感慨都没有正面写,只是在后面点了一点,登临望故国,谁识京华倦客登临就是登高临望,他望什么?望故国。一般古人说的故国有两种可能,一个是说都城,一个是说故乡。这里周邦彦指的很可能是自己的故乡。他说我对于盛衰起伏的变化,早已厌倦了,可是有谁认识我这个钱塘到首都来做官的倦客?这一句正是他那感慨的一点点透露。

  多少次的离别,都是这一番景象。所以我闲寻旧踪迹,自己仔细地寻思一下,我经历过多少次我送人,人也送我。又是和当年一样酒趁哀弦,灯照离席是伴随着,伴随着离别悲哀的歌曲,彼此敬上一杯酒。同样宴席的灯火照着我们别离的酒席,同样的季节,是梨花榆火催寒食,白色的梨花又开了,又到从榆树上取火的季节了。一批人又从首都被贬走了。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他说我们感到离别的忧愁,忧愁的是什么?你今天一走,一上船,一阵风吹到船帆上,船就像一支箭一样的走了。大家要注意周邦彦的用字,刚才他用了几个表示时间重复的字,而现在用的都是数目字。一箭风快是个字,半篙波暖是个字,是撑船的竹竿。竹竿没入一半的时候,船就走了。这两个都是表示少量的字,只要一阵风,只要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是一个表示多量的字,强调了船行的快和离别的远。用少数的字比喻别时的容易,而这一离开,你再想看一看首都,看一看送别你的朋友亲戚,你所怀念的人已在天的那一边了。

  再看第三段凄恻……泪暗滴。第一段送别从柳色来写,第二段是写正当离别的场所,第三段是写离别以后了。

  我满怀着离别凄恻的感情,随着越走越远,就越积越多。我走的是别浦萦回是水边,而这水的河岸是曲折萦回的,我一路上经过很多码头。你要知道凡是码头车站,有一班车船来,那里就人山人海的,等车船一开走,车站码头马上就冷冷清清岑寂下来了。是码头,是码头上一个专管船只来往的岗位。古时开船没有汽笛,而是击鼓开船,一般在破晓时分。所以送别是在后半夜的夜晚。从他的一箭风快……津堠岑寂,已是走了一天的船了。到了傍晚的景色,是斜阳冉冉春无极。景色不是不美。斜阳由西天慢慢地沉没了,那岸上的草色,堤边的杨柳,江南的一片春色,就都在斜阳冉冉的背景之中了。前人特别赞美他这七个字写得好。无极就是无边,无边的春色,现在就都是我无边的离愁别恨了。

  下边更应注意什么?他写到儿女之情去了。这是北宋婉约派词人的一个特色。他不管写什么样的感情,都用男女之间相思离别的感情来做点染。念月榭携手,我就想到我跟所爱的人在照满了月光,有草木环绕的高台上携手散步。露桥闻笛,我们曾在一个露天的桥上吹笛子,曾听到过美好的音乐。那一段日子,是当时在首都的快乐生活,现在都过去了。沈思前事似梦里,是对过去欢乐生活的总结。我今天离开了首都,不知哪一天还能回来,所以我就独自寂寞地流下了眼泪,泪暗滴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