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宽哥の博客

山一程,水一程,文笔诗心伴我行,矢志不渝情。风一更,雪一更,以文会友访古今……

 
 
 

日志

 
 

【转载】时尚先生朱生豪  

2016-05-01 17:49:46|  分类: 图书专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时尚先生朱生豪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本书是研究朱生豪生平的较为可靠全面的传记作品,除此之外,朱生豪的儿子朱尚刚先生也出版过一本书《诗侣莎魂——我的父母朱生豪、宋清如》,这可以算是一部回忆录或者是两个人的共同传记作品了。

看目录,觉得几个标题我不太喜欢:“不做亡清的遗婴”“做一个民族的英雄”“绝不向敌人低下高贵的头”。从现在的流行词汇来形容的话,这几个都属于标题党性质,虽然前两个标题出自朱生豪的书信中,但本书的作者想突出朱生豪作为“爱国主义者”的意图还是贯穿全书始终的,以至于宋清如女士在审稿是去除了“主义”一词,认为朱生豪算是个“爱国者”,但还够不上“主义”。我不喜欢我的偶像“被”拔高,我喜欢朱生豪先生不是因为他在抗日的时候如何坚定立场或者希望传记作者告诉我他在《中美日报》时写的一些“小言”其实是奉命之作,不是其本意。对我来说,对于一个被他的莎士比亚译文迷住的人来说,他所取得这些文学上的成就才是应该被记住的,没必要去将他往爱国主义者上附会,那个年代,除了汪精卫,人人都可算是爱国者。

朱生豪在之江大学的老师,也是一代词宗夏承焘先生对朱生豪的描述为:其人今年二十岁,渊默如处子,轻易不肯发一言。闻英文甚深,之江办学数十年恐无此不易才也。夏老在高度评价朱生豪才华的同时,也点出了他的性格的孤僻。这对于生长在一个落魄的商人家庭,从小父母早亡,十岁丧母,十二岁丧父的人来说,在成长期接连碰到的如此重大变故必然会在性格上形成深刻的烙印,加上家境贫困,在父母双亡后,朱生豪显得更加的孤僻了。

从本书中,笔者了解到了几个有趣的细节,希望和大家一同分享。首先是关于他的两张文凭。朱生豪虽然自小读书非常之好,初级小学毕业是得了甲等第一名,高小也是全班第一,后就读秀洲中学,并且报送之江大学。但根据规定,秀洲中学和之江大学都需要体育及格才能发放毕业证,但对于文弱的朱生豪来说,这是个比“踢足球”还难的事情。

朱生豪对于自己的体育和写情书水平曾经有个对比:如果有人问我善于踢足球,还是善于写情书,那么我会说还是善于踢足球。这是他的一个自我调侃,了解他体育水平的人会发笑。但其实我们看到他的情书水平,朱朱是实在太过于自谦了。

秀洲中学时,校长考虑到瑕不掩瑜,虽然体育不及格,但还是给了朱生豪毕业证;到了之江大学毕业时,校方也没办法,要这个体弱的之江才子补上体育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让他从之江大学的山上到山下饭馆来回六趟,算作体育成绩,这才得以顺利毕业。那时的教育还是考虑到“瑕不掩瑜”的。现在呢?可能教育部门觉得他们培育的人才太多了,少一个人才何足挂齿。

其实喜欢朱生豪还有一个理由,有时候觉得自己和朱生豪很像,比如他说自己“并不缺少SENSE OF HUMOUR……但缺少READY WIT”。我觉得自己也是如此啊,时候可以想出很好的对白词,但临场发挥却很糟糕,尤其和陌生人对话的时候。

还有使我有认同感的地方是他对待愚昧以及(or或者)信仰的态度。他说:逢时逢节祭辰,你必须向那些既不认识又无感情的祖先下拜,这便是屈服的象征。我小时候就特讨厌给点着两根蜡烛的桌子下跪,觉得这太可笑了,完全是装个样子给老妈看,一边拜着,一边在心里念叨着:如果老祖宗你灵的话就现在出来打我这个不信你的人吧。

还有对于宗教,他说:《新约》中取出约翰福音,其余都可丢到毛坑里。作为一个上教会中学和教会大学的孩子来说,这可是大不敬的言语了,这明显表明了朱生豪的价值和宗教观,我也特别认同,大学英美文学老师是个对基督教信仰持摇摆态度的美女,对我们说:有一点可以肯定,从文学角度来看,《新约》是可以丢弃的,看《旧约》就可以了。 

还有一个有趣的细节是三十年代的朱生豪就看《时尚先生》了,当然,那个时候不叫《时尚先生》,也没有中文版本,就是英文的Esquire,他还曾经翻译过上面的文章。现在的《时尚先生》还是不错的,知道朱生豪三十年代就看Esquire之后我决定以后多买《时尚先生》了。那篇文章叫《钟先生的报纸》,原文于19378月号的Esquire,朱朱次年翻译在《红茶》杂志上。文中还有映射阮玲玉之死的内容,是传媒害死了明星啊。

“八·一三”后,日军轰炸上海,朱生豪从住处出逃,他把莎士比亚全集和稿纸带了出来,衣服一件没带。到他姑母家里把姑母气的半死,而他自己只管抱着莎士比亚,过着他的日子。很是逍遥,精神上的逍遥。

朱生豪和宋清如的爱情观也是现代的,朱生豪认为爱情是一种负担,家庭是一种累赘。而宋清如更激进,颇有激进女性主义者之风:结婚是恋爱的坟墓,家庭是妇女的囚笼,结婚就意味着丧失一切。这也是他们迟迟不肯结婚的原因之一吧。

2009-9-7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