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宽哥の博客

山一程,水一程,文笔诗心伴我行,矢志不渝情。风一更,雪一更,以文会友访古今……

 
 
 

日志

 
 

心灯——莫高窟人的文化虔诚(宽哥原创)  

2016-07-22 12:38:03|  分类: 宽哥文化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灯——莫高窟人的文化虔诚(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莫高窟,又名千佛洞,位于甘肃省河西走廊西端敦煌市东南鸣沙山东麓宕泉河西岸。创建于前秦建元2年(366)。迄今保存北凉、北魏、西魏、北周、隋唐、五代、宋、西夏、元代历时1000多年多种类型洞窟700多个,壁画45000多平方米,彩塑2000多身,木构窟檐5座。1900年于藏经洞发现两晋至宋代经史子集各类古代文书40000余件,集建筑、彩塑、壁画于一体,其内容涉及古代社会的艺术、历史、经济、文化、宗教、民族、科技等领域,具有珍贵的历史、艺术、科学价值,是中华民族的艺术瑰宝,人类优秀的文化遗产。

——敦煌研究院

19948

 

七月,历历的东南风吹得身边的杨树林沙沙作响。我参观了莫高窟南区的几个洞窟,以一斑窥全豹地了解了莫高窟的伟大与神奇。然后,转身向它的北区走去。

佛经说:“为了悟道,应独处深山,远离红尘。”北区有别于南区佛国的热闹华丽,这里的僧侣世界荒凉清寂,僧侣窟、禅窟、仓廪窟、瘗窟……如同一个个历史的碎片,接续出僧侣的生活。他们的屐痕,他们的清修,氤氲着烟火的味道,渐次浮现。梵呗之声,似乎依然隐约可闻。和着穿行千年的阵阵清风,在三危山、鸣沙山之间久久回响。

这些僧侣,虽然没有远大的抱负,他们的修行,只为一个信仰,只为自己有一个好的来世,只为那肉身已灭,精神能到达不生不死、永不轮回的境界。但从敦煌研究院摘录出来的文字,便能清晰地看到他们执著虔诚,前仆后继,他们跨越时空,用数字和画面堆积起来的累累功绩。信仰的本质是精神,这个过程,一个僧侣一生的过程,历代僧侣千年的过程,表现出的就是一种有信仰的个体和一个有信仰的民族的精神。

俗话说:“得之容易守成难。”20世纪初发生的一切,不能只是怪罪王圆箓没有本事,也不能只是仇恨斯坦因、伯希和、华尔纳、吉川小一郎们的贪婪与算计,谁知道呢,一头东方的雄狮打起盹来,一个强大的国家也会积贫积弱。

要守住这份家业真的好难。

心灯——莫高窟人的文化虔诚(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这是一段无论用多精彩的文字都难以详述的历史

这是一个无论用多长时间都不能讲完的故事

记忆中几百年前的荒芜犹存,来自一个世纪前的伤痕还在

风,从千年戈壁吹过

梦,从净土天国洒落

穿过这片充满传奇又无比脆弱的土地

一群怀揣梦想又激情昂扬的人们,筚路蓝缕慢慢求索着

 

莫高窟这座人类文化艺术宝库,在遭遇浩劫后能得以保存并获新生,无数仁人志士曾付出过极大的心血和汗水。从上世纪40年代初开始,常书鸿、董希文、张琳英、李浴、周绍淼、乌密风、张民权、邵芳、史岩、罗寄梅、刘仙、赵冠州、潘絜兹、苏莹辉、郭世清、刘缦云、凌春德、段文杰、范文藻、霍熙亮、黄文馥、欧阳琳、李承仙、薛德嘉、肖克俭、史苇湘等一大批画家、学者和摄影师,或聘请或自愿,先后来到莫高窟,在洞窟内开始了清沙、临摹、测绘、摄影、内容调查和题记抄录等方面的保护和研究工作。

 

常书鸿:莫高窟的“守护神”

1935年秋,常书鸿在巴黎塞纳河畔一个旧书摊上,偶然看到由伯希和编辑的一部《敦煌图录》画册。约400幅有关石窟和塑像照片,他十分惊奇,方知在中国还有这样一座艺术宝库存在,而且在国外引起了轰动,中国人却不知。他内心感到一种震撼。为了这座艺术宝库,他毅然回到了祖国。心灯——莫高窟人的文化虔诚(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经历了数年的周折,1943327日,常书鸿经过几个月艰苦的长途跋涉,终于到达了盼望已久的莫高窟。

常书鸿住在破庙里,没有床铺,只有土坯垒的土炕,没有桌椅,只有土坯砌的泥台。寒冬腊月,滴水成冰,北风呼号。但他惊叹于艺术宝藏的丰富,心旷神怡,犹如步人仙境,心情非常激动。

1944年元旦,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正式成立了。常书鸿任所长,直属教育部。常书鸿将妻子儿女接了过来,开始了无期徒刑式的精神追求和工作”。他组织人力整理修复洞窟,临摹壁画。没有经费,他一面动员同事节食缩衣,一面靠为人画像创收和向内地呼吁捐款过日子,同时把自己的临摹画和油画拿出来展览出卖,筹措资金。

正当干得起劲的时候,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刚刚成立不到一年的敦煌艺术研究所,因政局不稳,财力紧张,宣布解散。研究所的学者、画家,相继返回家乡,这时的常书鸿也不得不走了。他找来两头毛驴,分别驮上简单的行李家当和儿女,恋恋不舍地离开了。临别时,常书鸿回头望着空荡荡的莫高窟流泪了,心里发誓说:我一定要回来!

1945年冬天,常书鸿到重庆奔走呼吁。经过近一年的四处奔走,常书鸿最终说服当时国民政府中央研究院院长傅斯年。傅斯年批准恢复敦煌艺术研究所,并拨发卡车一辆、物资若干。1946年,常书鸿带领着他新招收的许多学生回到敦煌,把他的一生奉献给了敦煌艺术。

 

段文杰:让敦煌学回归故里

   1944年,张大千临摹的敦煌壁画在四川展览,一时轰动山城,排队购票者长达一里多,可谓万人空巷、观者如潮。在这些参观人群中的段文杰,当时还是一名重庆国立艺专的学生。跑了30里山路来参观时,第一天仅然没有买到票,于是第二天又去。段文杰后来说:看到张大千先生的临摹作品后,我着了魔。

19457月,段文杰义无反顾地离开家乡,来到了魂牵梦萦的敦煌。放下行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奔向洞窟。在洞窟里,段文杰惊喜万千:壁画原作比临品更美,美得令人震惊。但他同时更加心痛:风化脱落、烟熏火燎、手划刀刻……自然与人为的伤害令这些绝世的艺术品逐渐凋零。于是,他暗下决心:不能让它再支离破碎了,不能让它再损毁失散了。

   在敦煌期间,段文杰的生活极为艰辛,喝的是宕泉河的碱水,没有大米,少有蔬菜,工资不能按时发放,交通也极不便利,徒步去四五十里外的县城,当天回不来。莫高窟夏天干热高温,冬天风卷黄沙。段文杰他们最初的好几年都住在由马厩改造成的简易房间里。经常吃不饱肚子,段文杰还要每晚提上棍棒到洞窟周围巡查一番,防止盗贼。

  从1946年开始,段文杰共临摹各洞窟不同时期的壁画340多幅,面积达140多平方米。这一成绩在莫高窟临摹史上创下了第一。1947年和1948年,段文杰及其同事们对莫高窟洞窟进行了一次全面的编号、测量和内容调查,他们作的洞窟编号被认为是最完整和科学的,至今仍在沿用。心灯——莫高窟人的文化虔诚(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从1982年起,段文杰开展了频繁的国际学术交流活动,为我国敦煌学研究开拓道路。1994年敦煌研究院主办的敦煌学国际研讨会,有来自16个国家的200多名中外专家、学者参加。会上,中国的敦煌学者展示了自己的实力,展示了中国敦煌学繁荣兴盛的良好局面。

  240万字的《敦煌学大辞典》于1998年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这本书由季羡林担任主编、段文杰等任副主编,汇集了全国20多所高等院校和研究机构的100余位权威学者,历时10余年,数易其稿而成,涵盖了敦煌学的所有方面。

在全国敦煌学者共同努力下,敦煌在中国,敦煌学在外国的局面得到根本改变,中国的敦煌学研究走在了世界前列,段文杰让敦煌学回归故里的愿望已经实现。他说:敦煌学已经回归故里,这是中国敦煌学者共同努力的成绩,但是敦煌学是国际的学问,欢迎各国学者进行研究,敦煌在中国,敦煌学在世界。

 

莫高窟:文化的宝库与艺术的源泉

 

斯氏伯氏去多时,东窟西窟亦可悲。

敦煌学已名天下,中国学人知不知?

 

1941年秋,国民政府监察院院长于右任视察河西,这是参观莫高窟后写下的《敦煌纪事诗》中的一首。面对莫高窟满目疮痍、流沙堆掩的现状忧心如焚。他提议将莫高窟收归国有,建立保护机构,以便管理、保护、研究和宣传敦煌文物艺术。

在于右任的倡议下,国民政府教育部组织“西北艺术文物考察团”,以画家王子云为团长,于1942年来敦煌考察,历时半年多,拍摄和记录了莫高窟大量珍贵资料。

19426月,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中央博物院筹备处、中国地理研究所三个学术团体,组成“西北史地考察团”,考察敦煌石窟,测绘丈量和拍摄莫高窟石窟,并对敦煌文物古迹进行踏查,成绩斐然。

在敦煌艺术熏陶下成长、成熟、成功的艺术家很多,最有影响力的有两个人。

一个是李丁陇。193710月至19386月,时任西安中华艺术专科学校校长、西北文物委员会委员的他,独自一人在敦煌探险,并临摹壁画100余幅,1939年在兰州、西安、重庆等地举办了“李丁陇敦煌壁画临摹展”。自此举始,便开启了中国画家们临摹研究敦煌壁画艺术的序幕。

心灯——莫高窟人的文化虔诚(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一个是张大千。李丁陇之后,让普通民众再次见识并惊叹莫高窟佛教艺术的,是张大千临摹的壁画。1941年在看到李丁陇临摹的敦煌壁画后,张大千对敦煌十分向往,当即自筹资金,携家眷、率门人子侄及喇嘛、画友等数十人,从天府之国远赴敦煌。1941年至1943年期间,为“究探六法艺事之根源,以求六朝隋唐之真迹”,张大千考察临摹石窟壁画276幅,于1943年先后在兰州、成都、重庆等地多次举办“张大千敦煌壁画临摹品展”,并出版了画册《大风堂临摹敦煌壁画》。这一壮举,使得尘封千年的艺术宝藏尽为国人所知,他也因敦煌成为一代大师。

  

历史是脆弱的,因为它被写在纸上,画在墙上;历史又是坚强的,因为总有一批人愿意守护历史的真实。为什么会是这样?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孕育下,他们有文化人的责任,文化人的虔诚,文化人的担当,他们心中有一盏灯,一盏永远照亮自己良知和心性的不灭的心灯。

 

2016722

  评论这张
 
阅读(30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