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宽哥の博客

山一程,水一程,文笔诗心伴我行,矢志不渝情。风一更,雪一更,以文会友访古今……

 
 
 

日志

 
 

【转载】《鲁共公择言》古文赏析  

2016-06-16 16:51:37|  分类: 宽哥读古文观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品介绍】

  《鲁共公择言》讲的是魏国在惠王即位后将国都从安邑(今山西省运城市安邑镇)迁到大梁(今河南省开封市境),从此又称梁国。梁惠王在位时国力强盛。公元前359年,邻近国家都来朝拜他。惠王设宴招待,十分得意。席间,惠王请鲁共公进酒。鲁共公即席措辞发言,本文便是他的发言内容。


【原文】
  鲁共公择言
  出处:《战国策·魏策二》


  梁王魏婴觞诸侯于范台(1)。酒酣,请鲁君举觞(2)。鲁君兴,避席择言曰(3)昔者,帝女令仪狄作酒而美(4),进之禹,禹饮而甘之,遂疏仪狄,绝旨酒,曰:必有以酒亡其国者。齐桓公夜半不嗛(5),易牙乃煎熬燔炙(6),和调五味而进之(7),桓公食之而饱,至旦不觉,曰:后世必有以味亡其国者。晋文公得南之威(8)”,三日不听朝,遂推南之威而远之,曰:后世必有以色亡其国者。楚王登强台而望崩山(9),左江而右湖,以临彷徨,其乐忘死,遂盟强台而弗登,曰:后世必有以高台陂池亡其国者(10)今主君主尊(11),仪狄之酒也;主君之味,易牙之调也;左白台而右闾须(12),南威之美也;前夹林而后兰台,强台之乐也。有一于此,足以亡其国。今主君兼此四者,可无戒与!”梁王称善相属(14)


【注释】

  (1)梁王:梁惠王。觞:酒樽,这里指饮宴。范台:又称繁台,遗迹在今开封市。当时魏王强盛,魏惠王十四年,鲁、宋、卫、韩来朝。
  (2)鲁君:鲁共公,即鲁恭侯。
  (3)避席:古人席地而坐,为表示敬意,离座起立,叫避席。择言:择善而言,即选择有意义的话。
  (4)帝女:可能指尧、舜的女儿。仪狄:人名。晋张华《博物志》称系禹时人,善造酒。
  (5)(qiè)):同,满足,舒服。
  (6)易牙:即雍巫,字易牙,长于调味,甚得桓公亲幸,桓公死后,曾作乱。煎、熬、燔(fàn)、炙:几种烹饪方法。燔:烤肉。炙:熏烤。
  (7)五味:甜、酸、苦、辣、咸五味。
  (8)南之威:美女名,亦称南威
  (9)楚王:楚昭王。强台:亦作荆台,又叫章华台,楚灵王所造,在今湖北监利县西北。崩山:一作崇山猎山。在今湖北省京山县东。
  (10)(bēi)池:池塘。高台陂池:泛指园林建筑,游乐场所。
  (11)主君:尊称国君。尊:同,酒器。
  (12)白台、闾须:都是美女名。
  (13)夹林、兰台:魏国园林建筑。
  (14)相属(zhǔ):相连,指接连不断。


【白话翻译】

  魏惠王魏婴在范台宴请各国诸侯。酒兴正浓的时候,魏惠王向鲁共公敬酒。鲁共公站起身,离开自己的坐席,正色道:从前,舜的女儿仪狄擅长酿酒,酒味醇美。仪狄把酒献给了禹,禹喝了之后也觉得味道醇美。但因此就疏远了仪狄,戒绝了美酒,并且说道:后代一定有因为美酒而使国家灭亡的。齐桓公有一天夜里觉得肚子饿,想吃东西。易牙就煎熬烧烤,做出美味可口的菜肴给他送上,齐桓公吃得很饱,一觉睡到天亮还不醒,醒了以后说:后代一定有因贪美味而使国家灭亡的。晋文公得到了美女南之威,三天没有上朝理政,于是就把南之威打发走了,说道:后代一定有因为贪恋美色而使国家灭亡的。楚灵王登上强台远望崩山,左边是长江,右边是大湖,登临徘徊,惟觉山水之乐而忘记人之将死,于是发誓不再游山玩水。后来他说:后代一定有因为修高台、山坡、美池,而致使国家灭亡的。现在您酒杯里盛的好似仪狄酿的美酒;桌上放的是易牙烹调出来的美味佳肴;您左边的白台,右边的闾须,都是南之威一样的美女;您前边有夹林,后边有兰台,都是强台一样的处所。这四者中占有一种,就足以使国家灭亡,可是现在您兼而有之,能不警戒吗?”魏惠王听后连连称赞谏言非常之好。


【解析】

  向君王谏言要选择时间、地点和道具。在美酒、美味、美女、美景俱在的情况下,鲁共公以上述事物为现成道具,历数过去君王大禹与美酒、齐桓公与美味、晋文公与美女南之威、楚灵王与美景楼台的典故和他们留给后人的警言。事例生动、人物话语逼真,足以收到了巨大的说服效果。所以我们在说服他人时一定要选择时间、地点,就地取材,而且拿来作论证的案例也要丰富、具有代表性。

确实如鲁共公而言,酒、色、味、山水美景有其一,就足以导致亡国。酒色一体也,想当年周幽王为博美人褒姒一笑,戏诸候于烽火台,终至杀身之祸;而吴王夫差,听信勾践之言,日日与西施相伴,有美人作陪,有美酒饮之,自然沉醉于斯,放松了对越国之防备,给越国以可喘息之机,使之得以发奋图强,振兴越国,为自己招来祸患;而因白居易的《长恨歌》而闻名的唐玄宗与杨贵妃更是如此,仅回眸一笑就令六宫粉黛无颜色,以至于君王从此不早朝,更为自己换来了一个红颜祸水之美名。杨氏一门更是一人伴君,鸡犬升天,故民间流传不愿生男愿生女,只要一朝伴君,足以光耀门楣。直到安史之乱,杨玉环被缢。虽不至于亡国,足以令大唐国力消沉,百姓痛苦。色字头上一把刀,真是没错。

此四者,于世人更是如此,不至亡国,但足以败身,人总有一兴趣,这本无可厚非,如一味沉迷,往往会招来祸患,不只梁王需引以为戒,天下人亦是。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