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宽哥の博客

山一程,水一程,文笔诗心伴我行,矢志不渝情。风一更,雪一更,以文会友访古今……

 
 
 

日志

 
 

【转载】《应科目时与人书》古文赏析  

2016-06-17 15:52:43|  分类: 宽哥读古文观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品介绍】

  《应科目时与人书》作于贞元九年(公元793)。韩愈进士出身参加博学宏词科考试时写给别人的信。目的是希望别人能帮他做些宣传,扩大自己的声誉。文章通过生动贴切的比喻,巧妙地把自己的处境、心理状态、要求和对方的身份作用具体而细微地表达出来。全文气势充沛,富于变化;分寸掌握得好。


【原文】
   
应科目时与人书①
   
作者:韩愈

 

  月日,愈再拜:天池之滨,大江之濆,曰:有怪物焉,盖非常鳞凡介之品汇匹俦也。其得水,变化风雨,上下于天不难也。其不及水,盖寻常尺寸之间耳,无高山大陵之旷途绝险为之关隔也。然其穷涸,不能自致乎水。为(犬宾)宾獭之笑者,盖十八九矣。如有力者,哀其穷而运转之,盖一举手一投足之劳也。然是物也,负其异于众也,且曰:烂死于沙泥,吾宁乐之。若俛首帖耳,摇尾而乞怜者,非我之志也。是以有力者遇之,熟视之若无睹也。其死其生,固不可知也。今又有有力者当其前矣,聊试仰首一鸣号焉。庸讵知有力者不哀其穷,而忘一举手一投足之劳,而转之清波乎?其哀之,命也。其不哀之,命也。知其在命而且鸣号之者,亦命也。愈今者实有类于是,是以忘其疏愚之罪,而有是说焉,阁下其亦怜察之!


【注释】

  应科目:即庆博学宏词科的考试。应,参加考试的意思。

  天池:《庄子·逍遥游》南冥者,天池也。天池是寓言中的海。

  濆(fen):水边。汇:类。俦(chou):伴侣。

  ④(“犬宾,为一字,读bin):小水獭。十八九:指多次。

  庸讵:相当于,表示反问。


【译文】

  某月某日,韩愈再拜(书信用语,表示自谦):天池的边上,大江的水边,传说:有怪物存在,大概不是平常鱼类水兽等动物可以比得上的。它得了水,就能呼风唤雨,上天下地都很容易。如果得不到水,也就是寻常所见的那种形状,不用广阔险峻的高山土丘就能把它困住。然而它在没有水的时候,不能自己造出水来。它们十次有八九次被宾獭(一般的水兽)之流嘲笑。如果碰到有力量的人,可怜它们的窘境而把它们运输转移(到有水的地方),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但是这种怪物,报负和一般东西不同,它会说:就算烂死在沙泥里,我也高兴。如果俯首帖耳,摇尾乞怜,不是我的志向。因此有能力帮它的人遇到他们,熟视无睹,就像没看见一般。他的死活,我们也无从知道了。如今又有一个有能力的人走到它的面前,姑且试着抬头鸣叫一声(因为能力的人已经对他们习惯视而不见了)。能不能知到有能力的人不可怜它的窘境,而忘记了举手之劳,把它转移到水里边?别人可怜它,是它的命。别人不可怜它,也是它的命。知到生死有命还鸣号求助的,也是它的命。我(韩愈)现在确实有点类似于它,所以不顾自己的浅陋,而写下这些话,希望阁下您垂怜并理解我!


【解析】

  尝读书,见一篇《应科目时与人书》,并不了解其背景,猜想韩愈那时候应该很年轻吧,年少则气盛脸皮薄,好听的说法叫骨头硬有气节,本来是去求人家么,他偏偏耍了一把牛。

在唐朝,读书人参加科举之前,拜谒当时有名望的人(主要是大官),以求引荐,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就有人在考试前,写过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这样的句子,来试探那一届的主考官。不过人家的态度可是比韩愈谦虚谨慎的多了,我要是考官一定喜欢这种清楚明白自身地位的人,当然这家伙后来在学问上的成就可是比韩愈差的太多,文品和人品,在大多数人身上还是差相仿佛的。

这篇文章也同样是给当时的大人物的,很牛,口气很强硬,极其自以为是。当然这种牛脾气不分古今中外都有举不尽的好例子。文中借怪物之口,说道:烂死于沙泥,吾宁乐之;若俯首贴耳,摇尾而乞怜者,非我之志也。这种话自古以来有过无数种表现形式,并不新鲜。关键在于——第二段的几句话。

  今有有力者当其前矣,聊试仰首一鸣号焉,我为之深深叹息,她终于也免不了鸣号,毕竟也是俗人。当然,从理论上说,人无完人,人力有时而穷,向别人要求帮助,绝对正当,毫无可耻。只是心里面还是很奇怪,忍不住的感到悲哀。也许我的联想不太准确,我想起了让狗爬出的洞敞开着,爬出来吧,给你自由,或许我亵渎了,然而我的确感觉到了理智与情感的冲突,理智说服不了情感,情感战胜不了理智。而且我认为韩愈也有这种感觉,他的鸣号也仅仅是聊试而已。而且我认为,即使如此韩愈已经感觉到了羞愧,所以他立刻接下来补充,其哀之,命也;其不哀之,命也;知其在命,而且鸣号之者,亦命也,将一切归之于命运,向有力者挑明,就算你帮了我,我也不会感激你,因为老天早就安排好了,——我窃以为这是死要面子,不够厚道。天主教义好像有一条常怀感恩之心,而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道德在这方面似乎是略显欠缺了。

  有名句得之我幸,不得我命,不知是来自徐志摩还是张爱玲,总之流传极广。这味道似乎有点听天由命随波逐流,和韩愈的那句话感觉有些距离。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