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宽哥の博客

山一程,水一程,文笔诗心伴我行,矢志不渝情。风一更,雪一更,以文会友访古今……

 
 
 

日志

 
 

【转载】陈垣 循循善诱为人师(文/启功)  

2015-08-26 11:32:48|  分类: 教学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篇论文或专著,做完了不要忙着发表,好比刚蒸出的馒头,须把热气放完了才能去吃。只有这样,馒头蒸得透不透、熟不熟,才能见真相。

 

    陈垣(1880—1971),广东新会人。中国历史学家、宗教史学家、教育家。

    我在读中学的时候,跟随一位苏州的老学者戴姜福先生读书,学习经史辞章类,作古典诗文的基本训练。因为生活困难,1933年由我祖父辈的老世交傅增湘先生拿着我的作业去介绍给陈垣,当然意在给我找一点谋生的机会。傅增湘回来告诉我说:陈垣说你写作俱佳,他的印象不错,可以去见他。无论能否得到工作安排,你总要勤向陈先生请教。学到做学问的门径,这比得到一个职业还重要,是一生受用不尽的。

    我谨记这个嘱咐,去见陈垣。初见陈垣眉棱眼角肃穆威严,未免有些害怕。但陈垣开口说:我的叔父陈简墀和你祖父是同年翰林,我们还是世交呢!听了这句话后,我和陈垣之间像拆掉了一堵生疏的墙。此后,随着漫长的岁月,每次见面,都给我换去旧思想,灌注新营养。

    我见了陈垣之后不久,他推荐我在辅仁大学附属中学教国文。在给我布置工作任务时,陈垣详细地问我教过学生没有,学生的年龄多大,教什么科目,怎么教。我把教过家馆的情形作了描述,陈垣点点头并说了几条注意事项。过了两年,有人认为我不够中学教员的资格,把我解聘。陈垣后来便派我在大学教一年级的国文

    陈垣的九条上课须知,为我如何做教师树立了典范。具体包括:一个人站在讲台上要注意形象;对学生不能有偏爱,不可讥讽嘲笑学生;包括对淘气或成绩不好的学生,都要以夸奖为主;对学生不要发脾气;教书要做好精心准备、提前预设问题等。这些上课须知,陈垣不止一次地向我反复说明。后来他还在楼道里挂了许多玻璃框,随时嵌入优秀学生的作业。陈垣要求教师有顶批、有总批,有加圈加点的地方,这样才能更好地呈现出学生作业中的优点。这固然是为了学生观摩的大检阅、大比赛,同时也是教师教学效果、批改水平的大检阅。

    陈垣对后学因材施教的例子同样不胜枚举。我们这些教国文的教员,绝大多数是陈垣的学生或后辈,经常要去见他。如果隔了一段时间没去,陈垣遇到后就会问:你忙什么呢?怎么好久没见?见面后并不考查我们读什么书、写什么文章,而是在闲谈中抓住一两个小问题进行指点,以小见大,让我们总有新收获。

    我们发现,陈垣在谈话中遇到某些问题,有时也并非是他所擅长的史学内容,但陈垣总会细致地指出,这个问题可以从什么角度去研究探索,有什么题目可做,他不会硬出题目,而是引导人产生兴趣。有时评论一篇作品或评论某部书,说它有什么好处,但还有什么不足处,如果我们不继续追问,陈垣就不会往下说。其实,陈垣也正是通过这种方式给学生追问的机会。

    到过陈垣家里拜访的人都熟悉,在他的客厅、书房以及住室内,总挂些名人字画,最多的是清代学者的字,有时也挂些古代学者字迹的拓片。客厅案头或沙发前的桌上,总有些字画卷册或书籍,这常是宾主谈话的资料,也是对后学进行教育指导的教材。陈垣曾用30元买了一开章学诚的手札,在20世纪30年代买清代学者手札墨迹,这需要高价。但章学诚的字,写得非常拙劣,陈垣把它挂在那里,既备一家学者的笔迹,又常当作劣书的例子来警告我们。

    陈垣最喜欢收藏学者的草稿,细细寻绎他们的修改过程。客厅的桌子上常摆着这类东西。当见我们很感兴趣时,陈垣便提出问题:你说他为什么改那个字?陈垣常把自己研究的问题向我们说,这是什么问题,研究过程是怎么开展的,在我们的疑问中,如果有他还没想到的,必定会很高兴地肯定我们的提问,然后再进一步地发挥,详细地讲给我们听。

    陈垣常说,一篇论文或专著,做完了不要忙着发表,好比刚蒸出的馒头,须把热气放完了才能去吃。只有这样,馒头蒸得透不透、熟不熟,才能见真相。陈垣还说,作品要给三类人看:一是水平高于自己的人,二是和自己水平相当的人,三是不如自己的人。这样才可以从不同角度得到反映,以便修改。所以,陈垣的著作稿我们也常以第三类读者的名义而先睹为快。我们提出的意见或问题,当然并非全无启发性的,但也有些是很可笑的。一次,稿件中引了两句诗,一位同门看了,误以为是长短二句散文,说稿上的断句有误。陈垣因而告诉我们要注意学诗,不可闹笑柄,但又郑重嘱咐我们,不要向那位同门说,他会亲自去跟同门细讲解。

    如果说,今天我对教育事业还有一点贡献的话,那无疑是陈垣这位老园丁辛勤灌溉得来的。

    (本文节选自《启功全集》)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