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宽哥の博客

山一程,水一程,文笔诗心伴我行,矢志不渝情。风一更,雪一更,以文会友访古今……

 
 
 

日志

 
 

【转载】《朋党论》古文赏析  

2016-06-17 17:04:19|  分类: 宽哥读古文观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品介绍】

  《朋党论》是欧阳修1044年(庆历四年)向宋仁宗上的一篇奏章,被评为是欧阳修最好的文章之一,也是文起八代之衰的古文运动中最好的文章之一;在汉语言文学传世的政论散文中,也是最好的文章之一。该文实践了欧阳修事信、意新、理通、语工的理论主张。通篇对比,很有特色。


【原文】
   
朋党论
   
作者:[北宋]欧阳修


  臣闻朋党之说,自古有之,惟幸人君辨其君子、小人而已[2]

  大凡君子与君子以同道为朋[3],小人与小人以同利为朋,此自然之理也。然臣谓小人无朋,惟君子则有之,其故何哉?小人之所好者,禄利也;所贪者,财货也。当其同利之时,暂相党引以为朋者[4],伪也;及其见利而争先,或利尽而交疏,则反相贼害[5],虽其兄弟亲戚不能相保。故臣谓小人无朋,其暂为朋者,伪也。君子则不然,所守者道义,所行者忠信,所惜者名节。以之修身,则同道而相益;以之事国,则同心而共济[6],始终如一,此君子之朋也,故为人君者,但当退小人之伪朋,用君子之真朋,则天下治矣。

  尧之时,小人共工、驩兜等四人为一朋[7],君子八元、八恺十六人为一朋[8]。舜佐尧,退四凶小人之朋,而进元、恺君子之朋,尧之天下大治。及舜自为天子,而皋、夔、稷、契等二十二人并列于朝[9],更相称美,更相推让[10],凡二十二人为一朋,而舜皆用之,天下亦大治。《书》[11]曰:纣有臣亿万,惟亿万心[12];周有臣三千[13],惟一心。纣之时,亿万人各异心,可谓不为朋矣。然纣以亡国。周武王之臣,三千人为一大朋,而周用以兴[14]。后汉献帝时[15],尽取天下名士囚禁之[16],目为党人[17]。及黄巾贼起[18],汉室大乱,后方悔悟,尽解党人而释之,然已无救矣。唐之晚年,渐起朋党之论[19],及昭宗时[20],尽杀朝之名士,或投之黄河,曰:此辈清流,可投浊流[21]而唐遂亡矣。

  夫前世之主,能使人人异心不为朋,莫如纣;能禁绝善人为朋,莫如汉献帝;能诛戮清流之朋,莫如唐昭宗之世:然皆乱亡其国。更相称美,推让而不自疑,莫如舜之二十二臣,舜亦不疑而皆用之。然而后世不诮舜为二十二人朋党所欺[22],而称舜为聪明之圣者,以能辨君子与小人也。周武之世,举其国之臣三千人共为一朋,自古为朋之多且大莫如周,然周用此以兴者,善人虽多而不厌也[23]

  嗟呼!夫兴亡治乱之迹,为人君者可以鉴矣[24]!


【注释】

  [1] 本篇选自《欧阳文忠公集》,《欧明修文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年,是宋仁宗时欧阳修为驳斥保守派对革新派的诬隐而写呈仁宗的。
  [2] 惟:只。幸:希望。
  [3] 大凡:大体上。道:一定的政治主张或思想体系。
  [4] 党引:勾结。
  [5] 贼害:残害。
  [6] 之:指代上文的道义忠信名节。修身:按一定的道德规范进行自我修养。济:取得成功。
  [7] (gōng)工兜(huándōu)等四人:指共工、兜、鲧(gǔn)、三苗,即后文被舜放逐的四凶
  [8] 八元:传说中上古高辛氏的八个才子。八恺:传说中上古高阳氏的八个才子。
  [9] (gāo)(kú)、稷(jì)、契(xiè):传说他们都是舜时的贤臣,皋掌管刑法,掌管音乐,稷掌管农业,契掌管教育。《史记·五帝本纪》载:舜曰:!()二十有二人,敬哉,惟时相天事。’”
  [10] (gēng)相:互相。
  [11] 书:《尚书》,也称《书经》。
  [12] 惟:语气词,这里表判断语气。
  [13] 周:指周武王,周朝开国君主。
  [14] 用:因此。
  [15] 后汉献帝:东汉最后一个皇帝刘协。逮捕,囚禁党人应是桓帝、灵帝时的宦官所为。
  [16] 尽取天下名士囚禁之:东汉桓帝时,宦官专权,一些名士如李膺等二百多人反对宦官被加上诽讪朝廷的罪名,逮捕囚禁。到灵帝时,李膺等一百多人被杀,六、七百人受到株连,历史上称为党锢之祸
  [17] 目:作动词用,看作。
  [18] 黄巾贼:此指张角领导的黄巾军。是对农民起义的诬称。
  [19] 朋党之论:唐穆宗至宣宗年间(8[21]-8[59]),统治集团内形成的牛僧孺为首的党和以李德裕为首的李党,朋党之间互相争斗,历时四十余年,史称牛李党争
  [20] 昭宗:唐朝将要灭亡时的一个皇帝。杀名士投之黄河本发生于唐哀帝天佑二年,哀帝是唐代最后一个皇帝。
  [21] “此辈清流两句:这是权臣朱温的谋士李振向朱温提出的建议。朱温在白马驿(今河南洛阳附近)杀大臣裴枢等七人,并将他们的尸体投入黄河。清流:指品行高洁的人。浊流:指品格卑污的人。
  [22] (qiào):责备。
  [23] 厌:满足。
  [24] 迹:事迹。


【译文】

  臣听说关于朋党的说法是自古就有的,只希望吾君能辨识他们是君子还是小人罢了。大体说来,君子与君子,是以理想目标相同结成朋党;小人与小人,以暂时利益一致结成朋党。这是很自然的道理呵。

  然而臣又认为小人没有朋党,只有君子才有。这是什么缘故呢?(因为)小人所喜的是利禄,所贪的是货财。当他们利益一致的时候,暂时互相勾结而为朋党,这种朋党是虚伪的。等到他们见利而各自争先,或者到了无利可图而交情日益疏远的时候,却反而互相残害,即使对其兄弟亲戚也顾不得。所以臣认为小人无朋党,他们暂时为朋党,是虚伪的。君子就不是这样。他们所依据的是道义,所奉行的是忠信,所爱惜的是名誉和节操。用它们来修养品德,则彼此目标相同又能够互相取长补短;用它们来效力国家,则能够和衷共济,始终如一,这就是君子的朋党。所以做君王的,只应该废退小人虚伪的朋党,而任用君子真正的朋党,只有这样,才能天下大治。

  尧的时候,小人共工、驩兜等四人为一朋党,君子则有八元和八恺共十六人为一朋党。舜辅佐尧,废退四凶小人的朋党,进用八元八恺君子的朋党,尧的天下得以大治。等到舜自己做了天子,皋陶、夔、后稷、契等二十二人并列于朝廷之上,彼此递相称美,互相推举谦让,共二十二人为一朋党,舜一一任用他们,天下也得以大治。《尚书》上说:纣有臣亿万,便有亿万条心;周有臣三千,却只是一条心。纣的时候,亿万人心各不相同,可说是不成其为朋党了,然而纣却因此而亡国。周武王的臣子三千人结成一个大朋党,但周却因此而振兴。东汉献帝时候,把天下所有名士都看成党人而予以囚禁,直到黄巾军起来,汉室大乱,这才悔悟,把党人都予释放,可是局面已经无法挽救了。唐朝晚年,又逐渐兴起朋党的说法,到昭宗时,把在朝名士都杀了,有的还被投到黄河里,说是这些人自称清流,可以投他们到浊流里去(让他们变成浊流)。然而唐朝也即随之灭亡了。

  那些前代的君主,能让人人各怀异心不结朋党的,莫过于纣;能禁止、断绝好人结为朋党的,莫过于汉献帝;能诛杀清流朋党的,莫过于唐昭宗时代。然而都因此致乱而使他们亡国。而彼此称道赞美、推举谦让而自信不疑的,莫过于舜的二十二臣,舜也并不怀疑他们且都予以任用。然而后代的人并不讥讽舜被二十二人结成的朋党所欺骗,反倒称赞舜是聪明的圣人,因为他能辨识君子和小人呵。周武王时代,推举他的国里臣子三千人合成一个朋党,自古以来结为朋党的,从人数之多与规模之大都莫过于周,可是周却因此而振兴,那是好人即使很多他们也总觉得不够的缘故呵。

  唉,这些治乱兴亡的史迹,做君王的很可以引为鉴戒呢!


【写作背景】

  庆历三年(1043),韩琦、范仲淹、富弼等执政,欧阳修、余靖等也出任谏官。这时开始实行一些政治改革。从范仲淹、欧阳修等人相继贬官开始,他们已经被保守派官僚指为朋党。此后党议不断发生,宋仁宗在宝元元年(1038)还特意下过戒朋党的诏书。到了庆历三年,吕夷简虽然被免职,但他在朝廷内还有很大的势力。为了反对改革,以夏竦为首的一伙保守派官僚就正式攻击范仲淹、欧阳修是党人

  欧阳修当时担任谏官,就在庆历四年(1044)向宋仁宗上了一篇奏章,叫《朋党论》,给夏竦等人以坚决的回击。《朋党论》这篇著名的政沦文,在革新派与保守派的斗争中,同样是很有战斗意义的。

 

【解析】

  这是一篇驳论文。文章起笔不凡,开篇提出:君子无党,小人有党的观点。对于小人用来陷人以罪、君子为之谈虎色变的朋党之说,作者不回避,不辩解,而是明确地承认朋党之有,这样,便夺取了政敌手中的武器,而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开头一句,作者就是这样理直气壮地揭示了全文的主旨。它包含三个方面内容:A朋党之说自古有之 B 朋党有君子与小人之别; C 人君要善于辨别。作者首先从道理上论述君子之朋与小人之朋的本质区别;继而引用了六件史实,以事实证明了朋党的自古有之;最后通过对前引史实的进一步分析,论证了人君用小人之朋,则国家乱亡;用君子之朋,则国家兴盛。文章写得不枝不蔓,中心突出,有理有据,剖析透辟,具有不可辩驳的逻辑力量。

  全文有五个自然段,分为三部分。

  第一部分(第一自然段):提出全文的中心论点:惟幸人君辨其君子、小人而已。大臣结为朋党一般为统治者所忌恨。欧阳修以朋党自古有之,出人意料地肯定朋党存在的客观性和理性依据,从而顺利地推出了全文的中心论点。

  第二部分(第二、三、四自然段):具体论述君子之朋与小人之朋的本质差别以及对国家兴亡的利弊。论证务必辨明君子之朋与小人之朋的道理。
这一部分分三层:

  第一层(第二自然段):对朋党的性质进行对比。以同道同利的对比引出真朋伪朋的本质差异,得出退小人之伪朋,用君子之真朋,则天下治矣的结论,从而强调辨明君子之朋与小人之朋的重要性。

  第二层(第三自然段):对朋党的历史作用进行对比。作者引用历史事实,从正反两方面加以论证。正面例子:尧舜用君子之朋,退小人之朋达到天下大治。反面例子:汉献帝、唐昭宗残害君子之朋而亡国。正反对举的例子:纣不为朋而亡国;周朝为一大朋而国兴。用君子之朋和退小人之朋的史实进一步强调辨明君子之朋与小人之朋的重要性。
  第三层(第四自然段):对国君对待朋党的态度进行对比。那些各怀异心不能结为朋党、禁止君子结为朋党、杀戮朋党的国君最终都亡国了;那些任用君子之朋的国君都兴国,并且得到后人称颂。在的对照中再次强调辨明君子之朋与小人之朋的重要性。

  第三部分(第五自然段):得出结论,照应开头,惟幸人君辨其君子、小人而已,希望皇上汲取历史上兴亡治乱的经验教训,大胆信用君子之朋。

  本文通篇以对比法进行论证。

开始,作者就以自古有之的论断对朋党表态,重要的是严格区分君子”“小人两类不同性质的朋党。君子以道,而小人以利,从结朋的基础上点破,小人无朋,惟君子有之,快刀斩乱麻,干净利落。一无一有,一伪一真,将论据双双排开,前后对照,揭其真面目,理直气壮,毫不含糊接着,从正面论述君子之朋,劝导人君退小人之伪朋,用君子之真朋

第二段,从历史上论证君子之朋与小人之朋的是非,体现在一反一正的具体事实中。在第一层次中,将尧、舜的治与商纣的乱相对比。在第二层次中。又将周武王的治与汉献帝、唐昭宗的乱相对比,言之有据,触目惊心,不容君王不相信。历史是一面镜子,用兴亡对比进谏,证据凿凿,君王岂可忽视

  第三段是人君对君子之朋与小人之朋的态度对比。这主要体现在能辨不辨退的对比中。商纣、献帝、昭宗导致国家衰亡。舜、周武使天下大兴。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卒章显志,再次通过对比归纳到写作此文的目的。

  文章末尾,作者又强调了一下:夫兴亡治乱之迹,为人君者可以鉴矣。”“是历史事迹,是借鉴。这是说上述的兴亡治乱的史迹,做国君的可以借鉴。很明显地请求宋仁宗纳谏,用君子之真朋,退小人之伪朋,以使国家兴盛起来。

  文章不讳言朋党,而是指出朋党有原则的区别,君子与君子以同道为朋,小人与小人以同利为朋,并引证历史来说明君子之朋有利于国,小人之朋有害于国,希望人君进君子之真朋,去小人之伪朋。文章避免了消极地替作者作辩解,而从正面指出朋党的客观存在,指出借口反对朋党的人就结为朋党,说明朋党有本质的不同。这就争取了主动,使作者立于不败之地,文章也由此具有深刻的揭露作用和强大的批判力量,而排偶句式的穿插运用,又增加了文章议论的气势。


【作者介绍】

  北宋时期政治家、文学家、散文家,和诗人。唐宋古文八大家之一。字永叔,号醉翁,晚号六一居士(客有问曰:六一,何谓也?居士曰:吾家藏书一万卷,集录三代以来金石遗文一千卷,有琴一张,有棋一局,而常置酒一壶。客曰:是为五一尔,奈何?居士曰:以吾一翁,老于此五物之间,是岂不为六一乎?)谥号文忠”.著有《欧阳文忠公集》吉州永丰(今属江西)人。欧阳修自称庐陵人,因为吉州原属庐陵郡。

  仁宗天圣八年(1030),中进士;庆历三年(1043),任谏官。为人耿直,敢于谏诤,在开明派范仲淹和守旧派吕夷简的斗争中,站在范仲淹一边,受到排挤、打击,屡遭贬官。晚年官至枢密副使、参知政事。

  欧阳修是北宋诗文革新运动的领袖。他重视人才培养,积极推行诗文革新主张,提倡效法韩愈,在散文、诗、词等各方面都有很高成就。他的散文具有说理明白、平易流畅、委曲婉转、情文并茂的独特风格。他的《六一诗话》,开创了诗话这一文学形式。有《欧阳文忠公集》、《新五代史》和《新唐书》(与宋祁合撰)等。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