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宽哥の博客

山一程,水一程,文笔诗心伴我行,矢志不渝情。风一更,雪一更,以文会友访古今……

 
 
 

日志

 
 

人在汉中(宽哥原创)  

2016-01-02 10:52:02|  分类: 宽哥文化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起汉中,对于其他人来说,绕不开两个话题:一个是汉文化;一个是三国文化。对于我而言,因为姓氏的原因,还要加上一个,那就是古老的南郑。

 

1

 

20151215日清晨,汉中的天地笼罩在犹如牛奶一般的浓雾之中。我从汉中出发,乘车去勉县拜谒诸葛武侯,30多千米的路程竟然耗去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这个速度应该比当年诸葛孔明先生乘坐的人力推车快不了多少。人在汉中(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车过勉县县城,往西继续行驶3千米,勉县武侯祠坐落在了108国道旁边。

武侯祠整个建筑群红墙红柱,青灰色瓦面,翘角飞檐,长方形布局,从公路旁一直延伸到了雾茫茫的汉江边。我没有用“建筑雄伟”“气势恢宏”之类的语言来描述,一是远处不怎么看得清,不敢枉下定论;二是跟我见过的其他地方的古迹相比,它也没显出什么特别的气势。

山门前的台基上有一块石碑,碑文介绍,武侯祠始建于蜀汉景耀六年(263)……有“天下第一武侯祠”的美誉。

“有点牛牛吧,说大话不怕脸红。”我自个儿嘟哝了一句。

我带着这个疑问去问导游。

导游很从容:“请跟我来,我慢慢给您讲解。”

“您问我勉县武侯祠怎么号称天下第一?这个武侯祠由后主刘禅亲自下诏修建,是全国唯一的官祠,其他的武侯祠均为民间集资兴建。这个武侯祠建祠最早,准确时间是诸葛孔明去世后第29年,它比成都武侯祠早了41年。

“当年诸葛孔明六出祁山,五伐中原,汉中是后勤保障基地,而屯兵的军事重地就在勉县(当时叫沔州),这座武侯祠就建在当年诸葛丞相调兵遣将的中军帐原址上。1700多年下来,几有损毁,现存的古建筑多建于明清两代。”

我跟随着导游来到“汉丞相诸葛武乡忠武侯祠”牌楼前。

“您千万不要小看脚下这条青石板小道,它东连金牛道,西通褒斜道,是当年出秦入蜀的必经要道。”

听了导游的话语,我在凹凸不平的古道上重重地踩了一脚。人在汉中(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以牌楼的中心为中轴线,前面是一座琴楼。它是根据“空城计”的故事建造的。楼上至今存放石琴一张,据载为西晋遗物。我上到楼上,楼内案桌上置一褐色石琴,古朴厚重。只是琴弦已断,弹拨不出声音。见此西晋之物,我有些激动,心里头想到了喜好谈玄的竹林七贤,想到了嵇康和那美妙的《广陵散》。

出到外廊,往来时的汉中方向瞭望,雾气已慢慢散去,一轮太阳向大地洒下橘红色的光芒。

过琴楼,沿着中轴线往里走,穿戟门,眼前为一大院。院中古柏拥翠,三列青石甬道并行,甬道的尽头是“大汉一人”的一座拜殿。这里即是祭拜诸葛武侯的地方。殿内遍悬 “莫大乎天”“其犹龙乎”“天下奇才”“山高水长”“高风亮节”等等倾慕之匾。众多的评语,孰高孰低,孰正孰邪实难明辨,但在拜殿左侧有一块石碑,上书“成大事以小心一生谨慎,仰流风於遗迹万古清高”,此碑为冯玉祥将军所题,冯将军似乎要对诸葛武侯的一生作出一个全面的总结。

人在汉中(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进到拜殿,正中神龛上诸葛武侯端坐于上,羽扇纶巾,鹤氅方裾,栩栩如生。我对着塑像深深的三鞠躬:一拜对主忠诚,死而后已;二拜胸中韬略,决胜千里;三拜大智大慧,千古一人。

扶汉心坚惟谨慎乃能担当事业,伏龙誉早必深潜而后腾绰云霄。

过拜殿后绕崇圣祠便来到了观江楼。导游讲“当年的观江楼下就是波涛滚滚的汉江”。由于汉江改道现在已无江可观,围墙外建筑工地上一派繁忙的景象。

人在汉中(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导游领着我来到了楼台之上,对我讲起了那些逝去的往事。

“北为天荡山。当年张良计谋‘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故事就发生在那一片苍茫的山峦之中。明修栈道,修的是褒斜道、子午道;暗渡陈仓,渡的是天荡山中的陈仓道。

“南是定军山。山下有一天然小盆地,方圆一平方多千米,老黄忠腰斩夏侯渊就在那个地方。谭鑫培京剧《定军山》演绎了这个故事。京剧《定军山》还是中国第一部有声电影。

“西有阳平关。曹操曾两次来过汉中,一次是征张鲁,二次是驰援定军山。定军山失守以后,阳平关危在旦夕。曹操心中纠结,是守是撤难以决断,于是,随口说出当晚军中口令‘鸡肋’。没想到心思被谋士杨修点破,曹操以扰乱军心为名杀掉了杨修。”

 

从武侯祠出来,红彤彤的太阳已经挂在了天上。

我乘3路公交进勉县县城再转2路公交即到达了武侯墓。人在汉中(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武侯墓被少祖山下的九条小山岗环抱,九条山岗由青沟、罔子沟、井沟、斩地沟、田家沟、牛角沟、瓦洞沟、龙嘴沟八条小溪分割而成。墓前上岗三层,自定军山向西叠浪而来,约三里许至此成眠弓形,古称“三台书案”。从少祖山下六岗向东势若游龙,倏起忽落五六里,至墓后形成新月者半里许,为墓之正脉。新月之下,眠弓之内,豁然开张平地三百余亩,左右前后九支环抱,又如佛手,其天造地设实为人工所不能者。

 

这个介绍读起来很玄乎。我不懂阴阳与地理,但直到来到武侯墓对面山上的停车场,如果不是我主动打听,经人指引,我都居然没有发现偌大的一座园林近在眼前。

江湖上传说,武侯墓有72座,是诸葛丞相修来诳司马懿的。司马懿弱智,每打听到一座,就派人去挖,一挖就是几件滥兵器,一挖就是有毒有害气体。把个司马懿气得肺都炸了。

我心存疑问:“这一座武侯墓是真还是假?”

“当年,诸葛丞相死在了宝鸡祁山五丈原,秘不发丧,蜀军连夜撤退,几天才到达这里。诸葛丞相生前留有遗命,要求把自己葬在定军山下,他要在这里看着蜀军再出发去七出祁山,六伐中原,匡扶汉室。

“诸葛后人现在主要居住在浙江的兰溪一带,那里不是还有诸葛村吗?前两年,这些诸葛后人还来勉县拜谒祖祠,认祖归宗呢。”

“三台书案”“九支环抱如佛手”等描述,加上导游的这一番话语,我相信这座武侯墓是真的了。

武侯墓南北向,头北脚南,取北顾中原,南立蜀国之意。墓为圆形,青砖围砌一周,周长不下60米,墓上的麦冬草初冬如春夏,郁郁葱葱。人在汉中(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我绕着大墓顺时针方向转了一圈,又朝着反时针方向转了一圈,然后在墓后的两株古老的桂花树前停了下来。古桂高大,繁茂,浓荫如盖。我想:“每年的八月这里想必是桂花盛开,诸葛孔明先生是高雅脱俗之人,这份馥郁芬芳岂不正好对上了他的情趣。”

 

2

 

祭奠过武侯墓,我打了一辆车直赴褒河栈道。

李白写下《蜀道难》,便让我等后人知道了出蜀之不易。但蜀人渴望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从来没有消停过去打通几条道路出来,逐渐地便有了金牛道、米仓道褒斜道、子午道……

前两天在广元,我想去看看明月峡,看看嘉陵江边,1935年国民政府为了抗战从悬崖当中抠挖出来的那条国道到底有多险。当得知峡道在维修时,我心生失落。好在今天褒河栈道出现在了眼前。真是没有失望哪来更大的希望呀!人在汉中(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沿着褒河上行,河岸建起了很长很长的一条文化长廊。

“蜀国褒中——武王伐纣——蜀人献贡——秦王开道——秦兵取南郑——武帝修栈——司马迁出使西南—— 鄐君修道——曹操征张鲁——驰援定军山——诸葛归葬——贾君修栈——唐代兴元路——玄宗入蜀——德宗南奔——栈道贸易——栈道邮传——元稹咏栈”。一幅梁州褒国图,记录了褒斜栈道的历史,“容州诗句在褒城,几度经过眼暂明”。

一条古道,脉络清晰,我喜欢。人在汉中(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斩蛇起义——入咸阳——鸿门宴——设坛拜将——还定三秦——创立汉朝——威归故乡——平定诸吕——文景之治——开疆拓土——丝绸之路——苏武牧羊——独尊儒术——史家绝唱——李固致书——昭君出塞——文姬思汗——蔡伦造纸”。一壁东西两汉浮雕画,“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一个朝代,大气磅礴,我喜欢。人在汉中(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文化长廊上还打造了一座情人桥,吊桥式样,红色的拉绳,桥面木板铺就,桥下褒水东流。桥头堡上用汉白玉雕凿了一群美女,有西施,有貂蝉,有王昭君,有杨贵妃,居中还站着一位,容颜娇好,身姿婀娜,有几分狐媚子样,我实在猜不出她是谁?走近一看,呵呵,原来是褒姒!话说褒河边有一个古褒国,美女褒姒就生长在这里……雕像下面刻录了唐朝诗人胡曾的一首诗:

 

情宠娇多不自由,骊山举火戏诸侯。

只知一笑倾人国,不觉胡尘满玉楼。

 

这首诗似乎是在专门“表彰”褒姒的功绩。

一群美女,一个妖娥,我也喜欢。人在汉中(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长廊上有一件大型雕塑“衮雪”。又说曹操第二次来到褒谷口,虽说汉中战事紧急,但曹操看来不过小事一桩,“前次征张鲁,大军一到,偃旗息鼓。这次刘备又能怎样……”。曹操见栈道下褒河水水流击石,白浪翻卷,心情愉悦,英雄豪情在石壁上题下“衮雪”二字。随从都夸赞写得好,一个说:“雄浑大气。”一个说:“透着隽秀的笔意。”……一个闷了好久:“丞相,衮字怎么少了三点水?”曹操指指江心,哈哈一笑:“一江的水,何缺三点水?”

英雄远去,故事还在流传,我也喜欢。人在汉中(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长廊的尽头是一座高大的水电大坝。这座大坝于1970年修建,功能自然是集饮用、发电、防洪什么什么于一身。我来到大坝上,石门水库髙峡平湖,湖水深蓝,水波不兴,新修的栈道涂成了赭红色,相隔不远便是一座琉璃瓦亭台,栈道与亭台延伸到了湖与山的深处,山上的树叶红黄相间,湖中的水光与之相映,一幅绝版的水色秋山图。

作为一个旅游者来说,凭心而论,景色真不错。但我想到了被淹没的古道,被淹没的刘邦、曹操的足迹,被淹没的摩崖石刻……

这种损毁文物,糟蹋文化的现象,我只能说:很遗憾。

 

3

 

20151216日,我起了一个大早。

当打开房门的时候,汉中竟然是一个艳阳天。我想:“老天真是眷顾我,跟昨天一样,这一地的阳光将照亮我的行程。”人在汉中(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我曾在电视里看见过汉中一段汉江的夜景。汉水碧波,被闪烁的霓虹浸染,一眨一眨地跳跃像律动的音符。江北的汉中与江南的南郑,新楼林立,灯火辉煌,古老的城市被注入了时代气息。

人生哲学有三大命题,第一个就是“你从哪里来”?

我姓郑,这是春秋战国时郑国的国姓。郑国立国431年,后被韩所灭。国之不存,郑人南迁,从中原河南的新郑来到秦岭南坡下的汉水边《诗经》里一个叫周南的地方。当时这个地方的环境和人文都很美,《关雎》里讲“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桃夭》里又讲“桃之夭夭,灼灼其华”。郑人思故国,把这里取名南郑。

鉴于这个原因,我的这次来访,便有了寻根的意义。

我打车过了天汉大桥,进到了自己祖宗的地界。沿着滨江公园顺汉江上行,目之所及,江堤、步道、花草、翠竹、楼台、亭阁……几近于江南。人在汉中(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我穿过“南郑门”,来到“南郑”仿古城楼之上,见流云飞逝,江水悠悠,有人去楼空之慨。我虔诚地向着楼内的正堂三鞠躬,顶礼膜拜远逝的先人。

 

4

 

在汉中,家喻户晓有两位名人,一位是刘邦,一位是韩信。

阅读了一下刘邦的简历,我发现他们两人的关系交织在一起。

 

刘邦(前256—前195年),字秀,沛县(今江苏沛县)人。公元前206年,在秦末农民战争中被项羽立为汉王。“王巴、蜀、汉中,都南郑”。在汉中设坛具礼拜韩信为大将,用“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策,经四年楚汉战争,建立汉朝。

 

汉中城内,关于他俩及汉朝的影子,主要还遗留了两处遗存,一处是拜将坛,一处是古汉台。

我从南郑返回,先去了拜将坛。人在汉中(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拜将坛是一个方形广场。从大门步入,广场的尽头居中一座高台,大将军韩信头戴铁盔,身穿铠甲,腰佩长剑,手托军符,威风凛凛地站立在将台之上。

我跑步向前,去到了大将军身前。凑近细细地观察,大将军的表情自信满满,踌躇满志。看得出小伙子当年的心气比较高。我又转过身子,与大将军并排站在一起,这样,看身前的广场成了俯视的状态。

广场成棋盘状,楚河汉界分明,似乎也在追忆大将军的丰功伟绩。人在汉中(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韩信北征东进,逐鹿中原,百战百胜,从军事上辅佐刘邦成就了帝业,可以说,这座拜将坛是汉王朝的发祥地。

历史是过眼云烟,但留下来的有些东西却值得我们思考,比如,什么叫“不拘一格用人才”,什么叫“得人才者得天下”,这些格言的准确性仿佛在这里都能够得到有效的印证。

即将走出拜将坛的时候,我看到大门内屏风的背面余秋雨先生留下的一段话:“我是汉人,我说汉语,我写汉字,因为我们曾经有一个强大的王朝——汉朝。而汉朝非常重要的一个重镇,那就是汉中。这儿的山水都成了历史,都经过了历史,而这些历史都成了我们民族的故事。我有一个建议,让全体中国人都把汉中当作自己的家,每次来汉中都当回了一次家。”

余秋雨先生是我崇拜的偶像,我是“人在汉中”,他是“心在汉中”,两相比较,境界之差异立显。我要向他学习。

从拜将坛出来,我往西走了一段大街,然后往南折进了一条小街巷。这条街巷房檐低矮,屋顶土瓦覆盖,墙体裸露着红砖本身的颜色。这条街巷很繁华,街边摆满了煤炉子、饭甑、背篓、簸箕等众多的日常用具,极具生活气息。

街巷两边的法国梧桐跟古旧的房屋比起来,高大如参天的样子。近初冬的时节,树叶水分尽已蒸发,一片一片,呈现成土红色,将落而未落。时间已近正午,不知怎的,阳光照射下来还是有些偏斜,透过叶片间的缝隙,一边的辉光洒在了街道上,一边却洒在了房屋斑驳的墙上和房顶上。

看到这样的景致,我很享受。这曾经照耀过汉朝的阳光如今还在,它照耀着这条古老的街巷,照耀着法国泊来的梧桐树,照耀着悠闲的行人和我,这一切,既是那样的古典,却又是那么的浪漫。

穿过那条街巷,即到了古汉台。人在汉中(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跟拜将坛相比,我更喜欢这座古汉台。

古汉台矗立在一座山丘之上。汉中平原,一马平川,何来山丘?一打听,才知道当年的汉王为了显示王庭的威仪,筑夯土,堆垒而成。现在这里是汉中市博物馆,古汉中有名的文物大多摆放到了这里。人在汉中(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我急切地去看宝贝去。

博物馆的镇馆之宝是石门十三品。人在汉中(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远古以来,古人沿山间河谷穿越山脉、沟通往来,世代的步履,逐渐成了道路。在跨越秦岭的多条道路中,有一条因取道褒水、斜水而得名的褒斜道最为著名。它南起汉中以北的褒谷口、北至眉县斜谷口,全程470里。战国中晚期,随着铁器的出现,褒斜道逐渐被开凿成栈道,汉代以来,褒斜栈道成为了秦蜀间南北交通的大动脉。

褒斜栈道的褒谷口石门峡一段,地势极为艰险,被誉为蜀道之冠。但古代先民却在这里凿通了人类历史上最早的穿山通车隧道。后世的人们嘉念其功,在石壁上镌刻石刻予以纪念,历代下来多达一百余种,形成了摩崖石刻之大观。刻石中最精美的有十三处,世人称颂为石门十三品。

现代人干坏事了。1970年,在石门峡内修建石门水库,石门十三品被迫抢救性发掘,实物被切割凿迁至古汉台保护。

今天的我可幸福了,石门十三品集中陈列在古汉台的一个展厅里:

人在汉中(宽哥原创) - 宽哥 - 宽哥の博客

《大开通》由篆及隶,“天然古秀,若石纹然”;汉三颂之首的《石门颂》从隶至楷,“若瑶岛散仙,骖鸾跨鹤”。还有张良的《玉盆》、曹操的《衮雪》、郑子真的《石虎》……一件件光耀千年、被中国历代书法大家奉为圭皋的书法艺术真品与拓片同时展出,我徜徉其中,对比观赏,对比研究,不知其时已至午后两点,也不知汉中美食“面皮”为何物。

下午三点我还要乘车返回成都,这下不得不离开了。在汉中的古汉台,留下了我不舍的情愫。

 

行走在汉中,就像是在穿越。从现在到三国,从三国到汉朝,从汉朝到西周,《诗经》上说“惟天有汉,监亦有光”,用汉江对应天上的银河,如果自己愿意,沿着这条线路,还可以穿越到苍穹上去。

 

201612

 

  评论这张
 
阅读(456)|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