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宽哥の博客

山一程,水一程,文笔诗心伴我行,矢志不渝情。风一更,雪一更,以文会友访古今……

 
 
 

日志

 
 

【转载】杨海文:日本藏北朝李暹“注《千字文》序”两种校订  

2016-01-16 16:58:49|  分类: 名赋暨古诗文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敦煌遗书有两种《千字文》注本:一是《斯坦因劫经录》著录的S.5471《千字文注》,并按:“未完,小册子。”二是《伯希和劫经录》著录的P.3973v《千字文注残卷》,并按:“起‘推位让国’,至‘虚堂习听’。正文大字,注文双行小字。”[①]日本出版的《上野本注千字文注解》附有二者的影印本,并对前者予以释文[②]。但是,敦煌本《千字文注》均为残卷,据此不能获悉作者、成书时代等信息。

日本平安时代藤原佐世(847—897)的《日本国见在书目录·小学家》(抄本)著录“《千字文》一卷”六种,分别为“周兴嗣次韵撰”“李暹注”“梁国子祭酒萧子云注”“东驼固撰”“宋智达撰”“丁觇注”[③]。后四者均未流传[④]。李暹(生卒年不详)的《千字文》注本,日本存有两种:一是上野本《注千字文》,系弘安十年(1287)抄本[⑤],以下简称上野本(又称弘安本),其影印本收入日本和泉书院1989年6月出版的《上野本注千字文注解》第5—40页[⑥];二是《纂图附音增广古注千字文》3卷,系元和三年(1617)刊本[⑦],以下简称纂图本,其影印本收入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人民出版社2012年6月出版的《域外汉籍珍本文库》第3辑经部第9册第1—27页,以及凤凰出版社2012年12月出版的《和刻本中国古逸丛刊》第15册第233—326页[⑧]

敦煌本、上野本、纂图本是现存三种《千字文》古注。与敦煌残卷相比,上野本、纂图本是足本,并有序文,对于《千字文》及其传播史研究有着多方面的学术价值。古人云:“集者,录其文章;序者,述集之所由。”[⑨]不少学者援引上野本、纂图本之序,极大地拓宽了《千字文》《千字文注》《六字千文》等敦煌遗书的研究视野。笔者因探讨《千字文》所说“孟轲敦素”与南朝孟学史之关系,注意到中日学者对这两种序文的释读存在若干差异乃至不足,觉得有必要依据原本给予校订。校订原则为:过录全文;不改变原有的繁体、简体、异体,以及不规范用字;添加标点符号。

先看上野本的序文:

千字文

趙[肖走]人邏李序注

《千字文》者,魏太尉锺繇之所作也。梁[各阝]陵王蕭論評書曰:锺繇之書,如雲鵠遊天,群鴻戲海,人間難遇。王羲之書,字勢雄强,如龍跳渕門,虎臥鳳閣,厯代宝之,□以為訓,藏於府。逯永嘉,失據遷移丹楊,然川途重阻,江山遐險,兼為石氏逼逐,駈馳不安,復经暑雨,所載典藉,因兹糜蘭,《千字文》幾将湮沒。晉中宗元皇帝恐其绝滅,遂勑右軍瑯琊之人王羲之缮寫其文,用為教本。但文勢不次,音韻不屬,及其将導,頗以為難。至梁武帝受命員外散騎侍郎周興嗣,令推其理致,為之次韻也。蓋玄途渕跡,理趣绵長,味之斖斖,尋之郁郁,字蕳不煩,文約理俻,省而易通,妙貫典模。恢恢乎,有物斯在;洋洋乎,有盈耳之美。邏奇其文理,志傳其訓。昔東朝武定年內,任秘書郎中。王事靡盬,不暇寜居。奉使楚城,慰撫邊蠻。路次潁川,遇大司徒侯景稱兵作乱,遂為之维縶,奔梁不可得,還業無路。歲次大火,被逼入關。遂在西京,经卅餘年。由直言惧旨,屢空被褐,鹿裘带索,行歌拾穗。恨時不遇,懷川上之悲。知不可求,從吾所好,退守蓬蘆,述经明道。歎曰:若彼[女呂]昌,不物差裏,《周易》莫不興。故曰:“作《易》者,其憂患乎?”孔丘如其不為諸侯所逐,洙泗之教,曷為得闡?屈原被懷襄所放,《離騷》之经,鬱尒而明也。尋諸古今,著述士多是不遇而有作斯也。或因文申志,或託辞而陳情矣。冀來世之君子,察其意焉。由此感懷,故捃摭典模,注贊云尒也。[⑩]

此序据《上野本注千字文注解》收录的影印本校订,人们由此可以了解《千字文》注本的作者及其成书时代。一是作者。“邏”是“逻”的繁体,序文所谓“邏李”亦即“李逻”。上野本系抄本,抄写者把“暹”误写为“邏”。上野本的作者当为藤原佐世记载的李暹,此亦学术界的共识。二是成书时代。序文所说“遇大司徒侯景称兵作乱”,事见《梁书》卷3《武帝本纪下》:太清二年(548)秋八月,“戊戌,侯景举兵反,擅攻马头、木栅、荆山等戍”[11]。辅以序文说的“经卅余年”,可断李暹注《千字文》,时在580年前后,至少序文成于此时。综合而言,李暹生活于北朝,曾在东魏(“东朝”)武定年间(543—550)任秘书郎中,期间出使楚城,途中遭遇侯景(503—552)称兵作乱,无法返回邺城(东魏、北齐首都),辗转而至“西京”(西魏、北周都城长安),并长期居住下来,完成《千字文》注本。

再看纂图本的序文:

註千字文序

梁大夫、內司馬李邏

鐘繇《千字文》書,如雲鵠遊飛天,群鴻戲海,人間茂蜜,實亦難遇。王羲之書,字勢雄如龍躍渕門,虎卧風閣,故歷代珎之,傳以為訓,藏諸秘府。逮于永嘉年,失據遷移丹陽,紫川途阻,江山遐險,兼為石勒逼逐駈馳,又逢暑雨,所載典籍,從兹糜爛,《千字文》幾將湮沒。晉末宋元皇帝恐其絕滅,勑遂令右將軍王羲之繕寫其文,用為教授。但文勢不次,音韻不屬,及其獎導,頗以為難。至梁武帝受命,令員外散騎侍郎周興嗣推其理,為之次韻。夫學者蓋立身之本,文者乃入官之始也。是以開天立地,三曜於是生焉;二儀既立,四節以由序。上古玄朴,《墳》《典》之詰未弘;下代稱文,《丘》《索》之書乃著。故《五經》、諸字卷軸弘多,積載累功,用闚其戶牖。《千字文》要略,義括三才;包覽百家,意存省約;上論天地,下次人倫;義及九州,汎論五岳;日月星辰之度,建首明王;三皇封禪之書,亦在其內;前漢后漢之事,次第俱論;秦始刻碑之勳,於斯辨釋。然王羲之本有餘文,傳通世俗,以為法軌。蕭主乃令周興嗣次韻之正焉,得《千字文》。慳義奥詮者難尋,若不解釋,無以得悟。寂雖不敏,曾在學門,依據諸處,敢註斯記。意淺義深,如或未周,輒率巳情,萬無一是。上纔其所見,以曉愚蒙。若有智者,望垂更為潤色焉。[12]

此序据收入《域外汉籍珍本文库》的《纂图附音增广古注千字文》校订。与上野本一样,纂图本序文的作者亦误作“李邏”,实则当作“李暹”。序文定名为《注千字文序》,作者身份署名为“梁大夫、内司马”,均不同于上野本。另外,上野本序文自起首至“至梁武帝受命员外散骑侍郎周兴嗣,令推其理致,为之次韵也”,纂图本序文自起首至“至梁武帝受命,令员外散骑侍郎周兴嗣推其理,为之次韵”,文字小有差异,南朝梁季周兴嗣(469—521)次韵《千字文》之功均被肯定。但是,二序的后半部分完全不同,最为值得注意。有论者推测:纂图本的《注千字文序》像是把上野本之序的前半部分与另外一篇序文拼接在一起构成[13]。毫无疑问,尽管作者同为北朝的李暹,但纂图本之序与上野本之序乃是两种不同的“注《千字文》序”;而且,上野本之序的抄写年代更早、后半部分内容更丰富,当比纂图本之序更具学术史价值。

天津师范大学王晓平教授是国内较早研究上野本《注千字文》的学者,并对其序文的后半部分有过释读:

盖玄途渊迹,理趣绵长,味之斖(音Wei,又音men),寻之郁郁,字简不烦,文约理备,省而易通,妙贯典模。恢恢乎,有物斯在;洋洋乎,有盈耳之美。

暹奇其文理,志传(博)其训。昔东朝武定年内,任秘书郎中。王事靡坚(盬),不暇宁居。奉使楚城,慰抚边蛮。路次颍川,遇大司徒侯景称兵作乱,遂为之维絷,奔梁不可得,还业(邺)无路。岁次大火,被逼入关。遂在西京,经卅余年。由直言惧旨,屡空被褐,鹿裘带索,行歌拾穗。恨时[之]不遇,怀川上之悲。知不可求,从吾所好,退守蓬庐,述经明道。

叹曰:若彼姬昌,不物差里(拘羑里),周易莫不(不或为衍文)兴。故曰:作易者,其忧患乎?孔丘如其不为诸侯所逐,洙泗之教,曷为得阐?屈原被怀襄所放,《离骚》之经,郁尔而明也。寻诸古今,著述士多是不遇而有作斯(有所作)也。或因文申志,或托辞而称情矣。冀来世之君子,察其意焉。由此感怀,故捃摭典模,注赞云尔也。[14]

我们这里不纠正以上释读的不足,但希望读者注意到它对于本文原生态式释读的辅助作用。同样,小川环树、木田章义参照上野本而对纂图本之序的释读,亦适合这一原则。下面是这两位日本学者的释读(标点符号已经引者规范处理):

註千字文序

梁大夫、内司馬李暹

繇《千字文》書(《千字文》者,魏太尉锺繇之所作也。梁邵陵王蕭論評書曰:锺繇之書),如雲鹄遊天,群鸿戲海,人間茂密,實亦難遇。王羲之書,字势雄强,如龍躍淵門,虎臥鳳閣,故歷代寶之,傳以為訓,藏诸祕府。逮于永嘉年,失據遷移丹陽,然川途重阻,江山遐險,兼為石勒逼逐,驅馳不安,又逢暑雨,所載典籍,從茲糜爛,《千字文》幾將湮沒。晋中宗元皇帝恐其絕滅,遂勅右將軍王羲之繕寫其文,用為教授。但文勢不次,音韻不屬,及其獎導,頗以為難。至梁武帝受命,令員外散騎侍郎周興嗣推其理致,為之次韻。

夫學者蓋立身之本,文者乃入官之始也。是以開天立地,三曜於是生焉;二儀既立,四節以之由序。上古玄朴,《墳》《典》之誥未弘;下代稱文,《丘》《索》之書乃著。故《五經》、諸子卷軸弘多,積載累功,用闚其戶牖耳。《千字文》簡要略,義括三才;包覽百家,意存省約;上論天地,下次人倫;義及九州,汎論五岳;日月星辰之度,建首明王;三皇封禪之書,亦在其內;前漢後漢之事,次第俱論;秦始刻碑之勳,於斯辨釋。然王羲之本有餘文,傳通世俗,以為法軌。蕭王乃令周興嗣次韻正之焉,得《千字文》。慳義奧詮者難尋,若不解釋,無以得悟。寂雖不敏,曾在學門,依據諸處,敢註斯記。意淺義深,如或未周,輒率己情,萬無一是。上纔其所見,以曉愚蒙。若有智者,望垂更為潤色焉。[15]

《千字文》是南朝文化史上的瑰宝,更是中国蒙学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十分值得深入研究。然因文献长期流落海外,国内很少有人知道周兴嗣次韵《千字文》之后不久即有李暹的注本问世,且是现存最古老的注本,仅有少数敦煌学者藉助日本藏的上野本、纂图本进行相关研究。近年来,《纂图附音增广古注千字文》已经收入大陆出版的《域外汉籍珍本文库》及《和刻本中国古逸丛刊》,但注者李暹的时代却误定于10世纪的五代[16]。《域外汉籍珍本文库》为《纂图附音增广古注千字文》写的《提要》指出:“李暹,曾任后梁大夫、内司马,其他未详。”[17]这显然与上野本至今在大陆较难找寻、影响尚小不无关系,而其序文恰能证实李暹是在6世纪的北朝为《千字文》作注。有鉴于此,我们对李暹两种“注《千字文》序”加以校订,既是为了方便相关研究者,又旨在提醒使用纂图本的国内学者同时关注学术价值更高的上野本。受学力所限,本文的释读难免存在纰漏,亦待方家不吝指教。

* 原载《西夏研究》2015年第2期,第28—32页。


[①] 参见敦煌研究院编、施萍婷主撰稿、邰惠莉助编:《敦煌遗书总目索引新编》,中华书局2000年版,第169、307页。按,该书《索引部分》把P.3973v误置于“千字文”栏(同上书,第30页)。又,S.5471的影印图版,见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敦煌古文献编辑委员会、英国国家图书馆、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合编:《英藏敦煌文献(汉文佛经以外部分)》第7卷,四川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第129—137页;P.3973v的影印图版,见上海古籍出版社、法国国家图书馆编:《法藏敦煌西域文献》第30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3年版,第306页下栏—307页上栏。

[②] 参见[日]黑田彰、后藤昭雄、东野治之、三木雅博编著:《上野本注千字文注解》,和泉书院1989年版,第152—169、170—171、172—180页。

[③] 参见[日]藤原佐世:《日本国见在书目录》,《丛书集成新编》第1册,新文丰出版公司1985年版,第374页中栏。

[④] 参见张娜丽:《〈敦煌本《六字千文》初探〉析疑——兼述〈千字文〉注本问题》,《敦煌研究》2001年第3期,第101页。

[⑤] 抄本末尾署有“弘安十年丁亥十二月  日”的抄写时间,并云以建仁二年(1202)的抄本为底本(参见[日]黑田彰、后藤昭雄、东野治之、三木雅博编著:《上野本注千字文注解》,第40页)。

[⑥] 承蒙复旦大学吴震教授惠赐《上野本注千字文注解》的PDF文档,特此致谢。

[⑦] 刻本末尾署有“元和三  丁巳历二月辰日”的刻印时间(参见域外汉籍珍本文库编纂出版委员会编:《域外汉籍珍本文库》第3辑经部第9册,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27页下栏)。

[⑧] 承蒙东南大学许博先生到南京图书馆实地查询《和刻本中国古逸丛刊》的相关信息,特此致谢。

[⑨] 《六臣注文选》卷46《王文宪集序》“任彦升”题下李周翰注,[南朝梁]萧统编、[唐]李善、吕延济、刘良、张铣、吕向、李周翰注:《六臣注文选》下册,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874页下栏。

[⑩] [日]黑田彰、后藤昭雄、东野治之、三木雅博编著:《上野本注千字文注解》,第7—8页。

[11] 参见[唐]姚思廉:《梁书》第1册,中华书局1973年版,第94页。

[12] 域外汉籍珍本文库编纂出版委员会编:《域外汉籍珍本文库》第3辑经部第9册,第5页。

[13] 参见王晓平:《上野本〈注千字文〉与敦煌本〈注千字文〉》,《敦煌研究》2007年第3期,第56页。

[14] 王晓平:《上野本〈注千字文〉与敦煌本〈注千字文〉》,前揭刊,第56页。

[15] [日]小川环树、木田章义注解:《千字文》,岩波书店2001年版,第358—359页。

[16] 《域外汉籍珍本文库》的目录页题署“[梁]周兴嗣次韵、[五代]李暹注”,《和刻本中国古逸丛刊》的目录页题署“[梁]周兴嗣次韵、[五代]李暹注、阙名增广”。按,以上两书所收《纂图附音增广古注千字文》分上、中、下卷,仅有卷上题署“勑员外散骑侍郎周兴嗣次韵”,卷中、下均未署。

[17] 域外汉籍珍本文库编纂出版委员会编:《域外汉籍珍本文库》第3辑经部第9册,第3页。按,张志公早已有言:“……日本存有一种李逻注本《千字文》。序里说,原有钟繇《千字文》,晋末播迁,载书遇雨,几至靡烂,《千字文》亦在其中。于是命王羲之重为编缀缮写。但是文理、音韵不顺。至梁武帝,乃命周兴嗣重为次韵。这本书没有刊刻年号,李逻也不知何许人。”(氏著:《传统语文教育初探(附蒙学书目稿)》,上海教育出版社1962年版,第7页)此亦未见上野本所得之结论。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