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宽哥の博客

山一程,水一程,文笔诗心伴我行,矢志不渝情。风一更,雪一更,以文会友访古今……

 
 
 

日志

 
 

【转载】明代文学家、书画家、军事家、戏剧家 :徐渭2  

2016-06-27 22:23:49|  分类: 读书是一种快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词作品

对于徐渭诗歌而言,最强有力的声音首先来自袁宏道的《徐文长传》。之后明清几本重要的明诗总集、选集中的徐渭诗歌评价、明清有关诗评对于徐渭诗歌的体认,大致经历了一个由高到低的过程。

徐渭是一个性格很激烈的人,虽然他的诗中始终有细腻温厚的一面,但他的焦躁常常是无法遮掩的。如他在诗中常常用到的崩云和鼓声的意象,通过直接诉诸读者的感觉,使之历验曾激发诗人的原有情绪,尽量避免思索的迟延,来体验生命痛苦、倔强与美丽的韵律。

海上曲

暇日弃筹策,卒卒相束手。四疆险何限,但阻孤城守。

旷野独非民,弃之如弃草。城市有一夫,谁不如木偶?

长立睥睨间,尽日不得溲。朝餐雪没胫,夜卧风吹肘。

彼亦何人斯,炙肉方进酒!

谒孝陵诗

二百年来一老生,白头落魄到西京。疲骑狭路愁官长,破帽青衫拜孝陵。

亭长一抔终马上,桥山万岁始龙迎。当时事业难身遇,凭仗中官说与听。

廿八日雪

生平见雪颠不歇,今来见雪愁欲绝。昨朝被失一池绵,连夜足拳三尺铁。 

杨柳未叶花已飞,造化弄水成冰丝。此物何人不快意,其奈无貂作客儿。

太学一生索我句,飞书置酒鸡鸣处。天寒地滑鞭者愁,宁知得去不得去? 

不如着屐向西头,过桥转柱一高楼。华亭有人住其上,我却十日九见投。

昨见帙中大可诧,古人绝交宁不罢,谢榛既举为友朋,何事诗中显相骂? 

乃知朱毂华裾子,鱼肉布衣无顾忌!即令此辈忤谢榛,谢榛敢骂此辈未? 

回首世事发指冠,令我不酒亦不寒。须臾念歇无些事,日出冰消雪亦残。

《题墨葡萄诗》

半生落魄已成翁, 独立书斋啸晚风。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

人物传记

原文

徐渭,字文长,为山阴诸生,声名籍甚。薛公蕙校越时,奇其才,有国士之目;然数奇,屡试辄蹶。

中丞胡公宗宪闻之,客诸幕。文长每见,则葛衣乌巾,纵谈天下事,胡公大喜。是时公督数边兵,威镇东南;介胄之士,膝语蛇行,不敢举头,而文长以部下一诸生傲之;议者方之刘真长、杜少陵云。会得白鹿属文长作表,表上,永陵喜。公以是益奇之,一切疏计,皆出其手。文长自负才略,好奇计,谈兵多中。视一世事无可当意者,然竟不偶。 文长既已不得志于有司,遂乃放浪麴糵,恣情山水,走齐、鲁、燕、赵之地,穷览朔漠。其所见山奔海立,沙起雷行,雨鸣树偃,幽谷大都,人物鱼鸟,一切可惊可愕之状,一一皆达之于诗。其胸中又有勃然不可磨灭之气,英雄失路、托足无门之悲,故其为诗如嗔如笑,如水鸣峡,如种出土,如寡妇之夜哭,羁人之寒起。虽其体格,时有卑者,然匠心独出,有王者气,非彼巾帼而事人者所敢望也。文有卓识,气沈而法严,不以模拟损才,不以议论伤格,韩、曾之流亚也。文长既雅不与时调合,当时所谓骚坛主盟者,文长皆叱而怒之,故其名不出于越,悲夫!

喜作书,笔意奔放如其诗,苍劲中,姿媚跃出,欧阳公所谓「妖韶女,老自有余态」者也。间以其余,旁溢为花鸟,皆超逸有致。

卒以疑杀其继室,下狱论死;张太史元忭力解,乃得出。晚年,愤益深,佯狂益甚;显者至门,或拒不纳。时携钱至酒肆,呼下隶与饮;或自持斧,击破其头,血流被面,头骨皆折,揉之有声;或以利锥锥其两耳,深入寸余,竟不得死。周望言晚岁诗文益奇,无刻本,集藏于家。余同年有官越者,托以钞录,今未至。余所见者,徐文长集、阙编二种而已。然文长竟以不得志于时,抱愤而卒。

石公曰:「先生数奇不已,遂为狂疾;狂疾不已,遂为囹圄。古今文人,牢骚困苦,未有若先生者也!」虽然,胡公间世豪杰,永陵英主,幕中礼数异等,是胡公知有先生矣。表上,人主悦,是人主知有先生矣。独身未贵耳。先生诗文崛起,一扫近代芜秽之习,百世而下,自有定论,胡为不遇哉?

梅客生尝寄予书曰:「文长吾老友,病奇于人,人奇于诗。」余谓:「文长无之而不奇者也。无之而不奇,斯无之而不奇也!悲夫!」

轶事典故

冯梦龙《情史类略》记载:山阴徐渭,字文长,高才不售。胡少保宗宪总督浙西,聘为记室,宠异特甚。渭常出游,杭州某寺僧徒不礼焉,衔之。夜宿妓家,窃其睡鞋一只,袖之入幕,诡言于少保,得之某寺僧房。少保怒不复详,执其寺僧二三辈,斩之辕门。

渭为人猜而妒。妻死后再娶,辄以嫌弃。续又娶小妇,有殊色。一日,渭方自外归,忽户内欢笑作声,隔窗斜视,见一俊僧,年可二十余,拥其妇于膝,相抱而坐。渭怒,往取刀杖,趋至欲击之,已不见矣。问妇,妇不知也。后旬日,复自外归,见前少年僧与妇并枕昼卧于床。渭不胜愤怒,声如吼虎,便取灯檠刺之,中妇顶门而死,遂坐法系狱。后有援者获免。一日闲居,忽悟僧报。伤其妇死非罪,赋《述梦诗》二章云:

伯劳打始开,燕子留不住。今夕梦中来,何似当初不飞去。怜羁雌,嗤恶侣。两意茫茫坠晚烟,门外鸟啼泪如雨。”“跣而濯,宛如昨,罗鞋四钩闲不着。棠梨花下踏黄泥,行踪不到栖鸳阁。自是绝不复娶。

徐渭的故事

其一

张三李四拜访徐文长,张三暗将徐文长拉到一边说:文长兄,今日你若能令李四呱呱呱的叫三声,我今天就请客吃饭。

徐文长笑道:此事极易。徐文长将张三李四带到一片西瓜地中,徐文长手指瓜田对李四说:李兄啊,你看这一片葫芦长的多好啊。李四纳闷道:文长兄啊,这明明是瓜嘛,你怎么说是葫芦呢?

徐文长道:是葫芦。李四道:是瓜。徐文长:葫芦!李四:瓜!!徐文长:葫芦,葫芦,葫芦!李四:瓜,瓜,瓜!

其二

徐文长在街上遇见卖缸的,问一斤卖几文。卖缸的见他外行,答说百文(?)一斤。徐文长叫他扛着,跟了他走了许多路,到得家里,他进去拿出铁锤和秤来,说我只要秤二斤就够了。卖缸的只好又扛了回去。

其三

徐文长在桥边看见一个乡下人挑着一担粪走来,他便说,这桥上挑了不好走,我帮你抬过去罢。乡下人见他是斯文人,不敢劳他,但是他一定愿意帮忙,于是把一只粪桶抬过桥去了。随后他对乡下人说道,我乏极了,那一桶不能再抬,请你自己设法罢。

其四

有一个人去找徐文长,说他的女儿喜欢站在门口,屡戒不听,问他有没有什好法子。徐文长说只要花三文钱,便可替他矫正女儿的坏脾气。那父亲很高兴,拿出三文钱交给徐文长,他便去买了一文钱的豆腐和两文钱的酱油,托在两只手上,赤着背,从那女儿的门外走过。正走到她的前面,徐文长把肚皮一瘪,裤子掉了下来,他便嚷着说,啊呀,裤子掉了,我的两只手不得空,大姑娘,请你替我系一系好罢。那姑娘跑进屋里去,以后不再站门口了。

其五

徐文长住在一个寺里,方丈待他很怠慢。他每清早,乘和尚睡着未起的时候,穿戴了僧衣僧帽,往后园去,对着一家楼窗小便。这乃是一个武官的小姐的绣房,她把这事告诉了父亲,把方丈拿去,一顿板子打死了。后来冤鬼寻着了他,有一天他回家去,恍惚看见他的妻和一个和尚同睡,用刀砍去,原来却只是她独自睡着。徐文长因为这件事,坐了好几年的监,好容易才得放免。

其六

有人同徐文长赌赛,如他能够往三埭街连呼堕贫三声,当请他吃酒。徐文长便到三埭街的旧货店指着一个瓷瓶叫道,那个大瓶卖多少钱?那个大瓶,那个大瓶!店里的人无可如何,他终于得胜而去了。

又有乡村演戏,请徐文长写戏台的匾,文曰,天下太平。但是他们的报酬少给了一点,所以等到把匾挂好之后,大家一看,见第三个字缺少了一笔,变成天下大平了。村民大窘,又去求他,他随后走来,把笔掷上去,在大字下点了一下,大家这才安心了。

其七

徐文长买白菜,卖菜的说一文一斤,他说一文两斤,卖菜的粗鲁地答说,那只好卖粪吃。徐文长便不再计较,说他要,照讨价买下了,可是秤来秤去费了许多工夫,卖菜的觉得很饿了,等徐文长进去算帐之后,他看桌上有两个烧饼,便拿来吃了。徐文长出来,向桌上张望,卖菜的便说,这里两个烧饼是我借吃了。徐文长顿足道,了不得,这是砒霜烧饼,我拿来药老鼠的。卖菜的十分惊慌道,那怎么好呢?徐文长道,现在已经来不及叫医生,听说医砒毒只有粪清最好,你还是到粪缸那里吃一点罢。卖菜的性命要紧,只能去吃,徐文长随对他说道,究竟是谁吃了粪呢?

其八

徐文长遇见一个卖鸡蛋的,说要全买,叫他在石头上张着两臂做圈,自己把鸡蛋点数放在圈内。数了之后,徐文长说去拿篮子来盛,却再也不出来。卖鸡蛋的伸着两臂围住鸡蛋,不能动一动,正在焦急,里边又放出一只大狗来,真把他吓得不知怎么样才好了。

其九

有许多老太婆坐了一只船去进香,遇见徐文长请求搭船,她们就答应了。徐文长下了船,坐在船头上,说替她们烧茶。他拿出一包糖,泡起糖茶来,老太婆本来是喜欢喝糖茶的,又经徐文长殷勤相劝,左一碗右一碗地不知吃了多少,不久便觉得肚胀,想要小解了。她们正急得没法,却见徐文长在那里拿着一支纸捻刺鼻孔,很舒服似地打嚏呢。她们问说,徐先生,你在干什么?他答道,我想小解,只是现在不便,所以在这里打几个喷嚏通通气,便不要紧了。她们一听有这样的好法子,大家动手齐来仿行,可是才打了一个嚏,小便就立刻都漏了出来了。

其十

徐渭猜谜斗太师

又到了府试之年,明朝廷派窦太师到江南主持考务。

一天,徐渭到杭州西湖宜园游耍,这里正举行灯谜盛会,他见园门口高高悬挂一首诗谜:

二人抬头不见天,一女之中半口田;八王问我田多少,土字上面一千田。

当时不少人围在那里,苦苦思索,谁也没能猜出谜底。徐渭读罢微微一笑:不难,不难。说了句:但愿人间家家如此。便嘻笑而去。

有个诗人仔细品味徐渭的话,恍然大悟,他对众人道破谜底:“‘二人抬头不见天是个字;一女之中半口田是个字;八王问我田多少是个字;土字上面一千田是个字,合起来就是夫妻义重。这不正是家家所盼望的吗!” 墨客骚人们一听,抚掌称赞:徐渭真乃天下才子也!

这消息传到那骄矜的窦太师耳中,气得胡子翘起,愤然道:徐渭不过一介布衣,小小百姓,竟然比我多天下二字!于是,他派人请徐渭到西湖游船上饮酒赋诗。

席间,窦太师笑道:本官有一谜语,谜面是,摸着无节,看着有节;两头冰冷,中间火热。猜一物。” 徐渭淡淡一笑道:谜底是那历书,连杭州的三尺幼童都知道。

窦太师表面上对徐渭称赞了一番,心中妒火更旺。

几日后开考了。 主考官窦太师到贡院巡视了一遍,见徐渭也在考生中,冷冷一笑,拿起把剪刀,笔直插入木柱上,说声:诸生开笔吧!说完扭头便走了。

没有试题,只插一剪刀,好一个奇怪的考试。一时弄得诸考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人人执笔发呆。

徐渭见大家都在发呆,就提醒道:太师拿起剪刀,戳破木头,这不是起剪破木吗?他出的试题就是论战国时的四员大将——白起、王翦(与剪同音)、廉颇和李牧哩!没有错,大家赶快动手吧!” 考生们经徐渭一点拨,个个得心应手,一挥而就。

不久,窦太师又进来了,见诸考生缩手端坐着,以为这次真的被他难倒了,才慢慢地念出试题读到《论起翦颇牧》。 诸考生一听,果然与徐渭说的分毫不差,一不会儿,大家随徐渭交了卷。

窦太师接过考卷,顿时愣住了。他心想:才念了题目,怎么一下子就都写好了?抽卷阅读。篇篇扣题,他特地抽出徐渭的考卷来看,更是妙笔生花,不禁暗暗惊叹。但是到了卷末,忽然看见上面画着祭桌和灵牌。窦太师十分生气,心里骂道:好一个自负的小子!还没考中,就想做官祭祖了!于是,他提笔批道:文章虽好,祭祖太早。不取。

后来,有人告诉他这次批卷的事,徐渭听了哈哈大笑道:真是个昏头的太师!我哪里是想做官祭祖,因为老母生病,我一边应考一边在记挂她,写好文章看看时间有多,才画了这点东西,我是在祷告祖先保佑她老人家玉体无恙哩!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