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宽哥の博客

山一程,水一程,文笔诗心伴我行,矢志不渝情。风一更,雪一更,以文会友访古今……

 
 
 

日志

 
 

【转载】《春王正月》古文赏析  

2016-06-08 14:55:21|  分类: 宽哥读古文观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品介绍】

  《春王正月》选自《公羊传》的隐公元年(公元前722)春王正月条。全文分两部分。前一部分解释《春秋》经文元年春王正月的含义,表明《春秋》尊崇周王室为天下宗主的大一统思想。后一部分解释该年虽为隐公元年却不称隐公即位的原因,目的在于阐发辨尊卑,别嫡庶的思想。值得注意的是,在这类冠冕堂皇之辞的背后,其实是一场血雨腥风的夺权斗争。鲁惠公元妃孟子无子,继室声子生子,名息姑。息姑长大后,鲁惠公为他娶宋武公女仲子。仲子来到鲁国,却被惠公看中,夺而自娶。仲子为惠公生子,名允,即后来的鲁桓公。于是,惠公升仲子为夫人,以允为太子。鲁惠公死后,本应由太子继承君位,但太子年幼,因而鲁国人拥立息姑摄政,是为鲁隐公。鲁隐公声称自己摄政是因为担心诸大夫不能辅佐年幼的太子,他虽宣言让位,但却在位达十一年之久。羽父看透了鲁隐公虚伪的心理,向隐公表示愿意去杀太子,作为交换条件是任命他为太宰。隐公不从。羽父又反过来为太子策划,派人杀隐公,而拥立太子允,是为鲁桓公。


【原文】
  《春王正月
  出处:《公羊传·隐公元年》


  元年者何也?君之始年也。春者何?岁之始也。王者孰谓?谓文王也。曷为先言而后言正月”④?王正月也。何言乎王正月?大一统也

  公何以不言即位?成公意也。何成乎公之意也?公将平国而反之桓。曷为反之桓?桓幼而贵,隐长而卑,其为尊卑也微,国人莫知。隐长又贤,诸大夫扳隐而立之。隐于是焉而辞立,则未知桓之将必得立也。且如桓立,则恐诸大夫之不能相幼君也。故凡隐之立,为桓立也。隐长又贤,何以不宜立?立適,以长不以贤(21);立子(22),以贵不以长。桓何以贵?母贵也。母贵则子何以贵?子以母贵,母以子贵。


【注释】

  《公羊传》亦称《春秋公羊传》、《公羊春秋》,是专门解释《春秋》的一部典籍,其起迄年代与《春秋》一致,即公元前722年至前481年,其释史十分简略,而着重阐释《春秋》所谓的微言大义,用问答的方式解经。《公羊传》的作者旧题是战国时齐人公羊高,他受学于孔子弟子子夏,后来成为传《春秋》的三大家之一。《公羊传》的体裁特点,是经传合并,传文逐句传述《春秋》经文的大义,与《左传》以记载史实为主不同。《公羊传》是今文经学的重要经籍,历代今文经学家时常用它作为议论政治的工具。同时它还是研究至秦汉间儒家思想的重要资料。

  元年:君王执政的第一年,这里指鲁隐公元年。

  王:能够贯彻天道、地道、人道而治天下的君王。孰谓:指的是谁。文王:即周文王姬姓,名昌。

  (he):同,什么。

  王正月:每年的头一个月叫正月,每月的头一天叫朔。古时候王者受命,必改正朔。周历以建子之朋(即夏历的十一月)为岁首。这里讲的王正月是说奉周王的正朔,以周历纪年月。

  大一统:强调王道统一于道、天下统一于王。

  公:指鲁隐公。即位:就君王之位。

  成公意:成全隐公的心意。

  平国:使国家平定。平,治。反之桓:归还给鲁桓公,反同,归还的意思。桓:指鲁桓公。

  贵:出身高贵,指嫡生。桓幼而贵:桓公虽年幼却比隐公高贵。

  隐:指隱公。长(zhang):年长。卑:出身卑微,指庶生。

  其:他们。微:不容易被人知道。

  莫:沒有人。

  贤:贤德。

  诸:各位。扳(ban):强行拥立。隐:指隱公。立之:使之立于国君之位。

  于是:在此情況下。辞立:谢绝被立为国君。

  且:况且。如:如果。

  相(xiang):辅助。幼君:指桓公。

  故:所以。凡:总起来说。

  適(di):通,指嫡生的,封建宗法制度称正妻所生的儿子叫嫡子。

  (21)以:根據。

  (22)立子:立庶子。嫡夫人没有儿子,则从媵人、侄娣所生的儿子(庶子)中选择继承人。


【译文】

  《经》中记载:元年春,王正月。

  元年是什么意思?是诸侯国国君执政的第一年。春是什么意思?是一年的开始。王指的是谁?说的是假设出来的符合道德礼义的文王。为什么先说王然后才说正月?因为是文王所颁布的历法的正月。为什么说是王正月?是为了强调王道统一于道、天下统一于王。为什么不说鲁隐公即位?是为了成全隐公的心意。怎么成全隐公的心意?隐公想使天下平定下来之后就把国君之位归还给桓公。为什么要归还给桓公?桓公年幼却出身高贵,隐公年长却出身卑微,他们的高贵与卑微关系不是人们都很清楚的,国内的人没有人知道。隐公年长而且贤德,各位大夫强行推动他而使他立于国君之位。隐公在此情况下谢绝被立为国君,那么还不知道桓公将来必然能够被立为国君。况且如果桓公被立为国君,就又担心各位大夫不能帮助年幼的国君,所以,总起来说,隐公立在国君之位上是为了桓公而立的。隐公年长而且又贤德,凭什么不应该被立为国君?因为要在嫡生的儿子中选择时,依据是否年长而不是依据是否贤德;在儿子中选择时,依据出身是否高贵而不是依据是否年长。桓公为什么高贵?因为他的母亲贵为国君的夫人。母亲高贵为什么儿子就高贵?因为儿子凭借母亲而能够高贵,母亲凭借儿子而得以尊贵。


【解析】

  元年字与《易经》中的元亨利贞联系起来看,是的意思。天道由开始,《春秋》以开始,其中每代君王的纪年都从元年开始,意味着《春秋》源于效法天道,国君治政首先要效法天道。依夏历,是一年四季的开始,是万物发生的季节。地道顺应天道,在人间表现为四季循环,由此而体现生生不息,所以,意味着国君治政要效法地道。是人中最高者,是效法天道和地道而且能贯彻人道的象征性人物,意味着君王治政需要贯通天道、地道、人道。在夏历中,正月是十二月之首,概括起来就是四季,再概括起来就是春秋,十二月无非就是阴阳的消长。正月对应《易经》的泰卦,是阳气已经占主要地位的一卦,正道由此而开始。总之,元年体现天道,春体现地道,王体现人道,正月体现对天道、地道、人道的开始贯彻。

  鲁隐公只是诸侯国中的一位国君,诸侯国的国君是无权称元年的,也就是说无权立元改元,只有统辖各诸侯国的天子才有此权。在此,称鲁隐公元年,是《春秋》认为,周天子已经失去其德、位、权,亦即已经是天下无的时代,因此,《春秋》要改元,而另立其。王和国君都可以称为,君王治国的道理是相同的。此处是以鲁国假托为王所在的地方,叫做王鲁说。为什么假托鲁国是王所在之地呢?为了说明君王治国如何实行王道。历史事实之中,鲁国国君不是,在此孔子也不是要把鲁国国君当作王,而是把鲁国国君假托为实行王道的现实之中的象征。是十二月的总称,由开始的元年,意味着王道要开始落实到政治之上,而且首要的是要效法天道。在元亨利贞之中,四者各自对应着仁礼义智,所以,元年意味着王道从开始。

  在元亨利贞之中,四者各自对应着春夏秋冬。无论人世间有多少年,无非春夏秋冬的无限循环,而春季是其每次循环的开始。四时是阴阳之气的消长,因此,无论多少次循环,也都只是一气之转换,君王的变换,朝代的变迁,其中不能断绝的是这一气的贯通。阳气产生于冬至,到立春之时,已是三阳开泰的时候,天气开始转暖,万物开始发生,庄稼开始播种。春季不去播种,秋季不得收获;国君不行仁政,庶民不得安宁。四时之中,生长敛藏,只不过是天地之道生生不息的体现。

  王指的是谁?说的是假设出来的符合道德礼义的文王。这个不是指周朝的任何一位,也不是指鲁国国君,而是假托出来能够贯彻王道的,目的是要说明人类如何依照王道来治理天下。什么样的人才能叫做?必须是能够效法天道、地道、人道而且将三者贯通起来的人。现实的掌握政权的国君,假如治理天下不遵循王道,就是不合格的王;背离了王道,国君却自称为王,便是窃取王的名号的僭称王。因此,这里的,是的原则与标准,可以用来指导现实的国君;当现实的国君依据这个原则与标准去治理天下的时候,便是在逐渐接近的标准;不符合这个原则与标准,可以依据这个原则和标准进行批判。为什么说是文王?因为是道德礼乐的意思,文王便是遵循道德礼乐并且推行道德礼乐的人。

  为什么先说王然后才说正月?因为是文王所颁布的历法的正月。为什么说是王正月?是为了强调王道统一于道、天下统一于王。元年体现天道,体现地道,体现人道而且要贯彻天道、地道和人道,所以,王正月是强调王道统一于道。国君治理天下,不能没有统一的历法。《论语》中说行夏之时,《孔丛子》中说,夏时合天道,所以,王道政治使用夏代所用的历法形式,以正月为一岁之首,并由国君颁布于天下,共同遵行。所以,正月必须是王之正月,不能各国各地自行制订颁行。这就是大一统的意思,也就是强调天下统于,这个在原则上是指,在现实中则是指不行于天下,就无所谓的政令不行于天下,天下必乱。

  为什么不说鲁隐公即位?是为了成全隐公的心意。怎么成全隐公的心意?隐公想使天下平定下来之后就把国君之位归还给桓公。国君即位,应该记述即位二字,但是,《春秋》却没有记述,其中所要表达出来的意思是,国君不能为了得到权力和地位而当政。国君是为了天下而存在,绝不是天下为了国君而存在。这里说鲁隐公的心意究竟是不是事实并不是最重要的事,孔子借此而要说明国君为何要做国君、以及如何看待国君的权力和地位才是最重要的事。如果国君为了满足个人私欲而成为国君,那么,王道政治是无法推行的,更无法保证。天下没有平定,就需要平定下来,就像周公在周成王年幼的时候那样,国家有被颠覆的危险,百姓有被重新陷入战乱之中的危险,所以,在此情况下,平定天下,而使百姓不至于陷入战乱之中,是最重要的。

  即位二字的重要性何在?《注》中说:即位者,一国之始,政莫大于正始。故《春秋》以元之气正天之端,以天之端正王之政,以王之政正诸侯之即位,以诸侯之即位正竟内之治。诸侯不上奉王之政,则不得即位,故先言正月而后言即位;政不由王出,则不得为政,故先言王而后言正月也。王者不承天以制号令则无法,故先言春而后言王。天不深正其元,则不能成其化,故先言元而后言春。五者同日并见,相须成体,乃天人之大本,万物之所系,不可不察也。

  为什么要归还给桓公?桓公年幼却出身高贵,隐公年长却出身卑微,他们的高贵与卑微关系不是人们都很清楚的,国内的人没有人知道。在据乱世时代,国君还是需要世袭制的方式,因此,国君的继任者还是在前代国君的儿子之中选择。隐公的前代国君是惠公,当初没有明确嫡庶之分,所以,国人不清楚隐公与桓公的尊卑。但是,国人不知,要遵从王道而做国君的人却不能不知。隐公知道这个道理,所以,才要等国家平定之后将国君之位还给弟弟桓公。这里体现的是国君的修养应该如此。

隐公年长而且贤德,各位大夫强行推动他而使他立于国君之位。隐公在此情况下谢绝被立为国君,那么还不知道桓公将来必然能够被立为国君。况且如果桓公被立为国君,就又担心各位大夫不能帮助年幼的国君,所以,总起来说,隐公立在国君之位上是为了桓公而立的。按照礼的原则,本来不应该继承国君之位的人,如果私自登上国君之位,则是篡权夺位;如果不是自己有篡权夺位之心,而被各位大夫强行推动,是得臣民拥戴的体现。即使是在臣民拥戴的情况下,也要有正心诚意。从亲情而言,隐公是兄,桓公是弟,兄长不能不爱惜兄弟,所以,要为兄弟着想;从国家而言,如果年幼的桓公当时就被立为国君,隐公又惟恐大夫不能辅佐幼君而导致国家混乱,所以,要为国家百姓着想。能有此心此意,才能有推行仁政的可能性。

隐公年长而且又贤德,凭什么不应该被立为国君?因为要在嫡生的儿子中选择时,依据是否年长而不是依据是否贤德;在儿子中选择时,依据出身是否高贵而不是依据是否年长。《孔丛子·杂训》中记载:子思曰:殷人质而尊其尊,故立弟;周文文而亲其亲,故立子。亦各其礼也。文质不同,其礼则异。文王舍適(嫡)立其次,权也。(穆)公曰:苟得行权,岂唯圣人?唯贤与爱立也。子思曰:圣人不以权教,故立制垂法,顺之为贵。若必欲犯,何有于异?公曰:舍贤立圣,舍愚立贤,何如?子思曰:唯圣立圣,其文王乎?不及文王者,则各贤其所爱,不殊于適(嫡),何以限之?必不能审贤愚之分,请父兄群臣卜于祖庙,亦权之可也。’”因此,在据乱世时代,因为没有文王那样的圣人,所以,为了避免各贤其所爱,才有立嫡之法。这里所说的隐公因为庶生所以卑微,桓公因为嫡生所以高贵,就是此意。

  桓公为什么高贵?因为他的母亲贵为国君的夫人。母亲高贵为什么儿子就高贵?因为儿子凭借母亲而能够高贵,母亲凭借儿子而得以尊贵。在据乱世时代,为了免于权位之争,确定国君继任者的时候,先要选择国君的夫人所生的长子。否则,众子争位,祸及国家百姓。假如因为其他原因而所立的不是国君夫人的嫡生之子,那么,因为儿子孝敬母亲是天经地义,所以,新任国君的母亲也因此而被尊为夫人。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