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宽哥の博客

山一程,水一程,文笔诗心伴我行,矢志不渝情。风一更,雪一更,以文会友访古今……

 
 
 

日志

 
 

【转载】《展禽论祀爰居》古文赏析  

2016-06-08 13:00:51|  分类: 宽哥读古文观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品介绍】

  《展禽论祀爰居》以祀爰居為无故加典,发出如许大议论,而指文仲為不知、不仁。以不知而言,我们可以把展禽当作破除迷信的先知看待。展禽说明列在祀典的,如禘、郊、祖、宗、报各种祭祀的对象,都是先民中对於国家、社稷、百姓有大功有大恩的,慎终追远,所以要祭祀他。至於爰居,则是一隻海鸟而已,若去祭牠,就是愚昧迷信了。至於率民以祭,劳民伤财,更是有失仁爱了。所以展禽觉得千万不可以的。最后又说海鸟来是為避灾的道理,使人口服心服。圣人之言,果然不同啊。


【原文】
  《展禽论祀爰居》
  出处:《国语·鲁语上》


  海鸟曰爰居,止于鲁东门之外二日。臧文仲使国人祭之。展禽曰:越哉(1),臧孙之为政也!夫祀,国之大节也,而节,政之所成也。故慎制祀以为国典。今无故而加典,非政之宜也。
  “
夫圣王之制祀也,法施于民则祀之,以死勤事则祀之,以劳定国则祀之,能御大灾则祀之,能捍大患则祀之。非是族也,不在祀典。昔烈山氏之有天下也(2),其子曰柱,能植百谷百蔬。夏之兴也,周弃继之(3),故祀以为稷。共工氏之伯九有也(4),其子曰后土,能平九土(5),故祀以为社。黄帝能成命百物(6),以明民共财。颛顼能修之(7),帝喾能序三辰以固民(8),尧能单均刑法以议民(9),舜勤民事而野死,鲧障供水而殛死,禹能以德修鲧之功,契为司徒而民辑(10),冥勤其官而水死(11),汤以宽治民而除其邪,稷勤百谷雨山死(12),文王以文昭,武王去民之秽。故有虞氏禘黄帝而祖颛顼,郊尧而宗舜;夏后氏禘黄帝面祖颛顼,郊鲧而宗禹;商人禘舜而祖契,郊冥而宗汤;周人禘喾而郊稷,祖文王而宗武王。幕,能帅颛顼者也,有虞氏报焉(13);杼,能帅禹者也,夏后氏报焉;上甲微,能帅契者也,商人报焉;高圉、太王,能帅稷者也,周人报焉。凡禘、郊、祖、宗、报,此五者,国之典祀也。
  “
加之以社稷山川之神,皆有功烈于民者也。及前哲令德之人,所以为民质也(14);及天之三辰,民所以瞻仰也;及地之五行(15),所以生殖也;及九州名山川泽,所以出财用也。非是,不在祀典。
  “
今海鸟至,已不知而犯之,以为国典,难以为仁且知矣。夫仁者讲功,而知者处物。无功而祀之,非仁也;不知而不问,非知也。今兹海其有灾乎?夫广川之鸟兽,恒知而避其灾也。
 
是岁也,海多大风,冬暖。文仲闻柳下季之言,曰:信吾过也。季子之言,不可不法也。使书以为三策(16)


【注释】

   (1)越:指越礼。展禽,即柳下惠(季),鲁大夫。
   (2)烈山氏:即神农氏。
   (3)弃:传说为周之始祖,尧舜时农官。
   (4)共工氏:传说不一,一说为水官。九有:即九州。
   (5)九土:九州的土地。社:土地神。
   (6)命:名。成命:定百物之名。
   (7)颛顼:音专旭,即高阳氏,黄帝之孙。
   (8)帝喾:音酷。即高辛氏,黄帝之曾孙。三辰:日、月、星。固:安定。
   (9)单:通,尽。仪:善。
   (10)契:传说为商之始祖。辑:和。
   (11)冥:契六世孙,夏时水官。
   (12)稷:即弃。
   (13)禘、祖、郊、宗、报:均为祭礼名。帅:遵循。
   (14)质:信。
   (15)五行:金、木、水、火、土。
   (16)策:古代写字用的竹简或木板。


【译文】

  名叫爰居的海鸟,停在鲁国国都东门外已经两天了。臧文仲命令国都里的人都去祭祀它,展禽说:臧孙治理政事太越礼了!祭祀,是国家的大法,而法度,则是政治成功的基础。所以要慎重地制定祀典作为国家的常法。现在无故增加祀典,不是治理政事的正确方法。

  圣明的先王制定祀典的准则是,对百姓执行法度就祭祀他,努力王事而死就祭祀他,安定国家有功就祭祀他,能防止重大灾害就祭祀他,能抵御重大祸患就祭祀他,不是这一类的,不在祀典之内。从前神农氏拥有天下,他的后代名叫柱,能种植各种谷物和莱蔬;夏朝建立以后,周的始祖弃继承了柱的事业,所以作为谷神祭祀他。共工氏称霸九州,他的后代担任土官之长,称为后土,因能治理九州的土地,所以作为土神祭祀他。黄帝能替各种事物命名,使百姓了解事物的名称,供给所需的财赋,颛顼又能进一步加以修定;帝喾能序列日、月、星辰以安定百姓,尧能竭力平均刑法以为百姓的准则,舜努力民事而死于野外,鲧堵洪水而被杀,禹能以德行修正鲧的事业,契任司徒而百姓和睦,冥尽水官的职责而死于水中,汤以宽大治理百姓并替他们除掉邪恶的人,后稷致力于谷物种植而死在山间,文王以文德昭著,武王除掉百姓所唾弃的坏人。所以有虞氏禘祭黄帝而祖祭颛顼,郊祭尧而宗祭舜;夏后氏禘祭黄帝而祖祭颛顼,郊祭鲧而宗祭禹;商朝人禘祭帝喾而祖祭契,郊祭冥而宗祭汤;周朝人禘祭帝喾而郊祭后稷,祖祭文王而宗祭武王。幕是能继承颛顼的人,有虞氏为他举行报恩祭;季杼是能继承夏禹的人,夏后氏为他举行报恩祭;上甲微是能继承殷契的人,商朝人为他举行报恩祭,高圉、太王是能继承后稷的人,周朝人为他们举行报恩祭。总共有禘、郊、祖、宗、报,这五种,是国家的祭祀大典。加上土神、谷神、山川之神,都是对百姓有功绩的;还有,前代有智慧和美德的人,是百姓所信赖的;天上的日、月、星辰,是百姓所仰望的;地上的金、木、水、火、土,是万物赖以生长繁殖的;九州的大山川泽,是赖以出产财富的。不是上述这些,不在祀典之内。现在海鸟飞来,自己不懂而去祭祀它,当作国家的大典,这就难以算是仁爱和智慧了。仁者善于评价功劳,智者善于处理事物。海鸟无功而祭祀它,不是仁;自己不懂又不问,不是智。现在这一带海上恐怕将有灾害吧?大江大海的鸟兽,总是预先知道并躲避即将到来的灾害的。

  这年,海上多大风,暖冬。文仲听了柳下季的话说:确实是我的错啊!季先生的话,不可不当做原则啊!让属下写了三个竹简分送给司马、司空、司徒 。


【简析】

臧文仲叫国人去祭祀海鸟爰居,引起展禽的一番大议论。这番议论反映出:祭祀是当时国家的大事,但只有为人民建立了功劳的人以及有益于人民的事物,大家才把它当作神来祭祀。虽然有迷信的色彩,但主张仁者讲功,智者处物,反对淫祀,在古代却是颇有见地的。

古代的祭祀虽是神本位的,但从所谓国之大节也政之所成也的定位来言,则又蕴含着古人浓厚的民本主义思想。展禽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对臧文仲无故而加典、祭祀爰居的荒唐行为进行了批评,并使他终于承认了错误。

  从一只海鸟落笔,引出一段援古证今的绝大议论,传统制祀的隆重与臧文仲祀爰居的轻率本身就形成了强烈的反差。结尾又回到题面,对爰居的出现进行了科学的解释,并以其后事态的发展证实了展禽的论断。一开一合,互相照应,使人对正确与谬误的感受更为深刻。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