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宽哥の博客

山一程,水一程,文笔诗心伴我行,矢志不渝情。风一更,雪一更,以文会友访古今……

 
 
 

日志

 
 

【转载】《春夜宴桃李园序》古文赏析  

2016-06-17 11:30:00|  分类: 宽哥读古文观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品介绍】

  《春夜宴桃李园序》生动地记述了李白和众兄弟在春夜聚会,饮酒赋诗的情景,是李白行文的代表作之一。文章抒发了作者热爱生活、热爱自然的欢快心情。虽然作者因受道家思想的影响,流露出浮生若梦、为欢几何的感伤情绪,但文章的基调是积极向上的。 文章写得潇洒流畅,事情记叙生动自然。精彩的骈偶句式,使文章更加生色。


【原文】
   
春夜宴桃李园序
   
作者:[唐]李白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古人秉烛夜游,良有以也。况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会桃李之芳园,序天伦之乐事。群季俊秀,皆为惠连;吾人咏歌,独惭康乐。幽赏未已,高谈转清。开琼筵以坐花,飞羽觞而醉月。不有佳作,何伸雅怀?如诗不成,罚依金谷酒数


【注释】

  夫;用在句首,表示阐发议论的语气。 者:用在主语后面,表示语音及语气上的停顿。 逆旅:旅馆。逆,迎,迎止宾客的地方。   过客,过路的旅客。   而:连接上文,表示顺承关系。 浮生:谓世事无定,人生短促。这是旧时对人生的消极看法。汉贾谊《鹏鸟赋》:其生若浮兮,其死若休。 几何:多少。   秉烛夜游:谓及时行乐。秉,执。《古诗十九首》之十五: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 良:实在,的确。 以:原因,道理。也:表示肯定语气。   阳春:温暖的春天。 烟景:春天的美好景色。 大块:大自然。《庄子·齐物论》:夫大块噫气,期名为风。成玄英疏:大块者,造物之名,自然之称。清人俞樾认为大块就是地。见《诸子评议》卷一。 文章:文通,章,指章法,合意纹路章法或错综美丽的色彩或花纹。这里指锦绣般的自然景物。   芳园:即花园。 序:欢舒,畅谈。 天伦:旧指父子、兄弟等天然的亲属关系。   群季:诸弟。古人兄弟按年龄排列,称伯、仲、叔、季。 惠连:南朝宋文学家谢惠连,陈郡阳夏人。谢灵运的族弟,当时人称他们为大小谢。作者借以赞誉诸弟的才华。   吾人:即吾。相当于现代汉语的。 咏歌:吟诗,做诗。 独惭:犹言自愧。 康乐:即谢灵运。他在晋时袭封康乐公,所以称谢康乐。他是南朝宋的著名诗人,善于描绘自然景色,开文学史上的山水诗一派。这里是作者借以自愧。   幽:沉静,安闲。 清:清雅。   琼筵:比喻珍美的筵席。南朝齐谢眺《始出尚书省》诗:既通金闺籍,复酌琼筵醴。 坐花:坐在花间。 飞:形容不断举杯喝酒。 羽觞:古代喝酒用的两边有耳的杯子。 醉月:即醉于月下,中间省去介词。上一句的坐花结构相同。   伸:抒发。 雅怀:高雅的情怀。   依:按照,根据。 金谷酒数,泛指宴会上罚酒的杯数。晋朝富豪石崇家有金谷园。石崇常在园中同宾客饮宴,即席赋诗,不会做的要罚酒三杯。石崇《金谷诗序》中有遂各赋诗,以叙中怀,或不能者,罚酒三斗的句子。


【译文】

  天地是万事万物的旅舍,光阴是古往今来的过客。而人生浮泛,如梦一般,能有几多欢乐?古人持烛夜游,确实有道理啊。况且温煦的春天用艳丽的景色召唤我们,大自然将美好的文章提供给我们。于是相会于美丽的桃李园内,叙说兄弟团聚的快乐。诸位弟弟英俊秀发,个个好比谢惠连;而我的作诗吟咏,却惭愧不如谢康乐。正以幽雅的情趣欣赏着美景,高远的谈吐已更为清妙。铺开盛席,坐在花间;行酒如飞,醉于月下。不作好诗,怎能抒发高雅的情怀?如赋诗不成,须依金谷雅集三斗之数行罚。(王运熙杨明)


【解析】

   李白的《春夜宴桃李园序》是一篇篇幅短小、辞情慷慨的不凡之作。作品开笔气势夺人: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古人秉烛夜游,良有以也。作者感叹天地广大、光阴易逝、人生短暂、欢乐甚少,而且还以古人秉烛夜游加以佐证。完全是在以自己对自然、生命的认识引人认同,要大家享受自然,及时行乐。诗人何以会突发这样的感慨?这就需要我们对诗人的生平有一定的了解。借助史料是一种途径,但不能感受诗人的绝代风华,不是最好的途径。借助同期诗人的作品,如杜甫为李白抱不平的诗句: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可能也只是一事、一时的了解而已,不能从整体意义上去真正认识一个自认为有王佐之才、却被君王冷落的天才诗人内心的骄傲以及对生命的达观、对自然的礼赞。让今天的天才诗人引领我们,或许能够解开我们心中的疑问。

 

【赏析】

  李白的《春夜宴桃李园序》在谋篇方面,采取了缘题生发的方法。这个题目,可分为几个层次,即宴、春夜之宴、春夜桃李园之宴。文章将上述的层次均写到了。而为欢几何,则是本序文的宗旨。此外,本文的结构颇具特点。起头关于天地、万物、人生的感喟,将这个寻常的欢宴放在终极关怀的主题之下,使其得到了升华。而结尾不有佳作,何伸雅怀?如诗不成,罚依金谷酒数却又是一种很随意的写法。但文章并不接下去写众人诗咏相竞的精彩一幕,而是悠然搁笔,极引人悬想,千年之后读此文,仍恍觉欢宴正在进行,李白仍在吟诗。

  这篇序文极具强烈的抒情性。文中不管是记时、记地、记人、记事,都充溢着进取精神和生活激情。诗人把这种精神和激情,融汇到手足亲情中来抒发,显得真挚而亲切,充实而欢畅,神采飞扬而又充满生活气息。李白诗文以发豪情,抒壮志,慷慨雄浑者居多。像此种心惬意扬,自然清新的生活小记极少。在《李太白集》中,这不算一篇奇文,但它在游玩中阐释人生,在欢乐中寄寓自信,在诙谐中藏有庄重,却是很有特色的。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